第191章 打不起來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表面上看,易儲傳位之事好像和攻宋沒什麼關系.但是,唐奕一說"易儲",趙禎馬上就什麼都懂了.

其實,這里面的關系大了去了.

這事兒,還得從耶律宗真年輕的時候說起.

耶律宗真和趙禎挺像的,初登大寶之時都是太後把持朝政.區別就在于,趙禎很老實很聽話,而耶律宗真卻不讓老媽蕭褥斤省心.

耶律宗真繼位之時老想著臨朝得政,蕭褥斤看這孩子不懂事兒,就想廢掉宗真,立其弟耶律重元為帝.

但耶律重元這孩子可是老實,跟大哥比跟娘還親,不但沒跟著蕭褥斤同流合汙,反而是去大哥那里告發了母後蕭褥斤.使得蕭後陰謀未能得逞,耶律宗真也因此借勢臨朝.

此次平定太後之亂,重元立了首功,耶律宗真也覺得自己這個弟弟夠意思,皇帝都不當也要幫著大哥.那大哥也不能小氣啊,以後我死了,皇帝也不傳給兒子了,就給你!

于是,耶律宗真立耶律重元為'皇太弟’,為遼朝儲君.

當年不管是大遼,還是大宋,這哥倆兄弟義氣的佳話著實被盛傳了一段時間.

但是,十幾年過去了,耶律宗真眼看著自己的兒子一天天長大....

這貨後悔了!

皇位這個東西,當然是給自己兒子靠譜的多...

于是,耶律宗真從幾年前開始不停地給兒子耶律洪基加碼,什麼燕國王,總領中程司,南北兩院樞密使,尚書令.....反正什麼官大,就把什麼往兒子腦袋頂上扣.

呵呵,傻子也知道耶律宗真打的是什麼主意,特麼十歲的娃娃就已經把官坐到兵馬大元帥,樞密使,尚書令這個地步了,再升下去,就只有一個帝位了.

說了這麼多,也只能說明,遼帝要易儲,能說明他不敢對大宋用兵嗎?

能!

而且理由十分的充分!

這一切都是由遼國的兵制決定的,遼朝實行的是全民皆兵,藏兵于民的軍事策略,平時為民,戰時為兵.

除了皇帝手中的'皮室軍’,在和平時期,不論是地方節度使,還是南北兩院,又或是五京指揮使,手里是無兵無權的.

這不但使軍費開支大降,同時也保證了皇帝手中擁有絕對的軍事力量,威懾四方,防止造反.

說白了,只要不打仗,只有遼帝耶律宗真這個皇帝手里有兵,他想怎麼折騰,就怎麼折騰.就算把耶律洪基封了太上老君,也沒人敢反對.

所以,不打仗的話,耶律洪基接老子的班應該問題不大.

那問題來了.

耶律宗真想趕下皇儲之位的耶律重元是什麼身份?

南院大王!

天下兵馬大元帥!

只要不打仗,這兩個職位就是個虛銜,屁用沒有.

但是,一但兩國開戰,遼國全境以民充兵,耶律重元搖身一變就是遼朝權力最大,兵權大握的巨擎.到時候,耶律宗真再想把兒子扶正....

可能嗎?

這幾年,耶律宗真為了讓兒子接位,別說和大宋開戰,就算打個西夏,他都不敢大規模地開戰,只是控制在很小的范圍之內,因此,還時不時被黨項人欺負欺負.

...

"依大郎之言,遼朝頻繁派使,並不是刺探我朝虛實?"

其實仔細一想,趙禎也就明白了,以前很多問題好像都想反了.

比如這次,賀歲的使團估計還沒回到大定,新的遼使就已經進京了.這次遼使是以通報遼夏戰況為由來的,公文之中介紹了一下遼國最新的戰報,巨細無疑,連用了多少兵,發了多少糧,征了多少馬匹民夫都有記載.

趙禎看過之後,當時還覺得遼國太明顯了,為了刺探我朝動向,連這種無用的理由都用上了.

可是現在聽唐奕這麼一說,趙禎卻有了不同的看法,遼帝估計這是生怕大宋疑其用兵的真正用意,所以連這種辛秘之事也一一報之.

"所以,今春遼使陳情華聯倉儲于大定設鋪之時,大郎不但不懼,反而極力促成,就是篤定宋遼不會開戰?"

"正是!"

"大郎何以對遼朝之事了解得如此之深呢?"

要知道,不論是政事堂,還是各館閣學士,可沒有一個人分析得這般有理有據.

"其實這些都不是什麼秘聞,朝廷的邸報之中或多或少都有提及.再加上對遼國朝制,軍制的了解,分析出這樣的結果並不是什麼難事."

"哦...."趙禎長出了一口氣.

經唐奕這麼一分析,好像大遼此時還真的不足為患,趙禎一下子輕松不少,當然也不吝溢美之詞地誇了唐奕幾句.

"朝中若有人也能如大郎這般忠心,朕也就不用為了兩國軍事,日晚難寐了!"

"這和人沒有關系,主要還是兩國芥蒂太深,再加上互通不足,難免出現誤判."

"其實...."

"其實什麼?"

"其實,依草民來看,遼朝如今受我天朝正統影響極深,遼國貴族崇尚漢學,尊儒,敬佛,也像漢人一樣,吟詩唱詞.早就失去了當年契丹狼族的野性,兩國再起戰端的可能性已經很小了."

趙禎白了唐奕一眼,"那你還弄出那個攻遼之策?搞的朕幾天都不能睡個好覺!"

"呃...我就弄著玩的,誰知道你們都當真了."

趙禎玩笑歸玩笑,對唐奕的分析還是認可的.

"那大郎可有良策,使兩國更進一步的加深了解,避免這種誤判呢?"趙禎純就是看唐奕侃侃而談,有心難為他.這個問題他要是能解決,也不用困擾兩國幾十年的時間了.

"有!"

"...."

趙禎可沒想到唐奕會說"有".

"把使團變為常設使官,常期互駐兩國國都.在本朝設立專門對外交涉的官員,定期相互通報政令,軍調等等重大事宜.並回答外使關于朝廷事務的疑問."

好吧,

駐外使館,大使,再加外交部新聞發布會.

....

大宋也不是沒有對外使館,更有驛官專門負責接待遼使.但這種館驛與其說是官方機構,倒不如說是國賓館.只負責接待信宿,還有陪吃陪玩.跟後世的大使館的官方公用根本沒法比.要不然,遼朝也不用一年派好幾波使團來了.

這個時代國與國間的外交,還停留在禮上往來的階段.

所以,唐奕直接就跟趙禎提意,也別來回跑浪費路費了,直接住下不就得了?有什麼事兒直接叫到福甯殿去商量,那多省事兒?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Ps:病了...讓我緩兩天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