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8章 考校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傳臚賜見考生共十人.

這十人,可以說是大宋讀書人精華之中的精華,將來匡扶社稷,執掌大宋權柄者,很有可能就出自這十人之中,趙禎自然要認真對待.

做為一個仁慈的君王,每次大比傳臚,趙禎都會因人而異,從不同的側面,去了解這些大宋新貴.

遇到少不經事,膽子小一些的,趙禎甚至會和他們聊聊家常,讓他們放松心情.比如,說說家學傳承啊,親族高堂之類的溫和話題.

遇到才思敏捷之輩,趙禎則會提一兩個淺顯的問題,考校一番.

但是....

做了近三十年的皇帝,趙禎還從來沒遇到一個新科仕子可以像范純仁一樣,把他直接聊懵了.

趙禎是見過范老二的,這個只有二十歲的儒生,繼承了他父親的一身正氣.

趙禎一見到范純仁,並沒有直接考校,而是問起了范仲淹的身體,還有杜衍,尹洙的近況.得知道三人身體日健,無病無災,趙禎才隨口問了幾句關于西北軍制的問題.

他是好心,畢竟范純仁殿試所作的文章就是論西北戰事的,肯定對此有著深入的研究.問他西北之事,這孩子也不至于因答不上來而尷尬.

可是哪成想,范老二跟本就不領情,三句半就把趙禎嚇了一跳.

"西北戰事,依文所書,無需多言.應先鞏固聚點,固守邊防.只要做到讓西夏李賊打不進來,也搶不到好處,就可呃住其命脈,一擊而潰!"

趙禎能不嚇著嗎?

"一擊而潰?扼其命脈?"這些可是他文章里沒有寫過的.

而且,大宋和西夏扯皮扯了二十來年,怎麼到了他這兒,說得跟坐家里打孩子似的....這麼簡單?

"何以扼其命脈!?何以一擊而潰?"

"回稟陛下,西夏之地,多牧少田,無工無農,是以除牛馬之外,唯青鹽所產可為國計民生."

"然,我大宋雖可從宋夏互市獲利頗多,但是從本質上來看,互市對西夏民生的意義,遠勝我大宋取利之心.若西北據守得力,夏兵掠奪無果的情況下,而我朝又關閉互市,則夏地不出三月,便要面臨民無可衣,食無可炊,軍無可刃的困局.長此以往,必然大亂!"

范純仁這真的不是危言聳聽.之前,就這個問題和父親,還有唐奕討論過,那個破地方除了牛羊馬匹,什麼都沒有,如果宋夏互市一關,西夏又劫掠無果的情況下,西夏百姓會連做飯的鍋都沒地方找去.

趙禎又道:"關閉互市,嚴防劫掠之事,也不是沒用過,但為何收效甚微呢?"

"因為走私!"范純仁擲地有聲地道,"兩國走私之事一直十分猖獗,即使關閉互市権場,走私卻無法禁絕,這大大緩解了西夏國內基本生活物資奇缺的危機."

趙禎黯然一歎.

走私一直是朝廷最為頭疼的問題,即使嚴刑酷罰加身,也不能斷了一部份人的貪婪之心.

"既然無法禁絕走私,堯夫所言'一擊即潰’之言,又從何而來呢?"

"臣說的'一擊即潰’之法,其實就是禁絕走私!"

趙禎猛的一震,心說,范純仁有辦法禁絕走私?

"啟稟陛下,宋夏走私之事,無外乎以大宋的絲茶鐵器偷入夏境,換取青鹽回宋."

西夏拿得出手的東西,除了牛馬,就只有青鹽.但是,牛馬朝廷管治很嚴,不易出手,所以,唯青鹽最為合適,也最為搶手.

大宋實行的是鹽鐵專賣制.鹽這種百姓必需的生活物資,由朝廷定價銷售,不但價高,質量也沒有青鹽好.所以,西夏的青鹽在大宋西北諸州頗受歡迎,百姓用鹽,十之七八出于西夏.可見走私之事,何其猖獗.

"可以說,西夏能在我朝關閉互市,官方得不到生活必需之資的情況下能挺過來,主要就是依靠青鹽換取."

"只要把青鹽走私之路堵死,西夏最後的依仗也就沒有了.用不了多久,西夏國內必是民不聊生,沒有攻伐,也必被內亂所困.那時,只要我大宋略施手段,不論是控制,還是出兵攻伐,必可取之."

趙禎心說,范純仁不過二十歲,能說到這一步,已經很不容易了.

但是,這卻又繞回來了,禁絕青鹽走私哪有那麼容易?

不想,范純仁繼續道:"而想要絕青鹽入宋之路,也不算難."

"何法?"

"平抑西北鹽價,讓官鹽的價格比青鹽還低!"

"....."

越禎的第一反應就是,這餿主意肯定是唐子浩的路子.

現在,只要一提什麼價格,什麼商業,趙禎第一反應就是唐奕.能把兩國兵事扯到商業上來,也只有唐奕有這兩下子.

事實上,趙禎猜得一點沒錯,這確實是唐奕的主意.

平抑鹽價的道理很簡單,不論是正統商戶,還是走私販子,都離不開一個'利’字.

走私青鹽利巨,就算趙禎抓一個殺一個,就算朝廷定下走私即誅全族的酷刑,也依然會有人敢挺而走險.況且,西北現在已經不是幾個膽大的百姓,偷運幾包私鹽入境那麼簡單的事了.

現在的西北,從官府衙吏,到軍兵將帥,都與鹽販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.要不然,私鹽的數量怎麼可能多出官鹽幾倍.

所以,想要禁絕走私,光用刑是不夠的,得從根兒上斷了他們的念想.

怎麼斷呢?

直接讓私鹽無利可圖不就完了?

走私掙不到錢,誰還干?把官鹽的價格壓得比青鹽還低,誰還買青鹽?

一招釜底抽薪,反其道而行之,除了唐子浩,誰想得出來?

范純仁把所有的思路一說,趙禎冷汗都下來了....

這是一條毒計!

朝堂上那些所謂的君子之臣是絕對想不出來的,只有唐奕有這兩下子.

但是,不論唐奕,還是范純仁,似乎都忽略了一個事實.

那就是,朝廷不能沒有鹽稅!

...

事實上,別說沒有鹽稅,就算是少一個大子兒,文彥博都得和唐奕拼命!

------

Ps:頭疼欲裂,今天只有三章了,大家見諒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