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7章 坑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要說范純仁想考不上,還真的挺難的.這位本來就有中進士的能力,這兩年又得了幾位大師父的真傳,至少唐奕覺得,范老二的水平不比馮京差.

事實上,范老二確實不比馮京差多少,會試完後近半月,放榜之日到來,馮京繼解元之後,再登會元第;范純仁位列會試第四,與三甲之名只差一線.

這可真是有人歡喜,就有人憂.

喜的人,自然是覺得范相公掌管的書院那果然不是一般的書院,一個第一,一個第四,風光無二!

憂的人,當然是太學的那班老學究.

胡璦看過榜,臉都綠了.他倒不是在乎那個馮京中了會元,人家確實有才.去歲秋闈未開之時,很多人已經斷言,這位馮京當是今科狀元了.

胡璦上火的是,范純仁居然高中會試第四,而且,觀瀾書院十七人會試得中,僅次于太學的二十八人.

那太學比觀瀾中的人多,胡璦上什麼火呢?

能不上火嗎?

要知道,太學今科共一百七十四人應試,二十八人得中,差不多六取一的比例.而觀瀾書院僅僅十幾人應試,卻十七人得中.

這還了得?自有科舉以來,也沒哪家的門生以這麼高的比例考過會試啊!

馮京有才,就算中了狀元,胡璦也可說是那是人家自己有本事,不是你觀瀾教得好.可十九個里面中十七個,這就有點說不過去了.

這幾天,因春闈的關系,范仲淹,尹洙等一班觀瀾的教諭都來了城里.

日前見到孫複,這老倌把嘴都撇到天上去了.就連柳永那風流鬼,都開始用下巴看人了.胡璦這哪忍得了?當初老子想去,官家不讓,現在你看看這幫老貨?一個個養得滿臉紅光,一看就是過著腐敗至極的日子啊!

不過,胡璦羨慕嫉妒恨也沒用,只能寄希望于殿試之中太學諸生可以給他長長臉.

二月旬末.

趙禎召參知政事文彥博,禮部侍郎孫沔,禦史中承余靖以下官員數十人,赴崇政殿後水閣,分別任命為編排官,封彌官,出義官,初考官,覆考官,點檢官,對讀首,詳定官,並設置編排所,考校所,覆考所,詳定所等臨時機構,為次日的殿試做准備.

現在殿試還不似北宋後來的那樣,不遺落舉子.也就是說,即使到了殿試這一關,依然不是必中進士.所以,馮京,范純仁等人一點都不敢大意.

到了殿試這一步,詩賦,經義反而成了陪襯,最重要的是時文策論,畢竟國家選材,選的不是詩人.能走到這一步的,說明都是勤學肯練的有用之才,下一步就要看他們對時事的把握,還有文章的好壞了.

蘇洵也是倒黴,糟到沒朋友的詩,賦把他擋在了殿試門外.不然,以蘇老鬼的文章,估計一眾考官也得看得自愧形骸.

殿試只有一天,不似鄉,會兩試,要一連考上好幾天,考完就回家等消息.崇政殿上的官員不能閑著,要彌封,糊名,初複審考,由詳定官排出名弟,最後拆彌對讀.

不過,一拆名,大伙就不淡定了...

頭名大出所料,乃是范仲淹之子范純仁,而一直被大家認為是狀元不二人選的馮京,屈居榜眼.探花之榮,則落到了太學名仕屈元讓的頭上.

且觀瀾書院還有一個叫陳-希亮的眉州舉子,位列十名之內.

余靖和孫沔看文相公的眼神兒都不對了.心說,你丫不會是舞弊了吧?十位之中觀瀾占了三個,狀元,榜眼皆出于此.而且,誰都知道,范純仁是文彥博的師弟.你這也太明顯了,把師弟都排在馮京前面去了.

文彥博臉色青一陣,紅一陣,這個結果,他也沒想到.

他還真沒有徇私的意思,確實是按照正常水平來排的.范純仁詩賦的水平雖不及馮京,但一篇《宋夏兵糧論》作得卻是大氣磅礴,言之有物,很多關于兵制,糧道,據守方面的論述,連他這個經略西北多年的宰相,也暗暗叫絕.

見余,孫二人眼神不善,文相公就算再彪悍也得避讓三分,在二人的注目之下,只得把范純仁的名次挪到了第四..

而那個陳-希亮....文彥博心說,也只好委屈你了....直接排在了十名之後!

余靖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.

他倒不是看觀瀾不順眼,只不過殿試除了考生自身的實力,還要考慮諸多因素.十名之中三位觀瀾學子,狀元,榜眼同出一院,而且詳訂官還和考生占親帶幫,難免落人口實.他們這些監考閱卷之人,自然也要受到牽連.

二人滿意,文彥博才把排好的名次呈到趙禎面前,最後拍板的,當然是大宋官家.

一般這個名次皇帝是不會動的,一來,得給宰相一個面子;二來,能來閱卷的都是朝中有學問的官員,一般不會有太大的出入.

習慣性地拿起考生的作文挨個看了起來,一看之下趙禎不禁皺眉,這第四的考生明顯比前三位水平更高,作文更勝一籌,為何排到了三甲之外?

一看卷首,越禎恍然.原來是范卿之子純仁,看來,文彥博是想避嫌.

對此,趙禎並沒有說什麼,准備傳臚之後照此發榜.殿試名次,有時候確實不是按水平排名就能說得清的..

只不過,後來趙禎改主意了....

所謂傳臚,就是把殿試頭十名叫過來,進行一輪口試.也就是和皇帝聊個天,看看是不是真有本事.

這個聊天說重要也不重要,一般傳臚就是走個過場,就算皇帝對某位考生印象極好,也不會動排名.

說重要,這確是一次天大的造化.

皇帝如見新科進士,這是考生給皇帝留下一個好印象的絕佳機會,就算不能撼動排名.但如果皇帝對你有印象,日後抬你一手,那可比排名重要的多得多!

要說文彥博也是夠坑人的,本來陳-希亮有機會上殿和大宋皇帝先見個面,混個臉兒熟的,結果就這麼不明不白地失去了這次寶貴的機會.

不過還好,文相公坑了陳-希亮,卻沒能坑成范純仁!

這次趙禎和十位考生聊完,就改了主意,直接把范純仁的名次給改了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