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6章 派人入遼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唐奕要把華聯開到大遼去,在他來看這是好事兒.要知道,大遼都城大定府可不像開封這般,要什麼有什麼.

在開封開華聯,就算唐奕把全宋的好東西都搬過來,也做不到瘋搶的地步,最多聚一聚眼球.但在大定卻不同,那里的商品遠比開封匱乏,只要華聯倉儲一開張,必是橫掃一切的存在,賺得肯定比開封華聯要多得多.

但是,在別人看來,到大定開華聯可不是什麼好事.

你唐奕說兩國打不起來,就打不起來了?誰信啊?萬一呢?

整個年關,不論是馬家,還是張家,都有點死氣沉沉的,現在他們要面臨一個十分嚴峻的問題:去遼國開店,賠賺還是小事,總得去一個主事之人吧?那麼,年後誰隨著遼國使團訪遼呢?

別看兩國官方的往來不斷,但民間往來卻是斷絕的.大宋人心中,遼地一直都是個虎狼之地,誰也不想去那麼個倒黴地方.

唐奕倒是不怕,他想親自去,可這事好像除了他自己,沒一個同意的.在馬家和張家人心里,唐奕就是主心骨,誰敢讓他去此'險地’?

曹佾和潘豐就更別說了,二人一句話就把唐奕的念頭給打消了.

"你要敢說你想去遼國,估計范公能把你綁起來,官家得打斷你的腿!"

好吧,唐奕有些慫了.

想想也是,唐奕在范仲淹和趙禎心中的地位,可不是一攤生意那麼簡單.

那也總得有人去啊?最後潘豐出了個主意,"你們說,讓周四海去怎麼樣?"

還真行!周四海別看人有些狠辣,奸詐,但這個人對潘家夠忠,對生意上的事兒也夠老道.細想之下,他比張晉文還適合去遼國開鋪子.

周四海要是知道就這麼讓潘豐給賣了,估計上吊的心都有了.

要說周四海確實對潘家夠忠心,潘豐把他叫到回山,把准備派他去大遼開鋪子的事兒一說.周四海略一沉吟,只提了一個要求,就答應了.

"請家主照顧好我的家人!"

好吧,周大掌櫃這是抱了必死的決心,去了,就沒打算回來.

唐奕也有點不好意思,特意對周四海解釋了一番.此去是應大遼皇帝之邀,絕對是暢通無阻,而且,宋遼之間絕不會打起來,又問周四海需要什麼幫手.

周四海琢磨了半天,說親信之人帶兩個就好,一個是張晉文的跟班伙計劉韜.這小孩兒從華聯開張就跟在張晉文左右,對華聯的運作模式和里面的門道十分清楚;另一個,則是樊樓的童管事.

童管事這回終于升職加薪了!

只是,為啥童管事就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呢?

這事就這麼定下了.

.......

年後朝廷一複朝,唐奕就先給自己擬了一張契約,把華聯倉儲從自己的生意里面分出來,以華聯六成的份子入股觀瀾商合,占股一成.

現在,華聯把鋪子開到了大遼,將來就要涉及到很多官面兒上的事情,再由他一個白身掌控就有些不合適了.其實這和原來也沒什麼分別,只不過是左手換到右手,為了讓朝廷安心罷了.

他還特意讓曹佾把契書呈到趙禎那里,讓趙禎過了目.

趙禎也夠意思,知道這麼一換,唐大郎又虧了.于是,大筆一揮,把一成的'一’下面又添了兩道橫....

還批了一句話,"可占三"!

三成!

曹佾回來和唐奕一說,他再仔細這麼一算,不但沒賠,反而賺了....

三成什麼概念?

曹家,潘家,再加上新進來的王家,都是五十萬買一分股,也就是百分之一.

唐奕的份子是他們的三十倍!

.....

出了上元節的第二天,賀歲遼使歸國,周四海隨行入遼.

只不過,這在周掌櫃認為是九死一生的一趟入遼,在後世,卻被認為是大宋資本掠奪的第一步.周四海這個名字,也因此載入了史冊.

送走周四海沒過三天,張全福也起程回鄧州了,馬大偉夫婦並沒有隨其回去.

京中有回山改建,有華聯倉儲,張晉文一個人根本忙不過來,唐奕索性就讓他們留在京里,幫著照應.畢竟鄧州已經上了正軌,有張全福主持大局就沒什麼問題.而且,馬老三也不用因為想孫子,而天天苦著一張臉了.

送走張全福,唐奕便馬不停蹄地直接進城,因為明天就是個大日子--春闈.

今年是觀瀾書院的儒生第一次迎來大比,仔細一算才發現,雖然觀瀾開講不足一年,但還真有幾個頗具才華的儒生.去歲秋闈鄉試,觀瀾共十九人應考,結果全部中第,馮京更是高中解元,給觀瀾書院賺了不少名聲.

唐奕沒記錯,這貨可是今年的狀元.

然後還有陳-希亮,蘇洵.陳-希亮這半年多在觀瀾,經過幾位老師父取長補短的悉心教導,文章比之從前要沉穩老練了許多.而且,不擅長的詩賦部分也有所長進.

至于蘇洵...

好吧.,蘇老泉的人生彪悍到不需要科舉來陪襯!

再然後,還是有范純仁和尹文若,還有跟著孫複來的一班儒生,雖然不知道他們能發揮如何,但水平還是有一點的,能不能考上,就看造化了.

....

等唐奕到了范家在京里的宅子,天已經擦黑了.樊樓的伙計剛剛送了可口飯菜,十九個考生無一例外,吃完了晚飯,食還沒消化,就被范仲淹趕回屋里睡覺去了.

唐奕本來想找范純仁聊兩句,但見他也乖乖回房睡覺去了,不好打擾,也只得回房使勁睡覺.

三更時分,范宅就開始熱鬧,考生都被叫起各自准備考具書箱.唐奕也爬起來,來到范純仁屋里.

"緊張不?"唐奕劈頭就問.

范老二難得沒擺著一張臭臉,"說不緊張是假的."

"切!"唐奕撇著嘴,大喇喇地往墩凳上一歪,"有點出息行不?我看你考不上都難."

"為啥?"

"為啥?"唐奕故意把表情做得很誇張.

"你經義師成泰山先生,河南先生;詩賦得了柳七公真傳;時文策論又是你老子和杜師父手把手交出來的,還有我這個小師父天天陪著你高談闊論.可著大宋朝找找,就沒有比你這配置更高的了吧!?"

范老二一想,"也對,這要是考不上,可就丟大人了!"

唐奕橫了他一眼,"考不上可別說是我徒弟啊,丟不起那人!"

"滾!"

范純仁也飚起了髒話.

....

感謝"白癡李牧,命o運,河畔漫步,wistaria68,社會丿小說迷"的打賞!謝謝投月票,推薦的朋友,謝謝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