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5章 宋人之痛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大郎!!"

"這這這這,這是什麼東西?"曹佾說都不會話了.

這唐奕腦袋里裝的都是什麼啊?難道大宋還不夠他折騰?居然還琢磨到'攻遼’上去了.

好吧,唐奕其實還真沒想過攻遼,這圖,只不過是他閑著沒事兒的時候瞎琢磨,圖上演練著玩兒的.

....

大宋為什麼做夢都想拿回燕云十六州?

大遼為什麼打死也不肯還給大宋燕云之地?

其中一個原因就是,這塊兒地方太重要了,是宋遼之間的咽喉要沖.可以說,誰掌握了燕云,誰就掐住了對方的脖子.

如果說,白溝河淤塘和黃河是兩國之間的一堵'牆’的話,那燕云就是兩國之間的一座山.翻過了這座山,就直接進了對方的老家.

之前,唐奕有時候晚上睡不著覺,也會和所有的宋人一樣,想著一個問題....

燕云!

這是所有大宋百姓心里的痛,也是所有宋人心中的夢!

要是有了燕云,大宋就再不怕遼國,滅遼只是時間問題.

那樣,大宋就能一心對付西夏,就不用在西北,東北兩地布那麼多兵,更不用每年給'蠻夷’送錢.

不過,想著想著,唐奕突然有了一絲明悟:

"干嘛揪著燕云之地不放啊!?直接把遼國滅了,燕云自然不就是大宋的了?"

"而且,誰說滅遼就一定要垮過燕云啊?直接繞過去,來個黑虎掏心,在萊州登陸,占領萊州為根據地,從海上建立補給線,然後向內陸輻射."

"或者從辰州轉內河,一路打,一路占.以大宋水軍的實力,誰能斷了它的補給線!?只要糧道不斷,占城據守,遼軍善騎,不善攻城的弊端就盡漏無疑,早晚完蛋!"

當然了,唐奕這個軍盲有點'想當然了’.

這個想法不錯,但卻有很多問題是他沒想到,也解決不了的.

...

"我鬧著玩的!"唐奕這才發現,大伙關心的是圖上的'攻遼’,不由局促笑道:"別當真啊!接著說."

"這個想法用在軍事上有點幼稚,但用在商貿上卻是很好的,一下子就能解決渠道的問題."

可是,曹佾和潘豐兩人根本就不聽唐奕的說辭,趴在圖上看了半天.

"可行嗎?"曹佾凝重地看向潘豐.

潘豐緩緩點頭,"只要防一手雄州越境,圍魏救趙,不是沒可能."

說著,潘豐指著渤海灣道:"從登州到大遼的萊州,船行一日即到,太方便了,遼國水軍根本威脅不到這條兵糧道."

兩人都是將門出身,其中門道一看就懂!

曹佾點頭,"若占領萊州,則中京大定,南京折津,皆在我兵鋒之下.就算不攻,也能嚇死他們."

"而從辰州入兵遼河,沿路東京遼陽,沈州,通州,龍化,甚至臨潢,皆可取之!遼朝失了這幾大重鎮,不但命去了大半,而且被一分為二,覆亡可期!"

"喂喂喂......"

唐奕不干了.

"我就畫著玩的,你們能不這麼認真嗎?"

....

潘豐根本不搭理他,"但還有一些問題需要斟酌."

曹佾更是徹底,"走,回房細說,務必要巨細無疑,明日好面呈陛下!"

說著,曹景休把同河圖一卷.

收走了!

看著二人急匆匆出去的背影,唐奕有點懵逼.

"特麼這兒開會呢,你們能不能有點正事兒!"

他卻沒想到,

攻遼,

收複燕云,

這對大宋的誘惑實在太大了!

....

曹佾和潘豐兩人在房中討論了一夜,三更就發船回京,趕在開城門的第一時間入城,直奔皇城.

趙禎下了早朝,還沒回到福甯殿,就聽內侍來報,曹佾,潘豐已經候見近一個時辰了.

等到二人見到趙禎,把那副圖往越禎面前一放,趙禎也傻眼了.

他也懷疑,唐奕的腦袋是怎麼長的?海路攻遼,登陸作戰的點子他也想得出來?

越禎盯著圖,聽著曹佾和潘豐講解足足一個時辰!

一動未動!

曹,潘二人說完全部,希冀看地著趙禎,等著大宋皇帝做下一個改變大宋命運的決定.

...

最後...

趙禎親手把圖拿起來,親手小心翼翼地折好,又親自從寶閣上找出一個錦盒,慢慢地把圖放了進去!!

然後,遞到李秉臣手里:

"收起來吧....."

曹佾心中莫名一痛,趙禎的動作說明了一切,這張圖可能永遠也成不了現實.

...

他緩緩躬身行禮,"臣.....告退....."

禮畢,暗暗扯了扯潘豐,卻發現,這位老哥,全身僵直,隱隱發抖.

最後,在曹佾的強拉之下,潘豐猛的一抱拳!

"臣!!!告退!"

趙禎無助地閉上眼睛,他知道,今日算是傷到二人了.但是,他又有什麼辦法呢?

他不是他的父皇趙恒,不是一個軟弱到一心只想求和的太平皇帝,他仁慈,不代表他沒有雄心.

他也夢想燕云,但這張圖出來的卻太不是時候了.

說到底,趙禎沒有錢用兵!

朝廷財稅救濟京東,河北的災區尚且不足,連治河之事都得先放下.

富弼和文彥博東拼西湊,拆東牆補西牆,勉強讓日子還能過下去,哪還有錢在兵事上多做耗費?

況且,戰爭不管輸贏,對于百姓來說都是輸家,趙禎不敢為一時之虛慕,把大宋子民置于水火.

....

"愛卿留步!"看二人淒然離去的背影,趙禎還是叫住了他們.

"卿當知我趙宋的難處,不是朕不想,而是百姓經不起這麼大的軍耗.."

曹佾偏頭躬身,"臣,明白陛下難處...."

"明白就好!明白就好!!"趙禎幾乎被抽光了全身力氣,虛弱地坐了下來.

"下去吧...."

"臣告退!"

...

"回來!"

趙禎猛一抖擻,叫住了二人.

"朕早晚會把這圖從錦盒之中拿出來!"趙禎幾乎是咬牙切齒地說出此句.

"至于什麼時候,要等多久,就看諸位愛卿何時把觀瀾商合做大,做強了!"

曹佾二人對視一眼,血液也是驟然沸騰!

"甯死!亦不辱命!"

"好!"趙禎騰然而起.

"朕等著你們!"

...

曹佾和潘豐覲見,除了李秉臣,沒人知道二人在福甯殿呆了一個多時辰,和趙禎說了什麼.

不過,對于遼使想讓華聯鋪在遼中京開鋪的請求,不論富弼,還是趙禎,又或是唐子浩,都沒有反對.

年前的最後一次早朝,文彥博則上奏,觀瀾運力因海運需要,請朝廷市舶司船工代其打造大船,用料,傭資皆由觀瀾折錢供給.

趙禎准奏.

可是,讓人想不明白的是,觀瀾的海船居然是按照水軍大船的規格建造.

.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