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4章 天上掉餡餅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說到華聯倉儲,倒是曹佾那里說出點算不上好,也算不上壞的消息.

"遼國賀歲使節已經到了開封,昨天見了富相公."

唐奕暗道:都是黃河改道鬧的,今年遼使來了三四回了.

遼使見富弼也不奇怪,賀歲使節,當然是過了年,大朝之時,趙禎才會接見.而富弼在慶曆之初曾經出使遼國,與大遼的官員還算熟悉.

"遼使向富相公提了個要求,是關于咱們華聯鋪的.."

"關于咱們的?"不光唐奕,還有張晉文和潘豐都愣了.兩國通誼,關我們一個商鋪什麼事兒?

"遼使想讓咱們在大遼中京也開一家華聯倉儲!"

"什麼?"

"什麼!?"

"....."

唐奕以為自己聽錯了....

潘豐以為曹佾說錯了....

張晉文環顧四望,看是不是大半夜的出太陽了...

這可能是今年最大的笑話了吧?

...

話說,這幾人至于這麼大反應嗎?

還真至于!

稀奇的不是兩國互訪提到了一個小小的民商,稀奇的是,遼人居然主動讓大宋商人到遼國去做生意.

要知道,宋遼兩國除了雄州互市,民間的商業往來可以說是斷絕的,當然走私除外.

有人可能會說,漢民族排外,閉關鎖國,不與蠻夷互通有無.

真不是.

大宋樂不得和遼,夏,高昌,回鶻,吐番,交趾開放邊貿,因為大宋對外貿易是占便宜的.

拿大遼為例,遼國別看比大宋還大,也十分強盛,但是,遼國能向大宋輸出的無外乎牛羊馬匹,還有皮貨,這些都是低附加值的農副產品.

當然,馬匹大宋極缺,附加值很高,只是,遼人也不敢多賣啊!那可是戰略物資,到時候,你用我的馬來打我怎麼辦?

那大宋賣給遼國的是什麼呢?

是絲綢,茶,布,瓷等等,在當時屬于高附加值的商貨.

所謂'蠻夷’在與大宋的貿易中,跟本不占便宜,要是開放邊貿,可著勁兒地讓大宋'明搶’,用不了幾年,就得讓大宋掏空了.

可是,不論是大遼,還是西夏,又或是其它周邊國家,因為工業不發達,又離不開大宋,所以,只能用互市的形式官方交易.

這樣,既防止了被大宋經濟掠奪,又滿足了國內市場.所以,大宋商人自有宋一朝以來,從來也沒在大遼的土地上,正正當當地做過生意.

如今,曹佾說遼使讓華聯在遼國開鋪子,幾人聽了能不驚嗎?

這也太扯了...

就好比,趙禎讓唐奕在皇城里面開個雜貨鋪一樣,簡直就是天方夜譚....

那麼,遼使為什麼提了這麼一個'過分’的要求呢?

實在是,今年兩國走得太勤了.

現在的遼國已經基本蛻去了游牧民族的野性,和大宋一樣,信佛尊儒,漢化嚴重.遼國上下,處處學大宋,不論是朝政,還是民間文化.

這麼說吧,范仲淹的一篇《岳陽樓記》,慶曆六年九月成文,兩個月後,就傳遍了遼國大都;開封舉子的時文選集,在開封還沒過時,大遼國的書鋪里就已經開售了.

遼興宗更是個漢學簇擁,開封有什麼,中京肯定就得有什麼.要不,老頭心里不舒服.

年初,使宋的遼使還沒走,華聯鋪就開張了.

對于這個開封城傳了一年的新奇鋪子,遼使自然也去逛了逛.一看之下,簡直是歎為觀止,心說,要是在我大遼也能有一間聚攏天下奇物,要什麼,有什麼的鋪子就好了.

回去之後,遼興宗問,開封又流行什麼啊?

使官就說,開封現在流行逛華聯,並把華聯鋪詳細地描述給遼國皇帝聽.

遼興宗一聽,只是個商鋪,雖說覺得新奇,但也沒太放在心上.

後來,黃河潰河,遼使再次來訪.回去的時候,給遼興宗帶了一份禮物,正是華聯的'千軍釀典藏’.

這份禮物遼興宗十分喜愛,對這華聯鋪也好奇了起來.

心說,這麼好的商鋪大宋有,咱也得有啊!于是,命臣下聯系本國巨商,要在中京也開一間要什麼有什麼的鋪子,而且,規格不能比大宋的差.

這可難壞了大遼的商戶,唐奕的華聯倉儲,那可不是你有錢就弄得起來的,你得有供貨渠道.沒貨品你怎麼開?

遼國商人鼓搗了半年,還是一點頭續都沒有,反倒弄得興宗心里直癢癢.最後一咬牙,老子自己開不起來,把那個什麼華聯直接搬過來不就得了!

......

"朝廷應該不會同意...."曹佾說明了事情的原委,就開始揣測起來.

"同意也不能去!"潘豐把腦袋搖得似波浪鼓一般."現在宋遼正是敏感時期,一個不好,就得打起來,傻子才去大遼送死!"

曹佾點頭,算是贊同潘豐的想法.

不想,唐奕終于回過神來,猛的一拍桌子,"去啊!干嘛不去?傻子才不去呢!"

"宋遼肯定打不起來,遼帝那老不死的,比咱們還不想打呢!"

曹佾一愣,"你怎麼知道遼國不想打?"

潘豐也道:"是啊!別看有澶淵盟約束縛,遼國想南侵,可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."

唐奕一甩手,"想打仗,直接往邊境增兵不就得了,還一年派了三四回使團作甚?"

"許是探我大宋虛實呢?"

"你不知道."唐奕篤定道,"遼帝正琢磨著怎麼讓親兒子上位,現在開戰,那他就是自己找死!"

曹,潘兩人聽得一頭霧水,怎麼也想不明白,唐奕為什麼這麼肯定宋遼打不起來.

不過,曹佾又道:"就算你想把華聯開到大遼去,咱們的渠道也伸不到遼地.那咱們將面臨和遼商同樣的難題,沒有貨源!"

"渠道太容易了!"

唐奕心里美的已經是不要不要的了.以前,他一直在想,怎麼滲透到大遼的經濟之中.想不到,瞌睡有人送枕頭,這來得也太及時了!

唐奕讓黑子拿來一張山河圖,這圖還是曹佾特意管趙禎要來的,大宋民間是不能有地圖的.

他指著地圖登州的位置,"從登州出海,在遼國萊州登陸,行五百里即到中京大定."

見眾人都聽傻了,又指著另一處道:

"你們要是嫌卸船麻煩,也可經辰州入遼河,轉璜河,土河,直入大定城內."

".....?"

"....!"

現在,根本沒人去聽唐奕在說什麼,皆是駭然地盯著圖上幾個大字!

那是之前,唐奕自己閑著沒事兒的時候隨手寫上去的.

"攻,遼!線路圖!!"

在圖中,有兩條用朱砂紅線標出的線路十分顯眼.....

正是唐奕所指的萊州,辰州兩地!!!

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