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3章 都惦記上了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潘豐興致能高嗎?

唐奕沒出現之前,他潘家是開封僅次于曹家的大富之家.可是現在呢?自己打拼了幾十年,引以為傲的嬌白酒和白樊樓,連唐奕生意里的一個零頭都湊不上.

曹佾管著唐奕旗下所有的運力;

張晉文管華聯倉儲和回山改建;

張全福管著嚴河坊;

自己則主管開封的嬌白坊和白樊樓;

至于那個馬家...

好吧,人家命好!唐奕還是個落魄蒙童的時候,人家就開始投資了,現在什麼也不用干,純吃干股.

幾個人往這兒一坐.....

那張老頭一張嘴,"今年掙了三十五萬.."

他兒子更不客氣,"今年掙少了,才七十多萬."

輪到他潘豐,"我今年和往年一樣,掙了不到兩萬.."

潘國為覺得丟人啊....

這時,張全福突然插了一句,"近五萬斤酒曲?乖乖,開封酒行能做這麼大啊?"

潘豐聞言,稍顯安慰.若說規模,他還是比較有信心的,就算是嚴河坊,也達不到他嬌白坊的規模.

不想,張老頭兒後面又跟了一嘴,"但這利也太薄了,這生意做著實在沒意思!"

潘豐差點沒吐血,這老頭兒怎麼跟唐奕一樣賤?

"呵呵...."潘豐干笑兩聲,"明年嬌白的精品酒也將上市,收入會高些...."

他潘國為也只能等明年再找回場子了!

....

唐奕不管潘豐在想什麼,他在心里飛速算計,也就是說,現在賬面上有八十余萬的可用銀錢....

算罷,轉頭問曹佾道:"觀瀾這邊怎麼樣兒?"

曹佾這一年,主要的心思都用在了觀瀾商合的運力上.

"這一年運力都在災區,幾乎沒賺什麼錢,甚至還賠了點."

唐奕點頭.

"不過,明年情況將會大好.三司已經把明年京糧運轉,還有地方軍糧轉運的任務,全部交給了咱們.預計明年經手的糧食,最少也有上千萬石."

"不過...."曹佾話鋒一轉,"不過,文彥博那厮卻只給咱們開出兩成的路耗."

"兩成也行啊!"潘豐急道.

兩成也賺飛了啊!

"你答應了?"唐奕可沒潘豐那麼樂觀,眉頭緊鎖.

曹佾一攤手,"那厮已經把咱們的底都摸透了,給兩成已經不錯了."

"不過,你沒拍板,我當然沒應下."

"不行,就三成!"唐奕冷聲喝道.

"讓他去找官家說,少一成都不行!"

眾人一愣,這可不像是唐奕的作風,他可是從來不在錢上面算計的..

年中救災,朝廷給觀瀾一半的路耗,唐奕不但沒要,而且還把應該自己賺下的上百萬石糧食,都白送給了災區.

所以,不論是曹佾,還是潘豐,又或是張晉文,都摸透了唐奕的性子,他能賺錢,也能花錢.而且,給特定的幾人個花錢,從來不計數,簡直就是喪心病狂.

第一,給范仲淹花錢,唐奕從來不算計.

外人都以為,觀瀾是范仲淹的書院,卻不知道,唐奕為了這個觀瀾書院,前前後後投進去了幾十萬.觀瀾的那幾位老師父,吃穿住行,所有用度都是大宋最頂級的,就算是趙禎也沒這個待遇.

第二,給朝廷花錢,唐奕從來不計數.

不說今年義捐了上百萬石的糧食,單是給趙禎留下觀瀾商合的份子,就是一個天文數字.

他今天這是怎地了?

..

唐奕確實不太在乎錢,但是,現在卻不一樣.

他抬眼看向眾人,見他們的表情不對,不得不苦笑著解釋道:

"我缺錢...."

....

他缺錢!?

唐子浩要說他缺錢,那特麼大宋就沒有不缺錢的了!!

他現在手里有上百萬貫的流動資金啊!

文彥博要是知道唐奕手里有這麼多閑錢,估計帶著禁軍來搶的心都有了,那貨現在想錢都想瘋了.

唐奕沒說他要錢干什麼,但是,曹佾和潘豐卻活氛了起來.

這是又要有新動作?

"大郎,若是缺錢,我曹家還能湊出二到三十萬!"

"我潘家也能拿十萬!"

唐奕搖頭莞爾,"你們還是留著養老吧,這點錢連零頭都不夠."

"...."

"...."

.他要干什麼?

干什麼都動那麼大的錢?幾十萬貫還不夠個零頭?

不想和他們在這個問題上聊太多,唐奕只得道:"這事兒先放一放,等過幾年再說."

"酒業聯合會那邊怎麼樣了?"

潘豐精神一震,終于不用顯得那麼沒用了.

"現今,開封七十二家正店已經全部入會,腳店也有三百余家加入.目前,基本章程已經與各家定下了,年後再召集大伙商討詳細的質量標准,再統一標識,就算大功告成了."

唐奕點頭.酒業協會的作用,主要就是用來打擊私酒的,只要定下了質量標准,統一了標識,私酒再想冒名頂替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了.

"不過,有個事兒,得聽聽大郎的意見."

"什麼?"

"應天府,還有河南府,有四家酒店也想入會."

酒業協會是開封酒業協會,京外酒行照理說是不應該摻合進來的.但是,潘豐隱約覺得,這應該有利無害.

"而且,那四家酒店也說了,只要和咱們統一標准,讓咱們授權協會標識即可."

唐奕一聽,不禁暗歎,到底還是聰明人多啊!

進了協會,那可是和京城的酒樓同屬一系,只要掛出去開封酒會的牌子,立馬就上了一個檔次.

"讓他們交會費,並說明,咱們會派人尋檢.若有違反會中條例或質量不過關,立馬開除出會!"

"得勒!"潘豐一聲歡叫,看來是問對了.

"那再有外地酒行要求入會,還收嗎?"

"收,定一個入會門檻和會費標准."

...

潘豐說完了,曹佾也接道:"我這也有個事,不算小."

"什麼事!?"唐奕一驚,曹佾管著觀瀾商合的事情,可沒有小事兒

"前些日子,王咸熙找過我,想入股觀瀾...."

王德用的兒子?這麼說,肯定是魯國公授意讓兒子來問的了?

"還有南平郡王,也有入股的意思..."

唐奕沉吟了起來...半晌之後方道:"還是去問官家吧,王家應該沒問題,但是,老王爺...估計官家不會同意."

曹佾點頭,這點他也想到了.

趙德剛畢竟是太祖一脈的王爺,趙禎就算再敬重老人家,也不太可能讓太祖那一支摻合進來.

"華聯那邊沒事吧?"唐奕轉向張晉文.

張晉文見問到他,正要回答,卻不想,還沒等他開口,曹佾突然想起個事兒來,搶在他前面插話道:

"說起華聯,我這里倒是有個消息..."

"什麼?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