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2章 年結(求月票,月票!月票!!!)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張全福有點不信,"三品大員會和我兒子勾肩搭背的?"

卻不想,唐奕回頭又說了一句,"您老別覺得他多厲害,要不是他姐姐是皇後,也混不上正三品武職."

"....."

張全福冷汗就下來了.....

原來剛剛一個三品大員兼皇帝的小舅子給自己見了禮,自己不但沒領情,還訓戒了一番.

正想著,只見已經進了觀瀾書院,斜刺的亭子里坐著幾個儒仕打扮的老者,其中一人見了馬老三便高聲叫道:"老兄弟接到孫子了?來,抱來給老夫看看."

馬老三憨憨一笑,對身邊的馬大偉道:"快把孩子抱過去給杜相公瞧瞧."

....

相公....

咱還是老實一點吧,真是不到京城,不知道官兒小啊!怎麼隨便出來一個,不是相公,就是大將軍呢....

......

安頓好馬大偉夫婦和張全福,唐奕就去民學上課了,直到晚間,曹佾和張晉文都回來了,唐奕才把眾人聚到自己屋里.

而潘豐此時也到了回山.

潘豐最近很少來回山,年關將近,他一直在忙著酒業協會的事情,今天也是特意趕在關城門之前出城,來到回山.一進門,見張晉文和曹佾都在,潘國為颯然大笑,"你們兩個賊厮在回山躲清淨,卻要老哥我跑東跑西,奸詐至極!"

曹佾給他調上茶,"能者多勞!再說,在城中,我兩人哪有國為兄吃得開?"

張晉文也附和道:"待會兒去我屋里,給大兄陪不是,一醉方休!"

張全福坐在一邊,看著進來的這個虯髯大漢,心里犯嘀咕,"這又是誰啊?"不過,見他和官家的小舅子都相談甚歡,應該也不是普通人物.

張全福心里高興啊,自己的兒子能和國舅爺稱兄道弟,.那是祖墳冒青氣了!

只不過,張全福沒想到,不光那位國舅爺不著調,這位虯髯大漢更不是什麼好鳥.

....

潘豐一聽有酒喝,面露喜色,"這還差不多,也不妄老哥我處處想著你們兩個!"

"又有什麼好事?"

"嘿嘿."

潘豐故作神秘地湊到過去,"為兄從西州回鶻商人那里得了一批西域舞姬,個個金發碧眼,體態妖嬈."

張晉文心里咯噔一聲,暗叫不好,正要說話.

不想,潘豐根本不給他說話的機會,先是對曹佾得色得道:"你們每人兩個,已經給你送到府上去了."

說著,又轉向張晉文,"你的那兩個就在外面,可比你那嬌妾嫵媚得多,要不要先過過眼?"

噗.....

張全福一口茶湯直接就噴了出來,"怪不得這逆子來京里兩年了,也不說把媳婦和女兒接過來,原來在京中快活得緊啊!"

潘豐這時才想起,問問屋里坐著的這個面生的老頭兒是誰.

"這位是..."

張晉文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來,殺了潘國為的心都有.偷偷撇了一眼父親,發現老倌兒臉都青了.

唐奕在一旁心里都笑開了花.

別看張家不是什麼書香門弟,只是普通商戶.但是,張全福對兒子管教可是很嚴的,尋花問柳,養姬納妾,這種事是絕對不行的.

這次張全福進京,張晉文嚇得把偷納的小妾送到了城里,就怕老頭兒知道.

沒想到,潘國為一進屋,三句話就把張晉文全賣了.

說起來,唐奕還算夠意思,決定拉張晉文一把,出聲解圍道:

"這位是嚴河坊大掌櫃,張全福,張伯."

潘豐聞言一愣,隨即給了張晉文一個'不能怪我’的表情,你也沒說你老子在啊?

張晉文心中大罵,你特麼給我說話的機會了嗎!?

唐奕適時地對身邊的黑子道:"去把大哥叫過來."

眾人神情一肅,只得把雜事放到一邊,知道正事來了.

不多時,馬大偉跟著黑子進了屋,唐奕讓他坐下,然後環視眾人,"接下來咱們說正事,先報一下各家的生意,從張伯先來吧."

這次,借著過年的機會,把馬大偉和張全福叫進京,就是要把各攤的生意做個總結,並把下一步應該怎樣運作和大家一同商議下.

"那我就先來說說嚴河坊吧."

剛剛,張全福已經知道,那虯髯大漢就是京中最大的酒業巨頭,樊樓的主家.老頭心中也是駭然,唐大郎進京只有兩年,竟已經壯大到這個地步!

清了清嗓子,"嚴河坊今年出酒七十萬斤,其中,一半是鄧州當地果產,另一半則是漢水,長江沿線州府轉運而來的果品釀造.主要是李子和棗子,還有一部分的桔子和葡萄.除了年初運進京的三十萬斤,余者已經全部售罄,得利十七萬三千貫."

"另,香水,花露水出貨十萬零七千瓶,得利十萬七千貫."

"肥皂,香皂,共計一十八萬塊,共盈七萬貫."

"遂,今年嚴河坊共盈利三十五萬貫,去除果農,花農的借貸錢項一十五萬貫,賬上還有二十萬的余錢."

...

曹佾和潘豐聽得眼睛直冒光!

潘豐心說,奶奶的,人比人得死,貨比貨得扔!老子打拼幾十年才把嬌白坊弄到今天的規模,但人家唐奕,一個嚴河坊一年就掙一個白樊樓!

三十五萬的盈利啊!就算他只拿一成,那也是三萬五千貫.整個開封城除了曹家,誰敢說一年能掙上三萬多貫?

張全福報完了營收,張晉文又接著道:"華聯鋪開業不到一年,再加上六,七,八三個月的大水,對生意影響極大,今年的收入遠低于預期."

"總營業額只有四百一十多萬貫,純利只有七十三萬."

唐奕點點頭,七十多萬看似不多,但是他清楚,這里面幾乎所有的盈利都來自二樓的精品奇貨,也就是醉仙和香水的收入,一樓的大倉儲幾乎沒什麼利潤.

潘豐聽了張晉文的話差點想罵娘,這也太能裝了....

四百多萬的流水,七十三萬的利潤,這貨還說'低于預期’?

按這麼說,那老子的樊樓和酒坊直接關門算了!...

果然,輪到潘豐報賬...

這貨興致全無的嘟囔道:"今年出酒曲四萬八千斤,得利一萬一千貫..."

"樊樓收八千貫..."

呵呵....

連人家的零頭都沒到!

.....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