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1章 張老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一號了,收割一波保底月票,客官老爺們賞個臉唄,讓咱們的月票別太難看...

Ps:這個月蒼山依然不要命啦!每天五更,愛誰誰.

---------

...

唐奕算是從民學中解放了出來,只要把胡林和馬陽等人教會,再讓他們去傳授給小童和百姓們,民學的傳續就不再是沒他不行的事情了.

除了偶爾到課舍上課,唐奕有了更多的時間,可以把精力放到別的事情上面了.

...

時光荏苒,轉眼慶曆八年就要成為去歲.

這一年,可以說是多災多難.大河潰退,不但在大宋身上狠狠地劃了一刀,而且也把宋遼兩家最後的一堵高牆徹底推平.

宋遼兩國因黃河改道之事,都是緊張的不得了.單單從六月到現在,大遼就來了兩波使臣,生怕大宋對邊界增兵;大宋也回了兩次使團,也生怕遼朝趁機來犯.

西夏也不太平,反了大宋的李元昊當初殺母,殺舅,殺妻,殺子,就差沒朝天上捅一刀了.這回終于遭到了報應,被自己的兒子給殺了.

趙禎覺得這一年太不吉利了,于是下旨,來年改元'皇佑’.

.....

離皇佑元年還有幾天的時間,回山碼頭上來了一艘大船.

此時,唐奕,張晉文,馬伯,馬嬸在碼頭之上一字排開,看著大船緩緩靠岸.等船靠穩之後,終見幾個老少身影從船上下來,正是馬大偉夫婦和張全福.

張四娘懷中還抱著個尚在繈褓之中的嬰兒,還沒下船,就被迫不及待的馬老三奔上船去,搶在懷中.自從孫子出世,老頭兒還是第一次見孫子.

唐奕也走上來,看著馬伯懷里粉嘟嘟的小孩,咧嘴直樂.

"起名了嗎?叫什麼?"

張四娘莞爾一笑,"等著大郎給起呢."

"嘿....那可得好好想想."

張晉文和父親閑續了幾句,轉頭見馬老三夫婦和唐奕圍著自己的小外甥不動窩,只得出聲道:"這里江風大,回去再抱也不遲嘛!"

一聽有江風,馬老三也不看孫子了,馬上把孩子裹得嚴嚴實實的,讓馬大傳抱著,急匆匆地往書院走.張晉文則陪著父親張全福落在最後.

老張頭第一次進京,看啥都新鮮,見出了碼頭就是密密麻麻的民夫在掘地運土,不禁好奇.

"這是在做甚?"

"大郎要挖河灣."

"挖河灣....?"張全福抬眼一瞅,民夫一直排到山根兒了,這得多大的工程?

"父親大人身體可還康健?"

"結實著呢,不用惦記!"張全福背著手,毫不在意地回道.

"若是覺得疲累,就把嚴河坊的事情都交給大偉兩口子和二妹一家就好了,您老也該多歇歇了."

"那哪兒行!?"張全福一立眼睛,"那麼大一攤子買賣,沒了你爹我,他們幾個就能玩得轉?早給大郎干黃了!"

張晉文忍不住偷笑,知道老父親這兩年脾氣和名氣一樣,長得飛快.

沒辦法....

沿著漢水,長江一線的酒商,果商,誰不得給嚴河坊大掌櫃一個面子?

現在,鄧州上下都叫張全福'張財神’,上上下下等著張老爺賞飯吃的人海了去了.就在臨來之前,廂營指揮使曹滿江和知州魏大人還擺酒為他送行呢.

"我說老大....."

張全福話風一轉,"你們在京里面鼓搗了兩年多,到底鼓搗出啥明堂沒有?要是不行,我看還是回鄧州算了."

京里面的事,張老頭兒以前是從來不問,也不管.並不是不關心,而是老頭兒認為,就算再怎麼折騰,也肯定沒鄧州的攤子大.他只要把好鄧州的嚴河坊,唐奕這條大船就翻不了.

而且,張全福對唐奕京中生意的認知,還停留在年初,唐奕調了三十萬斤醉仙進京的程度.

"還算挺好吧..."張晉文謙虛了一把.

"你說,范相公也辭官了,干嘛還非得在京里呆著,回鄧州多好?那是咱們的地頭兒,知州,營頭都和咱們一條心,干啥事兒都有底氣!"

"...."

老頭兒正說得來勁,就見迎面走來一個衣著光鮮靚麗,三十來歲的年輕人.

過來之後,這人不管三七二十一,一把拉住張晉文就往碼頭方向拖,"正好你在,給各家准備的奇物禮品船說話就到了,跟我去看看,還少些什麼."

張老爺不禁皺眉,心說,這誰啊,這般不知深淺.放在鄧州,還不得被富戶,豪紳笑話死?

"咳咳!"張全福使勁兒的咳了兩聲,以示存在.

那青年這才發現張晉文身邊還有個派頭十足的老頭兒.

"這位是...."

張晉文解釋道:"此乃家父."

"哦!"青年恍然.說是唐奕的大哥等人今天到,他倒是給忘了.

急忙向張全福深施一禮,"晚輩曹佾,曹景休,見過伯父!"

"嗯..."張全福不溫不火地應了一聲,"年青人性子要沉穩一些,且不可毛躁."

呃....曹佾一陣尷尬,心說,這位張晉文的老子,規矩還不少.

"行了!"張全福一擺手,對張晉文道:"你忙你的去吧,我跟著大郎回去便可."

說著,也不等張晉文說話,老頭兒倆手一背,邁著四方步..

走了...

"你爹知道你在京里納妾的事兒了?"

曹佾看著老頭遠去的背影,滿心疑惑,這大過年的,板著個臉做甚?

張晉文滿腦袋的黑線,關老子納妾什麼事兒?老頭兒這是在鄧州風光慣了,當京城還是鄧州地界呢.

....

張全福跟上唐奕等人,還不忘數落曹佾.

"大郎,剛剛過去那年青人是誰啊?怎麼毛毛燥燥的?"

唐奕回頭瞅了一眼,"你說曹景休?和您老一樣,在生意里有份子的."

"哦..."張全福了然點頭,唐奕在京里有合伙人他是聽說了的.

"大郎,找合伙的,可得謹慎一些,這等浮躁之人可不是做生意的料."

唐奕不以為意,"他平時不這樣,這不是沒外人嗎.您別看他在回山無所顧忌,在京里假正經著呢,穿上朝服更是能裝."

張全福一怔....

回頭又瞅了一眼曹佾的背影,"這人還是個當官的?什麼官?"

"左散騎常侍."

張全福哪聽過什麼騎什麼侍的官員,不過,聽著像是武將.

"這是個什麼官?比營指揮大嗎?"

唐奕笑了,"沒法比..."

"那這是幾品?"

"正三品."

張老爺腳一軟,差點沒栽地上.

心說,我地個娘勒...

三品大員啊!

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