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0章 傳承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給觀瀾上院安排課程表,其實也沒什麼難的.采用的是,上午四課,下午四課的方式,每位師父穿插授業.

這樣,不但師生都不至于疲累,而且也能按各個師父不同的善專,還有課業的輕重,來增減課時.

最主要的是,幾位師父都不年輕了,這種一天最多授業一個時辰,而且是分兩次進行的方式,對他們的身體也有好處.

至于他們也要試用墨板教學的要求,在唐奕極力反對之下,沒有達成.

一來,寫板書不是一件輕松的事情;二來,灰塵太大,不利健康.

要知道,這幾位可是國寶級的大儒名仕,多活一天,都是觀瀾書院乃至大宋朝賺到了!

唐奕之所以又是定下養生餐食,又鼓動他們每日晨練,就是為了讓范仲淹這幾位老師父身體棒棒的,多活幾年!

.....

生活就是這樣,唐奕其實也沒想到,小小的一套拼音注音****對這個時代這麼重要;也沒想到,不經意的一些合理安排學習時間的方***起到這麼大的作用.

更沒想到,本以為會很耗精力,很艱難的民學,其實並沒有他想像中的那麼難辦.

起初,上院的儒生看先生們都去聽唐子浩講課,一時搞都不清狀況,怎麼幾位大儒都去看唐子浩教鬼畫符了?

于是,他們也耐著性子來聽了幾節課.

一聽下來,他們才發現,原來那鬼畫符是極為高絕的注音法,自然都來了興致,認真地跟著學了起來.

後來,因為民學圍的人太多,而且誰都可以來聽,又吸引了一些回山村民和山下挖河灣的民夫弟子跑來聽講.

再後來,董惜琴閑來無事,也抽空來到課舍之中,聽唐奕講課.

唐奕不但不反對這些人來,反而頗有成就感.

不過,這也苦了唐奕,為了讓外面的人也聽得清楚,他不得不盡量地大聲講課,沒幾天,嗓子就受不住了,幾乎說不出話來.

但是,沒想到的是,他這種盡心盡力,有教無類的授業精神打動了一些人,使得觀瀾民學以一個讓唐奕始料不及的速度迅速壯大!

.....

唐奕的嗓子講課講啞了,以至于根本無法繼續上課,二十七個孩子,加之上百號在課舍外面聽課的百姓失望之余,也由衷地心疼起唐奕.

後世的人可能無法理解那個時代的普通百姓對知識的渴望,看似唐奕做了一件不起眼的事情,但對于大宋的普通百姓來說,這卻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件事.

最開始,是上院的一個儒生找到唐奕,這個儒生是隨孫複從泰山書院投奔而來的,姓胡,名林,字眾森.

胡林來找唐奕的目的,讓唐奕頗為意外,他想幫著唐奕在民學授課.

按說,明年開春就是大比,胡林二十有二,正是待考之齡,不應該到民學來分散精力.

不過,兩人一聊,唐奕才知道,這個胡林,家境殷實,在老家,胡家是數一數二的富貴人家.他在泰山書院之時,就屬于不上不下,混資曆的存在.

胡林跟著孫複來到觀瀾書院,全是因為這貨想出來長長見識.對于什麼春闈之事,他根本沒興趣,而且水平在那擺著,就算想考也考不上.

這些天,胡林也在民學聽講,而那種上百號穿著粗衣破袍,眼巴巴看著唐子浩一個人在堂中授業的場面,把胡林深深地被震撼了.

原來,即使不用名,不用權,也不用錢,只需要如此簡單地一點點付出,就能得到如此的成就.于是,胡林來找唐奕了,他想像唐子浩一樣,站上三尺講台,用學問去感召更多的人!

對此,唐奕當然是樂意的..

《蒙學》課本之中,除了開篇的拼音法,《三字經》後面的東西幾乎都是儒家的經義節選,找一個人來教根本就不是問題.而且,說不定比唐奕教得還好呢.

...

胡林是第一個,卻不是最後一個.

胡林站上課舍講台的第二天,就有一個叫馬陽馬子明的儒生找來了.這位更加讓唐奕欣喜若狂,因為馬陽不單能教《蒙學》,他還能教《數術》!

宋人,真正精研數術之學的人真是少之又少.,就算精通的,在唐奕面前,真的就是不值一提..

做為一個後世的理科生,都不用拿什麼高數,微機分這種東西,只需要初中數學的一元二次方程,就能把絕大多數人轟成渣渣.

這個馬子明雖然肯定達不到唐奕的水平,但是,教給蒙童的,本就是極為簡單的加減法,馬子明是完全可以勝任的.而且,以他的數學基礎,唐奕已經在琢磨著傳授他一些高等數學的知識,將來說不定會是自己的一大助力.

....

胡林和馬陽的加入,一下子分擔了唐奕很多的壓力,就算他嗓子啞了沒法開課,也可由兩人代之.而二人也給觀瀾上院的儒生做出了榜樣,范仲淹也似乎看到了一條全新的教學之路.

這種更開放,門檻更低的育人之法,比之儒家閉門造車,關起門來實行精英教育的方式,更容易在百姓之中傳播.

所謂知書達理,識字之人,懂理之人越多,對大宋來說,就越有好處.

于是,范仲淹干脆讓上院儒生,除了明年應試之人,余者輪流去民學授業,一來磨礪自身,二來傳道天下.

范大神甚至覺得,要是天下的書院都能像觀瀾一樣,那大宋得多出多少知書知理之人啊!

...

只不過,范相公也不想想....

也就觀瀾書院敢這麼玩吧,別的書院,就算是朝廷的官學也玩不起,因為他們沒有唐奕這個拿錢不當錢的財神.

就這樣,以上院文生教導蒙童,百姓的制度在觀瀾書院算是形成了傳統,以至于觀瀾書院的名聲進一步的提升,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!

唐奕,本來是打算自己一個人撐起民學,卻不想,他低估了大宋讀書人的良心...

低估了,觀瀾上下一心的力量!
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