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9章 三字經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為什麼說那會是了不得的事情呢?

打個比方,朝廷發往州府的公榜檄文,以往都需要有人唱榜.百姓之中識字的人太少了,就算你貼出去,絕大多數百姓也不知道上面寫的是增稅,還是減稅,是緝盜,還是施恩......

無形之中,既增加了官府的工作量,又因為傳播上的局限,影響了實施的效果.

要是標注了拼音呢?那就會有更多的人看得懂.

"還可以用在蒙學書籍之上."

幾位大儒已經開始考慮拼音的應用了.

"若是在《廣韻》,《韻略》,《千字文》,《孝經》之上用拼音標注,那蒙童只要會此拼音,即使沒有先生授業,也可自學識字,簡直方便至極!"

"嘿嘿."聽師父這麼一說,唐奕忍不住樂了.

隨手拿起桌上的《蒙學》課本,"我已經用上了."

"用上了?"

杜衍接過翻開,發現第一課就是拼音,隨便往後一翻,果然!

無論是題目,還是正文,都已用拼音標注.可以說,只要學會了第一課拼音注音法,後面的課文不需要教,蒙童自己就可以在家閱讀.

"不錯,不錯!"杜衍連說兩個"不錯",就把課本交給其他人,讓他們也看看.

范仲淹也知剛剛錯怪了唐奕,正要說幾句贊揚之辭,不想,尹洙拿著唐奕那本《蒙學》突然驚聲道:

"這第一篇作文是你所寫?"

"是...."

好吧,抄著抄著,唐奕臉皮也就厚了.

尹洙沒說話,又往後仔細翻看,待大概看完,才把課本遞給范仲淹.

"拼音注音法加之此文,大郎可為蒙學之宗師矣!"

眾人不禁疑惑,什麼作文得尹師魯如此之高的評價,可與拼音注音法同日而語?于是都湊到范仲淹身邊一同觀瞧.

范仲淹翻開的那一頁赫然寫著:

《三字經》.

......

"三,百,千"是中國傳統三大啟蒙教材.

《百家姓》,因其象征著中華姓氏的傳承和對文字的認知,而被流傳;

《千字文》,因其不重複的千余漢字,也是蒙學識字所用.

《三字經》,則是用極其精簡,淺顯的文字,記錄了包括中國傳統文化的文學,曆史,哲學,天文地理,人倫義理,忠孝節義等等.

而其核心思想又包括了"仁,義,誠,敬,孝",背誦的同時,既了解常識,學習了傳統國學及曆史故事,又懂得了的做人做事道理.

可以說,《三字經》是古代啟蒙教育最重要,最全面的教材,地位尤在《千字文》,《百家姓》之上.

唐奕為了民學,都把拼音搬出來了,又怎麼可能放過這篇蒙學巨作呢?

只不過,唐奕也不是完全照抄,其中關于曆史典故的段落,他只節選到宋之前的句子,像什麼

"炎宋興,受周禪.十八傳,南北混."

"遼與金,皆稱帝.元滅金,絕宋世."

這種要掉腦袋的句子,是肯定不能要的....

.......

"人之初,性本善.性相近,習相遠...."

"....."

"玉不琢,不成器.人不學,不知義...."

"....."

"曰士農,曰工商.此四民,國之良...."

"....."

"高祖興,漢業建.至孝平,王莽篡...."

范仲淹念念有聲,一氣讀完,心中卻掀起了驚濤駭浪!

三字一句,四句一段!

全文不過千余字,卻是包羅萬象,無所不涉,簡直是絕妙!

不但有生活中的名物常識,數字,三才,三光,三綱,四時,四方,五行,五常,六谷,六畜,七情,八音,九族,十義,方方面面,一應俱全,又羅列出四書,六經,三易,四詩,三傳,五子,基本包括了儒家的典籍和先秦諸子的著作.

而史典方面,從三皇治世講到五代亂國,曆朝的經典人物典故也一一收錄.

可以說,一個蒙童如果能把此文學通,就基本完成了對天地萬物的認知.

尹洙說得一點沒錯,憑著拼音注音法,還有這篇《三字經》,唐奕便可為蒙學宗師矣!

老頭兒想到這兒....

一背手,

轉身就走....

唐奕看著老師急行而去的背影,心說,你就不誇我兩句?再說,你走就走,把課本還我啊!

他倒不是心痛一本課本,而是那上面有為給孩子們上課做的批注.

唐奕當然不知道,他那本《蒙學》第二天就擺上了趙禎的案頭.

......

范仲淹就這麼瀟灑地走了,另外幾位師父卻沒走.

剛剛唐奕講了一個時辰,雖然大致上已經明白了拼音的用法,可是,他們還想詳細地聽聽唐奕是怎麼傳授給孩子們的.而且,這個用墨板白字來教學的方式很新穎,老師父們也想進一步的了解.

于是,從那之後,每天上午,唐奕在觀瀾上院聽老師父們講學,下午則換到民學,老師父聽他講課.

幾天聽下來,還真讓這些名儒聽出一點不一樣的東西.

除了墨板的好處,還有拼音的應用,最主要的就是,唐奕對課時的分配.

以往,尹洙等人給儒生授課,像尹洙,孫複身體情況好的,都是一講半天;杜衍,柳永因為年歲大了,沒有那麼好的體力,也是最少一個時辰.

但是,唐奕給童子授課卻不然,每課半個時辰,以沙漏記時,從不增減.到點兒下課,讓童子歇息半刻,再繼續授業.

而且,上節課與下節課從不重複,上節講了《蒙學》,下節就講《數術》,兩門學問穿插進行.

開始,老師父們還覺得唐奕這樣施教有些欠妥,在他們看來,半個時辰根本不夠講嘛?

可是,自己親身聽了幾課之後,大家的想法就都變了.

他們發現,唐奕這種短時間,穿插課目的授業方法,不但童子們學得不累,老師講得也不累.

而且,小童們好像學的也比正常授課快很多,再加上墨板白字的明了直接,往往唐奕一節課所傳授的東西,就趕上一般的先生搖頭晃腦地教上半天了.

最後,老師父們找唐奕商量,是不是能在觀瀾上院也試行一下這種授業方式,看看這種短時授課的方式在儒生們中間有沒有效果.

唐奕當然說好啊,他對那種一個師父一講就講半天,聽得頭暈腦脹的傳道方式早就厭惡至極了!

于是,唐奕和幾位師父一商量,給觀瀾上院訂起了

"課程表"...

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