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8章 教大神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其實,拼音法在唐代就已經出現了,但那時候的人是用梵文代替聲,韻母來拼寫漢字,所以此法未能得到普及.

為什麼呢?

一來,沒有形成系統的拼音規則;

二來,就是梵文拼音還不如'反切法注音’來得簡單呢.

看過梵文的都知道,那東西不但繁瑣,而且長得都差不多,沒個幾年工夫,根本分不出誰是誰.

不用梵文注音,也可以用'威氏拼音’,其實就是用漢字符號來代替聲,韻母,類似于片假字的模樣.

可是,唐奕沒學過啊,讓他造一堆漢字符號,還不如'拿來主義’省事呢!

所以,唐奕圖省事兒,直接照搬後世的拉丁字母拼音.

...

把二十三個聲母和二十四個韻母都寫在墨板之上,唐奕才回過身來,指著墨板上的'鬼畫符’道:"大家跟我讀.....b,p,m,f"

"b,p,m,f"

"d,t,n,l"

.....

范仲淹在後面聽得臉都綠了,最後氣得直發抖,就差沒當場掀桌子了.但是人太多,他老人家還算夠意思,給唐奕留了個面子,強忍著沒發作.

還好,唐奕只講了不到半個時辰,教了十幾個'鬼畫符’就一聲令下--

下課!

不論是二十七個孩子,還是觀瀾上院的儒生,無不一哄而散.

儒生們走時還止不住地搖頭,這唐子浩簡直就是誤人子弟!半個時辰都不知道他教了什麼,除了記住十來個'鬼畫符’的讀音,什麼都沒有.

"唐大郎!!"

等人群散去,課舍之中只剩下唐奕和一眾老師父之後...

范仲淹一聲暴喝,終于發飆了.

他其實要求不高,哪怕唐奕只是教教這些蒙童識字,那也是功德無量的好事.但他萬萬沒想到,唐奕半個時辰就教了十來個鬼畫符,范大神怎能不怒?

"你教的什...."

"師父且慢!"范仲淹還沒開始爆發,唐奕就一聲高叫,止住了范大神.

剛剛在前面,他已經注意到後面老師臉色不對,已經猜出了大概.現在要是不解釋清楚,估計後果很嚴重....

"您聽我說!"

"說什麼!?"范仲淹立著眼睛氣得不行,他還能說出什麼來?

....

唐奕哪敢說別的?

他飛速地把墨板上的聲韻母讀了一遍,也不管師父們記沒記住,臉色是不是更難看了,直接在墨板的上寫出'巴’'博’'怕’'叵’四個字,並在字旁標出拼音.

不快點不行啊,范師父已經在爆走的邊緣了.

這四個字正好是聲母前兩個'b’,'p’,和韻母前兩個'a’,'o’的四個組合.

范仲淹一愣,"這是做甚?"

尹洙倒是看出些門道:"大郎這是在注音?"

唐奕大贊道:"還是尹師父慧眼如炬!"

說著,他指著'巴’字的的注意道:"b為聲,a為韻,合在一起就是巴(ba)的讀音."

"原來是注音....."范仲淹神情稍緩,不過既有'反切法’,也有'直音法’,他又弄這鬼畫符做甚?

雖然還是不滿,但也耐著性子看著那四個字與'鬼畫符’的聲韻,細細地琢磨起來.

....

唐奕挑這四個字都是聲韻母的頭兩個,他只說一遍,范仲淹就記住了.一看之下,發現確實有些玄妙.

"那後面的幾個韻如何讀?"范大神盯著一墨板的聲韻母出言問道.單單兩個說明不了問題,要更多的驗證才能知道此法可行與否.

范仲淹現在想的是可不可行,他根本沒想過,這個注音法比反切法簡單了不知道多少倍!

....

當下,唐奕也不遲疑,立刻把全套的聲韻母教與幾位師父.整整一個時辰,幾位白胡子老頭兒就跟著唐奕如孩童學語一般,在課舍里把拼音注音法學了一遍,弄得民學的孩子們下面的課都沒法上了.

上院的儒生們滿腦子的問號,心說,這幾位師父咋還不回來了呢?咱們也得上課啊!

而在民學課舍之中...

不論是范仲淹,還是尹洙,又或是杜衍,孫複,越聽越震撼,越聽越心驚!

這看似鬼畫符的東西,其實學起來極為簡單,而且用起來更是方便至極,只要熟記這四十七個聲韻母,任何生僻之字立刻就能依注音念出.再配合唐奕所說的聲調標注,讀音極准.

"這....."

到最後,幾位師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已經說不出話來了....

"這是你想出來的?"范仲淹臉上沒好表情,心里卻樂開了花.這小子終于把心思用對了地方!

..

"呃....."唐奕不好意思地撓頭,"平時沒事兒瞎琢磨的....."

"有此妙法為何不早些拿出來與我等細說?險些耽誤了大事!"

唐奕心說,剛才你還想罵人呢,現在又嫌我說的慢了?

此時,范仲淹終于露出會心的笑容.暗道:這小子還不知道,無意間讓他弄出一個造福天下的大功德,可比他掙上百萬家財要有用得多!"

拼音注音法!

有了這麼一個簡單方便的注音法,能省去讀書人多少的時間和精力!?

沒經曆過古代蒙學識字的過程,當然不知道那是多麼的艱難,'反切法注音’確實太不方便了.

一個蒙童從識字開始,最起碼要死記幾百個常用字的讀音,然後才能通過這些字的讀音把《韻略》上的字認全.這個過程全靠死記硬背,且十分的慢長.

"反切法"說白了就是教識字的人識字,必須要有一定的認字基礎,你才能用它來認字.所以,不識字的百姓沒辦法應用.

在幾位師父看來,這個拼音注音法,最主要的意義可不是教識字的人'識字’,而是讓不識字的人做到'達意’.如此簡單易學的四十七個符號,只要推廣出去,幾乎人人都學得會.

想像一下,如果這個方法普及開來,大宋百姓人人會用拼音法讀字,不對,人人都會不現實,只需要一半,甚至三成的人學會拼音法,那麼,到時只要在漢字上標上拼音,不識字的百姓都不需要認識字面上寫的是什麼,只需按拼音讀出其音,按讀音去理解字面的意思.....

那就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