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6章 開民學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其實,在回山窪地上開河灣這個事兒,要是在別的時間段,確實還有點難度.因為工程太大,粗略一算,若是用一千民夫正常的工量,最少也得挖一年.再說,一下子上哪兒找一千民夫去?

但,現在這個時期,這反倒不是問題了.

曹佾直接給趙禎上了一道折子,說要分流河北災區兩千流民.趙禎自然高興,現在朝廷被河北,京東的災區拖累得寸步難行,能有人為朝廷分擔,自然是好事.

趙禎立馬下召政事堂,讓文彥博揀選精壯之士兩千,優先給回山送去.

文相公一看,這太好了...

于是,文相公買一送一,給回山發過來四千.

可把唐奕氣壞了,這分明是讓師侄坑了啊?

四千?那特麼就是四千張嘴啊!老子的錢不是錢嗎?

而且,趙禎是說給兩千精壯勞動力.可文彥博發來這四千里,除了壯勞力,還有一半的老幼婦孺.這特麼明擺著是送過來讓我幫朝廷養著啊!

想給文彥博送回去,可是文相公還特別有理.

"你要勞力,那勞力總得有家小吧.?你把能干活都挑走了,把不能干活兒的都留給朝廷養著,哪有這好事?"

文相公知道,唐子浩不差這幾千張嘴,這小子有得是錢!

文彥博是怎麼知道唐奕有錢的呢?

呵呵.....

大宋要說最雞賊的就是文彥博,他認第二,沒人敢認第一.

他不知道唐奕嚴河坊有多少收入,也不知道華聯倉儲能有多少進項,但他知道,單單糧運一事上,唐子浩就賺大發了.

也不是文彥博知道觀瀾商合其中的機密,而是文相公太聰明了.

唐奕拿下官糧運轉之事的時候,他就開始生疑了,哪有貓兒是不偷腥的,災年運糧路耗四成這是底線,這是多少年來省不下的花費.

可唐子浩只要三成,他傻?

肯定不是啊!于是,文相公密令江淮各地屬官嚴密注意觀瀾商合的糧船動向,細查之下,還真讓文彥博發現一些端倪,

首先,唐奕的船隊是專船,專工,專運.船是特意改造過專門為了運糧設計的,一船頂尋常船只運兩船,工人也是單獨傭資,從不用糧結算,而路上各種的防雨防災措施也是極為嚴密.

算下來,他的路耗,最多也就五分糧.

這可把文相公眼饞壞了,朝廷給他三成,他淨賺兩成半啊!這還了得?要不是唐奕把大部份所得都捐了,文相公都想強逼著他把吃下那兩成多吐出來了.

所以區區四千災民根本不算事兒,要不是知道回山裝不下那麼多人,文相公都想再給他發四千.

有了勞力,就能開工.現在回山又變成了大工地,而唐奕把這些事務交給曹佾之後就不管了,他現在一心要辦的事,就是觀瀾民學.

民學校舍早就建好了,之前一直被回山村的村民當成臨時住所.現在村民都搬到了山側新蓋起的民房,終于把民學空出來了.

剩下的就是生源的問題.

這個沒辦法,唐奕只有一個人,還要顧及自己的學業,所以,前期他沒打算收太多的學生,只有當初跟著黑子和君欣卓一起投奔而來的那批人中的幾個孩子,不過六七個小童.

唐奕想得很明白,這是一個長期工程,急不來.

先把這幾個孩子教出來,成人之後,把民學交到他們手中,再讓他們把知識傳給更多的孩子.

只不過,他想得挺好,先教六七個,輕松又不太廢精力,但事情的發展往往並不能遂人願.

....

這天,唐奕正在整理民學所用的教材,那六七個孩子都是全無基礎的蒙童,所以,前期唐奕只能以識字為主,輔以簡單的數學教學.

等過了一兩年,他們打好基礎之後,再逐步的傳授一些複雜知識,比如數學方程式,幾何,自然,地理之類的人文知識.

再過幾年,這批孩子完全被自己後世的思維方式所改造之後,再把力學,基礎化學這些完全顛覆這個時代認知的東西傳授給他們.

正在忙碌,就見門前一暗,似是來了人,抬頭一看,卻是王里正.

"王叔,有事進來說就是,站在門外做甚?"

王里正一陣局促,在門口徘徊不定.

唐奕不禁暗笑,看來,這老頭兒真有事兒.

"老漢...老漢有點事兒要問少爺."

"咱們相處了也不是一天兩天了,王叔有啥事還不能直說嗎?"

唐奕這麼一說,王里正也不好再扭捏了,進到屋來道:"聽憨牛說,少爺的民學要開講了?"

"對呀,三日之後開講."

王里正聞言,眼中精光一閃,下意識地攥緊了手里的布袋.

唐奕這才發現,王里正手里是拿著東西的..

王里正低著頭沉吟了半天,才仿佛下定了決心一般,把手里的布袋往唐奕面前一放.

咣當一聲,嚇了唐奕一跳.

"少爺,看看這些銀錢夠不夠!"

"什麼就夠不夠!?"唐奕狐疑地撐開袋口一看,里面是一串串的銅錢.

唐奕有點懵逼.

王里正自顧自地道:"今年遭了災,沒啥進項,家里就剩下四貫七百文,老漢又管鄉鄰借了四貫,一共八貫七百文,都在這里了."

顯然,這老倌緊張到了極點,都沒說是什麼事兒,就開始說錢的問題.

"不是,王叔你先等會."唐奕伸手止住老頭的話.

"您先說清楚,這錢是干嘛的?"

"少爺不是要開民學嗎?俺想把小孫子送到民學里學學本事."

唐奕瞬間明白了,哭笑不得地道:"那您老拿錢來是做甚?"

"俺聽城里的人家說,那讀書可是個費錢的事兒,老漢就這點錢了,不知道夠不夠讓俺家狗蛋念書."

"聽城里人說..."唐奕被老漢弄得哭笑不得,"您老在回山住著,你聽咱觀瀾書院哪個儒生說,他在書院花錢了?"

"呃..."王老漢不說話了,好像真沒要錢這一說.

"王叔啊.!"唐奕先讓老頭兒坐下,方語重心嘗的道.

"第一,民學的學生都是不要錢的."

"第二,民學並不是您老想像中的那樣,將來又是考進士,又是怎樣.我也說不好會把孩子們教成啥樣兒,不過,肯定不是走科舉這條路的."

....
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