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5章 不一樣了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想家.

這是唐奕一真埋在心里,不敢去提及的東西.

今天他這麼一說,幾人以為,他想把回山建成鄧州的樣子.但是,他們又哪里知道,唐奕心中的那個家,在千年之後...

唐奕想把回山變成的樣子,又是個什麼模樣呢?

...

中秋之夜,月淨風清.

觀瀾書院,樂糜酒甜.

幾個少年人坐在望河坡上,對月暢飲,說笑著,憧憬著...

"來年范老二應試,下一科就到咱們了吧?"丁源有一句,沒一句地說著.

"別做夢了!"宋楷撇著嘴叫道,"就你這水平,《孝經》都背不全,還考進士呢?"

"誰說我了!?"丁源不憤道,"我說的是唐大郎!"

說著,認真地對唐奕道:"你可得爭氣啊!曹覺和潘越那兩個鳥人都知道浪子回頭了,咱們這波怎麼也得出息一個吧?別日後被他們笑話啊!"

"考個破進仕,有那麼難嗎?干嘛要我給咱們這幫人爭氣,你們自己不會考啊?"

丁源搖頭,"考不上.宋為庸說得一點沒錯,老子連《孝經》都背不下來,還考個屁?"

"扯淡!"唐奕撇嘴罵道,"失敗者找理由,成功者找方法."

"想不想學,全在你們自己,說別的都是借口."

"少拿你那些怪話來鼓動我等!"宋楷一下就看穿了唐奕的花花腸子."是不想一個人用功,想拉我們當墊背的吧?"

"我拉你們干嘛?"唐奕苦笑."你們幾個,已經是三歲看到死的貨色了,無非就是吃喝玩樂,等家里在朝中給弄個恩蔭的閑職,然後混吃等死唄?"

唐奕這話說得可不好聽,不過,幾人竟意外地沒有反駁.

宋楷情緒不高,"這倒是真的."宋狀元已經跟他交過底了,讓他在觀瀾書院呆幾年,只要別惹事兒就行,以後的路都安排好了.

賤純禮也接道:"我們家有我爹和我二哥就夠了."

"所以說嗎....."唐奕一拍大腿,"誰也沒逼著你們出人頭地,你們非竄得我考什麼鳥進士?"

"可別指著我啊,我壓根就沒想當官兒!"

噗!

賤純禮嗆聲道:"你要是敢在我爹面前說這話,他能一腳踹死你."

"所以,我也只敢跟你們說說啊!"

"...哈....."眾人轟然大笑.

要說這唐瘋子天不怕地不怕的,唯一的軟肋就是范師父.

"不過,話說回來...."宋楷突然板起了臉."丁源,你少他媽往唐奕身上扯,你是不是自己也想考啊?"他要不想考,瞎念叨什麼?"下一科就到我了."

丁源一滯,憋了半天才有些激動地誠然道:"你不想嗎?"

"那可是東華門外唱名啊!"

丁源突然來這麼一句,讓大家都愣住了....

...

唐正平不禁跟著憧憬起來,還有......

"禦街馬上帶花."

"瓊林宴上得榮."

做為一個讀書人,不,做為一個宋,這最高的榮耀誰不想呢?只不過,這些不應該是他們這些紈绔該想的東西.

果然.....

宋楷立馬就把話題扯歪了,"還有金榜之下被捉...."

"哈...."眾人大笑.

榜下捉婿,那可是每年大比的保留曲目..

"像咱們這種俊後生,那可是最搶手的了吧?"賤純禮也跟著意淫.

"呵呵."龐玉似是想到了什麼,忍不住自己先笑了."到時候,人家捉回去一看,咦!?這不是'坑爹’的宋為庸嗎?他也能考上進士?抄來的吧?"

哈哈哈哈...

宋楷不為所怒,反而覺得極為有趣.

"那捉到我的人家,表情肯定是精彩至極!"

龐玉一邊笑,一邊道:"他們什麼表情我不知道,不過,宋狀元的表情一定夠精彩.肯定把諸天道仙,祖宗神佛都拜了個遍,心中還得默念,'坑爹’兒子終于不坑爹了!"

哈哈哈.....

眾人放肆地笑著,仿佛聽到了這世間最好笑的笑話.

坑爹的不坑爹了......

紈绔們妄想東華門外唱名.,這難道不是天大的笑話嗎?!

笑著笑著,笑聲里似乎少了點什麼,除了干巴巴的聲音,還有幾人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,竟無一絲歡快之意.

"....."

"....."

"....."

終于,笑聲戛然而止,至于為什麼突然就笑不出聲了,他們也不知道.

良久之後,范純禮突兀地打破沉默,"要是我也有高中的那一天,估計我爹...做夢也得笑醒吧.?"

....

中秋過後,一切又歸于平靜.唯一讓范仲淹,尹洙等幾位師父有點摸不著頭腦的是,范純禮,宋楷這幫混小子...

好像開竅了!

雖然胡鬧起來依然氣得人抓狂,但是,每日課業卻勤勉了許多,偶爾早晨起來散步,還能看見這幫孩子打熬完了身體,居然會端著本書在林間頌讀.

授課之時,也和以往不一樣了.以前,像杜師父這種老好人,經常是經還沒講到一半,下面已經撲倒一片,睡得香甜了.

但是現在,杜師父講上一個時辰的枯燥經義,也不見幾人睡過去.杜師父都懷疑,是不是自己水平越來越高,連這幾個浪蕩子都聽得有趣了?

其實,是在中秋之夜,被唐奕這個賤人把心底的那一絲血性給鉤出來了罷了.現在,大伙心里都憋著一股勁,都是一個腦袋兩條腿,誰他媽也不比誰差勁.

再說了,連曹覺那個混蛋都特麼知道要強,咱們差啥啊!

...

十月.

曹,潘兩家的宅子終于修繕完工,兩大家子人也陸續搬出了觀瀾書院.

但是,潘越卻沒走.

別誤會,他可不是跟著范仲淹學文,而是拜了黑子為師學武.

潘少爺讓曹少爺坑得不輕,曹覺留書出走,給潘越的信里特意提到,讓他幫著揍唐奕一頓出氣.

潘少爺多義氣,多實誠的一個人啊,好兄弟臨走所托當然要上心去辦了.

只是,他要想揍唐奕,就必須得先打得過黑子和君欣卓.可他打不過黑子和那女煞神啊?于是,潘少爺決定拜黑子為師.

潘少爺的神邏輯就是--把你們的本事都學到我身上,那不就打得過了嗎?

....

而唐奕這段時間,除了學業,也沒閑著.

一是,觀瀾終于消停了,他的民學也開始張羅了.

二是,回山下面的工程,唐少爺可不是開玩笑的!

現在,他不缺錢,想干就干.對此,曹佾和潘豐一點也不反對.

唐大郎什麼時候做過虧本的買賣呀?
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