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4章 想家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唐奕還真不是開玩笑,此次大水把回山村泡沒了,他一直沒讓王里正帶人重建,就是隱約抱著把回山下面的地方空出來的想法.

正好觀瀾這段時間住的人多,也暴露出一些問題,最主要的就是,人手不夠!

要不是曹,潘兩家的仆從也在觀瀾補充了一部份勞力,觀瀾肯定不是現在這般井然有序.不說什麼照顧人的使喚傭人,單是日常房舍的修繕,收院一面山坡的衛生打掃,上下人等的吃食用度,這就需要很大一批人.

唐奕正好借此機會,准備把回山的佃農轉化成觀瀾書院的後勤用工.至于山下的那片地怎麼用,之前唐奕一直沒想好,今天登高賞月,正好來了靈感.

"把東邊近千畝水田掘成河灣,北面的平地建成一縱四橫的街市,那里建一所樊樓分店,靠碼頭開一間上好的客棧,這里建倉儲,那里建小食一條街......"

唐奕站在山巔,左指右點,好不霸氣.

宋楷他們都聽傻了,唐奕說的不是挖一條地溝,而是千畝的河灣;說的不是蓋一棟高樓,而是建起一座小城!

.....

"唐大郎,都知道你有錢,但有錢也不是這個花法啊?你又是建酒樓,又是客棧,又是倉儲鋪子,誰來啊?"

唐奕堅定搖頭,篤定道:"肯定有人來!"

其實,第一次來回山,唐奕就在想,這個地方要是放在後世,最適合做什麼?

當然是.....近郊旅游!

這麼美的仙境之地,離開封又這麼近,而且,還有汴水之利.要是在後世有這麼一塊寶地,肯定賺飛了.

但是,那時覺得這個想法在後世行得通,在大宋這個時代卻不行,畢竟古代除了閑得蛋疼的文人,老百姓就沒游山玩水的那個概念.

只不過,這兩年在開封呆下來,唐奕有了不同的想法.

開發回山,要是放在別的地方可能行不通,但是,在開封這種百萬級的大都市卻不是沒有可能.

第一,回山借汴水之利,交通太方便了.別說是客貨大船,就是城里的畫舫也能一路劃過來.

想像一下,文人,歌妓坐著畫舫傍晚出城,一路行至,夜宿舫中,第二天再游回山美景,下午回航.

好吧,唐奕把'一日游’的行程都幫他們想好了.

第二,開封城民根本就脫離了古代小城鎮的概念,居民極會享樂.,這個城市已經具備了近郊旅游的發展條件.

你就說一個已經發達到有消防隊,兒童福利院,養老院,收容所,免費醫療網點,夜市能開到第二天早上的百萬級都市,還有啥是他們接受不了的吧?

唐奕就不信,沒有幾個蛋疼的出城來玩玩.

第三,也是最重要的一點,事實已經證明,回山不缺客源.

不說別的,單是每天來觀瀾書院拜山的儒生就是不小的一個數字,再加上,這里的碼頭是汴河漕運京外的一個落腳點,客商數量也很大.

而且,就算還沒怎麼弄的時候,只是為了取精油種的花田,每年春夏就吸引了一大批文人騷客攜親伴友的來回山一游,要是唐奕把這里建成一個要什麼有什麼的地方,那幫人還不更得往這兒跑?

....

眾人聽著唐奕一通解釋,心里都不由得震撼.:為啥他總能把別人想不到的,認為不可能的事情說得頭頭是道,而且最後都干成了呢?

丁源默默地看著唐奕站在那里'指點江山’,眼睛里滿是興奮,狂熱!

他沒見過他家老子在朝堂上真正地指點江山是什麼樣兒,但是,估計跟唐奕這種差不多吧.?有一瞬間,丁源覺得,唐奕此刻特別的瀟灑,瀟灑得讓他有點妒嫉.

"大郎...."丁源出聲打斷唐奕.

"你說,你要什麼有什麼,有花不完的錢,有不屬于咱們這個年紀的名聲,就差一個金榜提名了......"

"你想說啥?"唐奕被丁源搞愣了.

"我的意思是說.,你什麼都不缺,還從鄧州折騰到開封,你到底折騰什麼呢啊!?"

....

唐奕沉默了,緩緩地坐了下來.

"你是說嚴河坊,還是觀瀾,又或是別的?"

"都說說!"宋楷也來了興致.

"嚴河坊是為了老師,那時候覺得像老師這樣的人,不應該就那麼沉下去."

賤純禮聞言,難得地嚴肅起來.

"大郎....."

"其實大哥,二哥,還有我,我們兄弟三個,一直欠你一句謝謝!"

"謝我干嘛!?"唐奕沒好氣瞪地了他一眼,這賤貨煽情起來,讓他有點不習慣.

"兄弟之間,不說謝字!"

范純禮搖頭,"這不一樣,你我之間自然沒有謝字,但涉及到我老子,這個謝必須說."

"從小到大,還從沒見過父親像這兩年活得這般輕松,這般快活....."

"謝了!"

"哎呀!"宋楷一聲哀嚎,"能不扯那麼遠嗎?讓他接著說!"

唐奕一笑,他也不想接著范純禮的話頭說下去,太沉重.

于是,接著之前的話題道:"觀瀾書院也是為了老師,沒啥特別的."

"那觀瀾商合呢?"唐正平猛然一問.

唐奕一怔!

他可從來沒和他們說過觀瀾商合的事情.....

唐正平窘道:"有一次,你和曹景休,潘國為在房里說事兒的時候,我恰巧聽到的.."

"觀瀾商合的事情你們最好當什麼都不知道,我也不會說."

丁源知道唐奕有很多秘密是不能說的,所以也不糾結.

"那這里呢?"他指著月下回山道:"就算建好了之後客似云來,你好像也不缺這點錢,為什麼還費這麼大的勁?"

唐奕茫然地看向山下....

半晌方道:

"因為..."

"想家..."

"想家?"幾人一頭的霧水,"想鄧州的家嗎?"

"我一直有一個夢想,建一個和家鄉差不多的地方,繁華,擁擠,夜如白晝."

"像嗎?"賤純禮茫然四顧,"這里和鄧州一點也不像啊?"

宋楷攤手道:"為什麼啊?有用嗎?就算建出來了又有什麼分別嗎?"

唐奕抿然一笑:"有用......很有用!"

"它能讓我記住,我是從哪兒來的.....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