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3章 奇思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不過,不得不說,桃園夫人的智慧也非一般人可比,這看似毫無回報的善舉,卻給了桃園的姑娘們一絲希望,甚至可以說,是一種傳承.

比如,董惜琴.

她看似養活了桃園幾十口人,辛苦常異.很多人可能會說,她傻嗎?有好日子不過,當什麼菩薩?

其實她一點也不傻,甚至是比很多目光短淺的人要聰明得多.

她在養活她自己!

因為她也有老去的一天,也有容顏不再的時候.那個時候,就要靠她們這些人一代一代守下來的規矩,去鼓舞後來人,然後靠後來人,讓自己的晚年不至于悲慘.

"不過...."

唐奕正想得出神,卻聞曹佾話風一轉.

"不過,惜琴姑娘助演的賞錢可是不少,按說,也不至于這麼拮據吧?"

董惜琴養活幾十口人不容易,這一點,曹佾還是認可的.但要說幾年舍不得買一套新衣裳,就有點誇張了.開封第一名妓要是混到這個地步,那別的妓家還不得餓死?

...

黑子隱晦地瞪了曹佾一眼.

"被張俊偉和你弟弟盯上了,惜琴姑娘哪還能安安生生地謀求生計?"

"這幾年,惜琴姑娘顯少出門,只有推不掉的應酬,還有就是桃園實在拮據之時,才出去獻唱,躲的就是這兩個煞星!"

"哦!"唐奕恍然大悟."原來是讓官家的兩個小舅子盯上了,那確實挺慘的!"

曹佾臊得臉色通紅,揶揄黑子道:"咦!咋說話呢?沒大沒小...."

唐奕樂了.

這實在太有意思了,曹覺看上董惜琴這事,大伙都知道.沒辦法啊,皇帝的小舅子,董惜琴哪惹得起,只好躲著.

而另一個張俊偉也是皇帝的小舅子.

張堯佐的兒子,張美人,哦不,現在是張貴妃的表弟.

話說,解決了禦藥被做手腳的那檔子事兒,趙禎終于開始'播種’了.第一個種獎的就是張美人,趙禎一高興,前幾天剛封了她貴妃之榮,張堯佐一家子這回更牛逼了.

那位張俊偉,自從曹覺走了,潘越消停了之後,儼然成了開封一霸,比曹覺還不要臉.

要說董惜琴這幾年真的蠻可憐的.,花評榜奪魁,正是最巔峰的時候,不想卻被兩個大紈绔盯上了.以前,張俊偉她還不怕,畢竟張家也是最低谷的時候,張俊偉不敢太造次.但是,有一個曹覺也夠讓人頭疼了.

現在,曹覺這個麻煩自己跑了,惜琴姑娘終于松了口氣,也不用刻意深居簡出了.哪成想,張美人一下子變成了張貴妃,張俊偉立刻變得比曹覺還難纏..

要不是為了躲那潑皮,董惜琴也不會賴在回山不敢回桃花庵了.

三人又說了一些桃花庵的事情,天色也就不早了,唐奕和曹佾結伴而出,夜宴即將開始!

...

突然起雨讓大家不由有些失望,美酒,美食,******,卻唯獨少了月色撩人,讓人好不痛快.

可是,沒想到,黑子回來沒一會兒,雨就停了.等到夜色闌珊之時,一輪圓月也終于撥開烏云露出嬌容.

至于夜宴....

好像都覺得挺好....

登觀瀾高樓,遠望回山,汴水,兩屏逐岸,圓月如玉獨掛中天,映得汴水一片波光流轉,頗有幾分意境.

廳中也是燈明盞亮,酒香菜美,賓主分坐,相談甚歡.

席間,還有桃花庵的娘子穿插演藝,仙樂靡靡.

反正,眾位相公是享受的不得了,其間詩性大發,柳永還當場作詞一首.但唐奕覺得一般,因為少了柳七公那種懷才不遇,寄情山水紅塵的淒婉.

至于別的....

對唐奕來說,卻是一點意思都沒有.

本來是想借著中秋之夜,大家放松一下,吃好喝好玩好.但是,現在全都變了味道,一幫老家伙才是主角,他們這些後輩不但成了陪襯,而且,這麼大的場合,更加不敢造次.

呆著實在無趣...

唐奕給宋楷等人使了個眼色,幾人會意,一人提著一壇酒,偷偷地溜了出去.

許是剛剛下過雨的緣故,空氣中還帶著一絲清新的水氣.幾人一路向上,一直爬到望河坡的山頂,由此下望,不但回山夜色盡收眼底,就連觀瀾書院的點點星火也在足下,美不勝收.

雖然月光如洗,把回山照得通亮,但是,山下的回山村剛剛遭了災,茅舍基本被大水泡倒了,村民還沒來得及重建,顯得有些暗淡.

唐奕悠悠一歎,"你們說,咱回山要是也能像開封那般燈火連天多好....."

丁源情緒不高地回道:"等重新蓋起來就好了."

他爹丁度被貶出了中樞不在京中,這個中秋,就連唐奕都能和馬伯馬嬸湊個團圓,唯獨他是孤身一人.

唐奕可沒聽出他什麼心思,扁嘴道:"就算回山村建起來了,也就那麼一丁點大的地方.我說的是,把整個回山鋪滿燈火,如同一個不夜天!"

丁源一撇嘴,"那你干脆把馬行街搬回山來得了!"

唐奕一愣,瞪著眼睛看著山下發呆.

半晌之後,方放下手中的酒壇子,指著山下道:"你們說,我要是把東面那八百畝水田掘開,引汴河之水,弄成一處河灣是不是就更漂亮了?"

幾人順著他的話一想,好像還真是那麼回事.

那樣一來,整個回山谷地,除了穿山而過的汴河,還多了一處河灣,變成半水半平原的一處好地方,立馬變得更加秀麗.

"恩,是不錯."宋楷附和道,"這樣一來,從汴水過來的船可以直接開到文聖石下面."

"就這麼干了!"唐奕一拍大腿.

"什麼就這麼干了?"個幾人都被他驚著了.

"掘田建河灣啊!"

哦去!眾人絕倒....

這孫子真是想一出,是一出.

那可是近千畝方圓的一塊地方,能走船,最起碼得往下挖一丈來深,多大的工程啊?

可唐奕根本不理會他們的表情,一拍丁源的肩膀,"看本公子這就把馬行街給你搬過來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