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2章 桃園姑娘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也許老天爺就不想讓董惜琴太出彩,黑子走了沒多久,天色就開始陰沉下來,又過了有一個時辰,豆大的雨點子瓢潑而下.

唐奕正和宋楷等人聚在一處打發時間,雨就下來了.

"得!想穿也穿不上了."

雨下了一個多時辰也不見,.董惜琴看著天色雨勢眉頭緊鎖.

一個使女模樣的中年婦人走了過來,新衣是等不來了,只能從舊衣中選一套應付了.

"妹妹,要穿哪套?"

"就那套湖藍的吧!"悠然一歎,"倒是要讓干娘失望了."

那使女勸慰道:"干娘也是想做到是最好,別失了書院和尹先生的面子,當不會怪妹妹的."

其實,董惜琴想的不是這些.

她還是第一次見干娘這般熱心呢,她想幫干娘把這場觀瀾夜宴演好.

這幾日,桃園夫人與甄娘子等人幾乎是巨細無疑地安排著一切,像女主人一般忙前忙後,也只有董惜琴明白干娘的心思,做為一名歌妓,一生中能有幾次以主人的身份去張羅一場中秋團圓之宴呢?

花名如她,董惜琴也從來都是宴中的一個點綴,甚至是一個玩物.....

她之所以非要以新衣示人,就是想讓干娘張羅的宴飲更加的完美罷了.哪成想,不但尺碼出了岔子,連天公也不做美.

正想著...

忽見朦朧雨中,一個身影佝僂著,從遠處跑來.

董惜琴心中一顫,隨即笑魘如花.

是黑子...

如一只雨中躥行的靈猿一般,黑子躬著上身奔了過來.

董惜琴立馬就迎了上去,"黑子大哥!"

黑子跑到屋簷下才直起身子,從中衣的夾層里摸出一個布包,"姑娘的新衣,快看看濕了沒?"

董惜琴接過布包,也不查看,急道:"黑子大哥,快進來擦擦乾淨."

黑子憨憨一笑,"嘿,姑娘的閨房,哪能隨便亂進,走了."

說完,也不等董惜琴說話,貓著腰,又躥進了雨里.

.....

此時,曹景休和唐奕正在黑子的屋內,鼓噪大叫.

"來來來!"

"請問黑子兄弟!"

曹佾也不閑髒,拿起黑子換下來的濕衣服道:

"這麼大的雨,來回幾十里的路程,衣袍滿身濕透,唯前胸這一片干爽如初,你是怎麼做到的?"

黑子剛剛換上一套干衣服,一張大臉黑里透紅,支吾道:"就那麼做到的唄.....咱可是有功夫的人."

唐奕撇嘴暗道:老子信你個鬼,這分明就是趴在馬背上,盡全力不讓前胸淋雨才能做到這步,和會功夫有屁關系.

不過,想想都嚇人,趴在馬背上一路從城里顛回來,那得多遭罪啊?

"黑子啊!"唐奕呼然叫道.

"啥事兒?"

"你是不是看上桃花庵哪個姑娘了?"

"沒....沒有!"黑子腔調都變了.

唐奕大手一揮,"看上了,就看上了,你慌甚?你就說,相中哪個了,咱買回來就是!"

"真沒有."黑子板著臉道:"啥買不買的,多難聽,大郎別瞎猜."

唐奕和曹佾對視一眼,心說,話都不會說了,還沒有呢?

不過,黑子不說,唐奕也不好多問,只道是日後多留心,要是看出什麼端倪,就幫黑子說合一下.至于人家願不願意,他根本就沒想過.

我唐子浩的人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?容不得你不願意!

"對了."唐奕想起個事兒來.

"惜琴姑娘說那衣服是幾年前的尺碼才會不合身的,她拿幾年前的尺碼去做什麼衣服啊?"

黑子神情一暗,"因為惜琴姑娘已經好幾年沒添過新衣服了."

"....."

這話打死唐奕他也不信啊,堂堂花魁幾年沒添過行頭,這事太扯了...

"誰跟你說的,也就你這大老粗信吧?她出去唱兩首曲子頂得上尋常人家好幾年的進項了,連衣裳都不添?"

"是真的!"黑子極為認真地爭辯道,"你別看惜琴姑娘表面挺風光,其實生活拮據的很."

"切!"唐奕一翻白眼,"屁大點兒個桃花庵,上上下下五六十個使女,你跟我說她拮據.."

這時曹佾卻接道:"大郎這倒是錯怪了桃園夫人,桃花庵人口是不少不假,卻只雇了一個使女!"

嘎!

唐奕讓這兩人咽的夠嗆.,"那好幾十個使喚傭人都哪來的?老子幻覺了?"

曹佾不禁奇道:"你一點不知道?"

"知道什麼?"

"那都是桃園夫人往年帶出來的姑娘,還有一些老粉頭,晚景淒涼無處安身,投奔到桃園夫人那里,夫人收留的可憐人罷了."

"...."

哦靠!這桃園夫人真是開善堂的不成?

"知道為什麼往年只要有桃花庵的姑娘參加花評榜,榜首之位基本就不會旁落嗎?"

"為什麼?"

唐奕以前從來沒深究過這些東西.,主要是他還沒到尋花問柳的歲數.

"一來,桃園夫人教導女兒確實有幾分手段,桃園出來的姑娘個個人比花嬌,技藝超群;二來就是,桃園的姑娘一出來,單從品性上就高出別的名妓一籌,還沒比人家就已經贏了."

"咋還越說越玄了呢?"

"古住今來,為妓者不得善終,這是人近皆知的事實.運氣好,入宅為妾,還要看主母的看色;運氣不好,人老色衰之後無家可歸,饑腸轆轆者筆筆皆是."

"桃園夫人一生看盡風塵淒婉,深知她們這些苦命人只有抱在一處相互扶持,才不至于落得個晚景悲涼的下場.."

"自從有了桃園居,就有了規矩,一不可入富家為妾,二不管是不是桃園姐妹,只要有落魄老妓迎門,不可拒之門外."

"所以,桃園的姑娘一出去就頗受尊敬,因為她們不光為了自己,更是為了一班無依無靠的姐妹."

曹佾一番話,說得唐奕都有點肅然起敬起來.

放眼這個時代,范仲淹身邊有個甄金蓮,尹洙身邊有個桃園夫人,柳永身邊有趙香香和陳師師.

哦,對了!偶像還有個謝玉英在路上呢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