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1章 新衣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文彥博讓人稍了信兒到回山,說是八月十五到回山陪恩師過節.趙禎知道這事兒後,鼻子都氣歪了,心說,文寬夫,你等著!.

富弼進京之後,一直忙于朝中瑣事,一直也沒來看看范仲淹這個老朋友,于是,也定在中秋攜家人與老友一同過節.

....

有大儒,有名仕,有佳宴,還有名妓......

十五月圓之夜,對月評彈,吟詩做對,話新詞,這麼奢華,這麼高大上的事情,又怎麼少得了大宋朝最會享受的兩個人呢?

晏殊,還有宋庠,也要去.

按說,晏殊和范仲淹並不算和睦,這里面肯定沒晏殊什麼事兒,是范相公老看不上晏殊那奢靡成性的作風了.

但是,自辭官之後,晏殊特意寫信慰問,贊揚了范仲淹的高風亮節.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,晏殊除了愛享受,真的沒別的毛病.

二人也算是相逢一笑抿恩仇.

這兩年,雖都在京中,但也多以書信往來,如今,范仲淹自己也'奢靡’起來了....

晏同叔一聽觀瀾有此一宴,心說,好你個老小子,年青的時候,我養幾個歌姬你就參我的本,這回輪到你了!

他立馬給范仲淹寫了封信,信中笑罵:范希文晚節不保!

范仲淹看過後莞爾一笑,知道這老頭兒要找回場子.但是,沒辦法啊.,誰讓咱有個會抓錢的弟子呢?奢侈也奢侈得理直氣壯!

回信之時,不但不氣,反而邀請晏同叔一起來腐敗.晏相公看了信,滿意地點點頭,"這還差不多!"

...

至于宋庠...

這位也愛享受,但是,讓他主動去和范仲淹,尹洙,杜衍,富弼這幫'慶曆黨人’吃酒,宋相公拉不下來臉啊!

當年,大家可是斗得你死我活,把兒子送觀瀾去,已經算是極限,再坐一塊喝酒,他自己都覺得臊得荒.

但是,宋楷在觀瀾書院,范仲淹早就告訴書院諸生,凡父母家人在京者,不論貧富,皆可攜家人一同赴宴.

宋狀元這回算是找到台階了,這是你請我去的,可不是我上趕著去的.

他這是借了兒子的光了...

這下可好,八月十五那天,觀瀾書院再一次人滿為患,都快趕上趙禎在這里住的那半個月了.

中元大節,中樞休朝三日.

富弼一家,文彥博一家,晏殊一家,宋庠一家,還有龐籍,唐介早早地就來到了回山.中午之時,趙德剛的一眾子孫也來到回山陪老爺子過節,再加上曹家和潘家,人數著實不少.

陳-希亮跟著范純仁在外面轉了一圈,腰都快直不起來了.從眉州巴蜀之地來到這里,他哪一下子見過這麼多傳說中的人物?

過去一個,是宰相富弼....

再過去一個,是副宰相文彥博....

又過去一個,是樞密使龐籍....

給事中歸班宋庠....

禦史中承唐介....

見了誰,都是令人敬仰的股肱之臣;見了誰,都得恭恭敬敬地叫上一叫'相公’.

回到學舍,陳-希亮見蘇洵正在案前看書,絲毫不被外面的熱鬧打攪,不禁奇道:"明允,怎麼不出去看看?外面可是比朝會還要熱鬧."

蘇洵橫了他一眼,"說的好像你見過朝會一般."

"呃...."陳-希亮鬧了個大紅臉,卻聞蘇明允繼續道:"有甚可看,待來年高中,與之共列三班之時再看不遲!"

蘇老泉現在還是很傲氣的,雖然屢試不中,但對自己的實力還是很有信心的.

...

這邊蘇洵在玩清高,那邊曹佾卻在裝深沉...

曹覺一去不回,曹家苦尋無果.如今姐姐在宮中,弟弟在江湖,回山就只剩曹佾一人,略顯孤單.

正想著,就見唐奕抱著個六七歲的小男孩跟黑子來到他身邊.

"想什麼呢?"

曹佾橫了唐奕一眼,"你說我想個什麼呢?"

唐奕一窘.

只得佯裝對懷里的小童逗趣道:"評兒聽聽,聽聽,你爹這小心眼可怎麼治!?你可不能學他,將來要對你干爹好點!"

小童重重點頭,吧嗒!在唐奕臉上來了個大大的濕吻.

曹佾沒好氣地把孩子從唐奕懷里奪過來,"喜歡自己生去,別拿我兒子解悶!"

說著,厲聲對小童子又道:"你可要記著,將來你二叔要是回不來,就找這厮要人!"

小童被兩個'大人’奪的不知所措,自顧自地叫喊著:

"小二叔,小二叔,要找小二叔....."

正說著,就見董靖瑤急匆匆地跑了過來,小丫頭是來讓唐奕出船的.

唐奕不禁疑惑,這已經是下午了,這時候還要出船回城干嘛?

一問才知道,原來是董惜琴為了此次歡宴,特意訂了一身新衣,准備晚上唱詞之用.只不過,新衣昨天剛拿來,今天一試,竟有些寬松了.

唐奕不禁吐槽,"現在才想起來換,哪里還來得及?"

"哎呀,就是簡單收一收腰身,送到成衣鋪子,用不了半個時辰就改好啦!"董靖瑤依然不改恬燥的性子,乖張地大叫.

唐奕指了指天色,"一個來回,不算改衣服,就得三四個時辰.,你自己算算,來得及嗎!?"

"....."小丫頭一算,還真來不及了.

"要不.,,..我去吧?"黑子試探著一問.

唐奕白了他一眼,心說,就算你對桃花庵的事情上心,也得分個時候啊!

"你去?你飛著去啊?不是一樣行船?"

"不用!"黑子急道,"翻過望河坡走陸路,快馬兩個時辰就能來回!"

唐奕就不明白了,穿特麼什麼不是一樣唱,非得費這麼大的勁.

黑子還沒等他說話,直接就飛躥了出去.

曹佾看著黑子和董靖瑤的背影道:"這憨漢都快把桃花庵當成自己家了,比你的事兒還上心!"

唐奕沒說話,擰著眉毛搖頭,他也看出一點不一般來...

黑子到董惜琴那里拿了衣服,直接飛奔上山,就他那個身手,眨眼之間就消失不見.

唐奕也跟了過來,和董惜琴一起看著黑子跑遠了,不禁吐槽道:"惜琴姑娘仙子一般的人兒,穿什麼都好看,何必在意一套衣服呢?"

董惜琴嚶聲道:"今晚很重要."

"那怎麼還能做套衣服,還做肥了呢?"唐奕心說,這種錯誤我都不會犯.

董惜琴低著頭,不好意思地道:"幾年前的尺寸,沒想到自己到是輕減了..."

唐奕眉頭一皺.,幾年前的尺寸?開封第一名妓幾年沒添過新衣了?

"你沒事兒吧?拿幾年前的尺碼去做新衣?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