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9章 兩大名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考試之前先拜會名儒,這已經是宋朝考場的潛規則了.

若是哪位大儒看你不錯,公開贊揚幾句,再把你推薦給朝中名臣,那你高中的幾率會很大.

這一天.

正好唐奕和賤純禮等人跟著君欣卓早起晨練,一路沖到碼頭,又折回望河坡.跑到山腳的文聖石處,就見兩個中年文生站在那兒不進不退.

眾人不禁暗笑,這事天天都有發生,那些應試舉子都是早早就來到回山,但又怕太早打擾了幾位名儒休息,所以就手足無措地等在山下,一直到臨近中午才敢上山.

丁源快跑了幾步,來到二人身前.

"兩位是來拜山的?"

兩人一見是一隊跑得滿頭大汗的少年,不禁疑惑,"學生正是來拜會范公和幾位先生的,不知幾位是....."

丁源道:"我們是觀瀾的儒生,二位可有作文送上,若是有就拿出來,小生幫你遞給范師父.若師父覺得好,自然就會見二位."

二人聞之大喜,急忙拿出作文送上.

丁源接過,"不知道二位高姓大名,我好向老師稟報."

"學生眉州蘇洵,蘇明允."

"學生眉州陳-希亮,陳公弼."

...

我去!!

唐奕正好跑到旁邊,聽見二人自報家門,一個趔趄差點趴地上.

"你說你是誰?"唐奕指著蘇洵叫道,嚇得蘇明允以為自己欠這少年的銀錢不成.

"在下眉州蘇洵....."

"蘇洵....蘇老泉?"

呃....

蘇洵一陣尷尬,"老泉之號,乃學生無聊之時自娛自樂的稱呼,不知公子是從哪里聽說的?"

呃...

這回輪到唐奕尷尬了,"忘了哪兒聽來的了!不過,先生的文采小子還是聽說過不少的."

"先生不敢當.!"

"當得,當得."唐奕笑著客氣道.開玩笑,蘇洵還當不起一個先生.

"來來,隨我上山,等老師用過早飯,就帶你去見."

陳-希亮這時插話道:"剛剛那位公子不是說,要看過作文之後,才....."

"別人當是如此,二位的才學肯定是沒問題的,老師定會見你們的."說著,唐奕就拉著兩人往山上走.

蘇洵與陳-希亮對視一眼,心說,這小公子好不奇怪,他都沒看過咱們的作文,怎麼就知道好?

呵呵...

就這兩位的文章,不用看也知道很好啊....

一個是唐宋八大家之一,另一個簡直就是科舉考試的吉祥物!不但自己是進士,兒子也是進士,侄子還是進士,好友的兒子更是進士,反正跟他沾點邊兒的都考上了,就跟禮部貢院是他們家開的一樣.

到了山上,二人亦被觀瀾的美景所懾,心說,范公的書院就是不一樣,仙境一般的好地方.

此時,范仲淹等人應該是剛散完步,正在用早飯.遂唐奕問兩人道:"二位用過早飯了沒有?"

二人臉色一窘,為了早點來,少排隊,二人三更就出城了,還真沒吃早飯.

"公子且去用飯,不用管我二人."

"那就是沒吃嘍?正好跟我們一起."

丁源,宋楷等人不禁奇怪,從來沒見唐子浩這麼熱心過啊?今天這是怎麼了?

到了食舍,蘇洵和陳-希亮有些不知道干什麼好,因為這食舍跟別處不一樣,吃法也是見所未見.

唐奕見二人不動,知道他們第一次來觀瀾吃飯,必是不適應,就為兩人各拿了一個銅盤.

"這邊是饅頭,炊餅,湯餅,餃兒,棗糕等主食,那邊是牛乳,豆漿,米粥,那邊是時令小菜,二位想吃什麼,自取便可."

兩人看得新鮮,還從來沒這麼吃過飯.

而且,這里面餐食種類極多,花樣百出,市面上常見的早點應有盡有.

隨著觀瀾的學生撿了幾樣可口的食物,二人就隨唐奕找了一處僻靜角落坐下.

唐奕見也差不多了,有意無意地對蘇洵道:"聽說先生家里有二個驚世神童?"

嘎!?

雖然唐奕裝著很隨意地一問,但還是驚著蘇洵了.

我那兩個兒子這麼出名了?都傳到京城來了?

"呃...犬子不才,還當不起神童之說,最多算是聰慧罷了."

"先生謙虛了,令公子之才,將來必是大宋之文星也."

誰不喜歡別人誇自己兒子啊,蘇洵心下當然高興.

只不過,唐奕下一句,他就高興不起來了.

"先生下次進京趕考,可要把兩位公子帶到觀瀾來啊!以他們的才學,老師一定會悉心教導的."

...

蘇洵心里這個郁悶,心說,我哪得罪你了?還下次趕考,你這是咒我這次考不上啊?

"還不知道公子高姓大名."

"在下唐奕,唐子浩."

噗!!

不光蘇洵,連陳-希亮都把一嘴的吃食噴出去了......

原來,這位就是狂生...

唐瘋子啊!

進京不足半月,滿耳聽的都是這個唐瘋子的事跡,樁樁件件就沒一件像個讀書人的..

不過,看這位的作派,確有點異于常人.

二人心說,還是離這位遠點的好.

...

別別扭扭地吃過早飯,二人終于逃似的由仆役帶著去見范仲淹了.

唐奕看著二人離去的背影,有點失望.

一番攀談下來,他發現,蘇洵現在還只是個屢試不第的老舉子,早沒到立地成聖的地步.

他那兩個妖孽一般的兒子,也只不過是兩個十歲左右的小孩牙子.

蘇仙啊...

十一歲的蘇仙,那還叫蘇仙嗎?

不過,蘇洵現在還沒修成正果不假,但是水平還是有的.

蘇洵二人去見范仲淹,范大神一看二人的文章,陳-希亮亮行文俊逸,不失大才.范仲淹又考了考他的經義,詩賦,覺得雖然還欠些火候,但假以時日必是良材.

但是,蘇洵.....范公卻沒法評價了.

簡單來說,蘇老泉這個人偏科很嚴重....

他的經義之學算是二流,可能還沒有范純仁學得紮實,詩賦的功力根本不入流,最多只能算通順.

但是,這貨寫時文策論的本事,卻是超一流水平,范仲淹看過之後,都覺得有點自潰形駭.

蘇洵的文章實在是太漂亮了,漂亮到無可挑剔!

讀罷蘇明允的文章,范仲淹有種酷夏如飲甘泉的通快之感.

"明允之時文,可為天下典范矣!"

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