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8章 如願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有的時候,只能說曹覺這貨傻得可愛,他現在想到的,不是什麼面涅之辱,他想到的,是唐奕那句話:

離了曹家,他狗屁不是!

這些天他也在想,出了牢房之後,他能干什麼?

呵呵...

曹少爺發現,除了會點功夫,小時候強記過幾句兵法,好像沒有一樣本事是拿得出手的..

今天曹滿江的到來,讓曹覺猛然驚醒!

他可以當兵啊!

但是,正常途徑當兵,他永遠也逃不開曹家的恩蔭.說死他也是曹彬的孫子,在軍中誰都要讓著他.

那怎麼才能真的算是憑自己的本事干出一番事業,還不讓人嚼舌頭呢?

曹滿江提醒了他...

充軍!

老子要把金印刻在臉上,誰再說我是靠曹家上位,那金印就是最好的證明!

老子是從一個小兵做起,這金印就是證明!

到時候,我看誰敢說我曹覺是個廢物?誰敢說我不是自己拼出來的?

我要像面涅將軍狄青一樣,做大宋的人樣子!

所以,現在腦子不太清醒的曹覺...非要在臉上刻字.

....

曹家瘋找了一個多月也沒找著人,最後只得放棄,祈禱曹老二能早點扛不住,自己回來.

曹佾哪里知道,自己的弟弟已經找到了長期飯票,在鄧州當了大頭兵,而且是面刺金印,以最底層的罪人之身入了軍籍.

這件事鬧的不小,曹佾是又喜又憂.喜的是,不管此次曹覺什麼時候回來,經曆了這麼一次大起大落,肯定會有一番蛻變;憂的是,弟弟從小被姐姐和他慣壞了,不知道在外面得吃多少苦.

總之,這事也把唐奕坑苦了,弄得他之後很長一段時間在曹佾面前抬不起頭來.但事情總會過去,曹佾也知道,唐奕是好心,而且細琢磨這也不算壞事,依曹覺在開封這麼作下去,早晚要出事的.

得利最多的是潘豐..潘豐也犯愁潘越整天不務正業,沒想到曹家的老二跑了,反倒讓潘越老實了.

這段時間在回山,除了隔三叉五找唐奕打一架,真的老實了.從言談之中就能看出,不似以前那般浮躁了,開始沉穩起來.

七月中,肆虐了一個多月的大水終于退去,曹潘兩家,還有桃花庵,因為受災嚴重皆要重新修繕,這回唐奕又被抓了壯丁.,他把觀瀾書院修得那麼漂亮,自然少不得為幾家的重修,出謀劃策.

而觀瀾的運力依然在為朝廷救災的事宜忙碌,不過,今年雖為千年大災,但卻無一地有災民作亂之事發生,足見觀瀾運力起到了多麼大的作用.

趙禎已經和富弼,文彥博商量過了,將以後向京兆運輸官糧的任務交給觀瀾商合.對此,朝中大臣並無異議,畢竟官糧運轉之事,一直是讓朝廷頭疼不已的一件事.經常是貪腐頻生,毛病不斷,正好借此把這個麻煩甩出去.

八月末,桃花庵的修繕之事最先完成,畢竟只是倒了幾間草廬,重建很容易.但是,桃園夫人和董惜琴卻沒有走,而是繼續住在觀瀾,倒是董靖瑤和那一大群使女先回去了.

桃園夫人是以後都不走了.對此,只能說是尹先生好福氣,不但有一個死心踏地愛他一生的女人,還有一雙孝順懂事的兒子.

尹文若,尹文欽二人從老家來到回山,按說,他們應該恨桃園夫人的,畢竟父親一生愛一個**多過自己的生母.

如今家母仙去多年,二人也終于見到這個傳說中的女人.但是,他們沒有選擇恨,而是選擇包容.

父親顛沛流離大半生,臨近晚年,為什麼還要讓他留下遺憾呢?

.....

桃園夫人本來是要回到桃花庵的,卻被尹氏兄弟攔下了.尹文若做為長子長兄,直接給桃園夫人行了一個跪拜大禮.

言:"父親大人老了,夫人也老了.,如今父親也已辭官,又何必在乎那些所謂的世俗名聲呢?"

桃園夫人被兩個小輩跪的一時手足無措,黯然淚下,"師魯可以不在乎了,但是你們不能不在乎..."

"你們都是好孩子,將來是要為尹家光耀門眉的,不能因為我一個人耽誤了你們的前程."

尹文道:"如娘....留下來吧,若尹家連如娘都容不下,又談什麼光耀門眉!?"

如娘...

二人叫的不是姨娘,而是學著范家後輩叫甄氏的稱呼,叫如娘.

桃園夫人明白這意味著什麼,意味著,這兩個孩子沒把自己當尹洙的妾室,而是要如自己的親娘一般侍奉.

最後,桃園夫人還是留下了,卻沒有同意尹洙明媒正娶的好意.用她的話說,兩個孩子都是好孩子,能把孩子教得這麼好的女人,也一定是好女人,她不能搶了她的名份.

一出兒孝母慈的正能量大劇,差點沒把唐奕看哭了.....

那董惜琴為什麼不走,卻是唐奕怎麼也看不懂的.

這董行首一點都不像個青樓女子,倒像個苦修的尼姑.除了一些京中貴胄邀請她到宴助演,剩下的時間基本就呆在回山,哪兒也不去.就算出演也是匆匆而去,彈唱兩首即匆匆而回...

....

八月開始,前來回山求學,拜山的人越來越多.

離明年開春的大比越來越近,各地舉子向京中聚集也屬正常.而來到開封,有兩個地方是一定要去的,一是去太學拜會胡璦;二就是來回山聽學.

沒辦法,范仲淹,尹洙,杜衍,孫複,柳三變的名頭實在太大了,你要不來朝個聖,都不好意思說你是學儒的.

幾位老師父都是謙和之人,而且,本來也是本著開門授講的目的,所以,來拜山的,能見就見,絕不推諉.有能力出眾者,范仲淹等人還會把他們留下來,大比之前,悉心教導.

而這其中,也確實有幾位牛人...

比如,馮京,就算唐奕記不住大宋每一科的狀元是誰,但也一定記得住把'馮京’當'馬涼’的典故吧?

這特麼可是皇佑元年的狀元郎啊!一定得留住!

而另一位,雖然不是什麼狀元,准確地說,這位考了一輩子,連個進士也沒考上,但卻比馮京大牌一萬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