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7章 曹遇曹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要說,別的州縣軍漢不惹事生非,給州府添亂就算不錯了,可這鄧州.....?

曹覺哪知道,在鄧州卻是不同,廂營軍士從不為禍百姓,而且遇到有人生事,必助百姓解困,以致于百姓見到廂營的人,跟見到衙門差役沒什麼分別.

幾個軍漢撲上來,曹覺哪會束手待斃?把手里的生煎往懷里一塞,欺身而上.

王都頭一滯,沒想到,這半大小子手上還有功夫,幾個軍中漢子竟不是其對手,三五下就被這小子擊中要害,一時動彈不得.

曹家的後人就算再不濟也有幾分家學熏陶,幾個軍漢就想制住曹覺?顯然,王都頭想多了...

"小子,好手段!"王都頭大喝一聲,猛然撲上,與曹覺斗在一處.

王都頭那是廂營數得上的高手,再加上曹覺連日勞頓,食不果腹,一時之間,還真不是王都頭的對手.盞茶工夫就露出破綻,被王都頭一拳打在小腹之上,岔了氣.

軍漢們借機一擁而上,把曹覺按在了地上.三五個大漢把曹少爺壓住,其中一個軍漢一邊費勁地按著人,一邊對王都頭道:"都頭,這小子還挺野,怎麼辦?"

王都頭略一沉吟,出言狂勃,手上還有功夫,不像是尋常的災民乞兒.

"送到府衙去吧.,讓李大頭先審審,看是不是逃籍."

"我逃你大爺!"曹覺破口大罵,老子堂堂曹家嫡子,讓你說成了逃犯.

但是,所謂虎落平楊被犬欺,曹少爺在京城再牛氣,現在也是個乞丐還不如的身份,被軍漢押著,送到了府衙.

李差頭接收之後,自然要審一審,還真審出點不尋常來.不是曹覺自報了家門,而是因為,這小子什麼都不說.

叫什麼說不,哪里人氏也不說,問家里有什麼人更是一問三不知....

曹少爺憋曲啊!

打死也不能說!

這要是讓京里知道,自己是因為吃白食被抓到了府衙,才漏了行藏....

那特麼丟人可丟大了,還不如給自己來一刀,來得痛快.

本來,曹覺這就算個當眾滋事,最多打兩下屁股就放了.但是,因為他什麼都不說,卻是不能這麼簡單就放人了,萬一是個外地流竄至此的朝堂要犯呢?

所以,李差頭一琢磨,還是先關起來,查一查各州的追捕檄文再做打算.

于是.....

曹少爺再也不用為吃飯的問題操心了.

因為有牢飯可以吃了!

....

曹覺在牢里呆了半個多月,開始還有點不習慣,那摻了沙子的粗面窩頭,真喇腸子,簡直就不是人吃的.但時間長了,曹少爺也就習慣了,總比餓肚子強.

這一日,李差頭帶著兩個人來到牢房,曹覺就搭眼瞄了一眼,然後繼續蜷在牆角做夢吃大餐.他現在也不著急出去了,反正等這幫人什麼也查不出來,早晚得放了他.

隱約能聽見那差頭是帶著那兩人挨個牢房的轉悠,等轉悠到曹覺這里的時候,其中一人開口道:"這個怎麼連個名兒都沒有?"

李差頭回道:"連個屁都問不出來,估計是逃籍,府衙正在查."

"哦..."那人點了點頭,正要走開,不禁多嘴問了一句,"犯了什麼事?"

"王都頭差人抓來的,說是在唐記門前滋事."

那人一怔.,"就是我五六個手下沒打過的那個?"

李差頭點頭稱事.

不想,那人來了興致,"小子,站起來給某看看!"

曹覺不耐煩地翻過身來,狠狠看了一眼那人,"困著呢,沒時間搭理你!"

他當是什麼人物,原來又是個臭大兵.

"嘿!"那人不怒反笑,"還挺野,手上有功夫?"

"還行吧!"曹覺不謙虛地得意應道."是你手下太弱了!"

"知足吧!咱這是廂軍,能有這水平已經不錯了."

"嗯."曹覺煞有其事地道,"確實不錯了,比京中禁軍還強上一點,但比西軍還差點."

那人聞言眉頭一挑,"見識還不少,報個名兒!"

"沒名兒!"

"男子漢大丈夫,就算是捅了天大的簍子,也不能連名兒都不敢報吧?"

"....."

曹覺就怕人激他,那人這麼一說,他反而有點不憤了.

"曹景渝!"

"呦!"那人怪聲一叫,"還是本家!"

曹覺不禁一哆嗦,"你也姓曹?開封曹家的人?"

"那可高攀不起,某家曹滿江,天聖八年武舉甲科."

曹覺暗松了一口氣,不是曹家的人就好,應該不知道曹景渝就是曹覺.

"你什麼職位,將階幾何?"

曹滿江樂了.

看來,這小子還真不是一般人家的,能這麼跟他說話,還知道問將階.

覺得這小子挺有意思,曹滿江也不嫌他問多了,"鄧州廂營指揮使,拜陪戎校尉."

曹覺偷偷一撇嘴,武舉甲科才混個營指揮,還是個從九品上的將階,這位混得也夠慘的了.

要知道,咱們曹少爺一出娘胎可就掛了個正六品上的昭武校尉,這中間隔了二十多個軍階呢.

"小子!"曹滿江對這小子挺滿意."想不想跟我當兵?"

"跟你當兵!?"

曹覺心說,我沒聽錯吧?

我爺爺是曹彬!

我爹是吳王曹玘!

老子要是想在軍中混,也不用跟你個撲街的九品校慰混?

"對,跟我當兵!"曹滿江不知道他心里想什麼,自顧自的繼續道:

"依你這情況,就算身上沒犯案,但卻說不出來曆,一個逃籍的身份是跑不了了,依律要充軍的.與其去邊關遭罪,不如跟著我混!"

曹覺愣了一下...

他倒不怕什麼發配,誰敢發配他!?

他是想到,曹家從後周朝開始就是軍人世家,世代為將.

"要刺字嗎?"曹覺突然問道.

曹滿江略一沉吟,"可以不刺!"

這小子有見識,也有軍人的野性,手上還有功夫,也許是個苗子.刺了字對他沒好處,鄧州軍界曹滿江一個人說了算,讓他以良人從軍,免了面涅之辱不難.

卻不想,曹覺一聽不刺字,撇著嘴道:"那不當了...."

李差頭在邊上聽得直瞪眼,心說,這小子沒病吧.?曹指揮免了他刺字之辱,他還矯情上了.

"小子,那金印刺面,可是要跟著你一輩子的!曹指揮這是有心栽培于你,懂嗎!?還不謝曹頭的大恩!?"

"你懂個屁!"曹覺直接罵道:

"老子就是要刺字!"

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