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6章 曹少爺的悲慘遭遇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曹覺第二天早上醒來,發現昨天那兩個漢子還挺講義氣,不但把他架回了屋里,而且還幫他鋪了床,寬了衣,解了發髻.

要不,這一夜睡的得多難受啊?

只不過,二人可能覺得,給曹少爺干活當然是有傭資的,于是,不但拿了他的包袱,順走了紫金璞頭,解了脖子上那塊玉,甚至連他的那身金絲錦袍都給卷走了......

干!

曹少爺氣得直罵娘,跑下樓一問,店家也是發蒙,那兩個漢子也是昨天才到,店家還以為他倆和曹覺是一起的呢!

不過,幸好.....

幸好,曹少爺昨天把馬交給了店家代管,要不然,馬也得讓那兩個賊厮牽走.

如今,曹覺是身無分文,連套衣服都沒有.怎麼辦?賣馬啊!不賣馬,連門兒都出不了了.

店家也還算'好心’,說幫他問問鎮上有沒有人買馬.不過,讓曹少爺別抱太大希望,這窮鄉僻壤的,不一定有人買得起.

還不錯,鎮上一家富戶正好要買馬,一聽曹覺的馬不錯,出價十貫.

曹覺心說,可能這窮地方馬就不值錢,十貫就十貫吧!

哪成想,那富戶來看馬的時候,也看見了馬的主人曹覺.一見他連件袍子都沒有,穿著內衣就出來見人了,也挺可憐的,慷慨地大手一揮!

把價錢改成了八貫....

曹覺差點沒哭出來,一百貫買的啊.....但是,情勢比人強,明知道被坑了也沒辦法,乖乖地接了八貫銅錢.

然後付了店家一貫錢的住宿,餐食和賣馬的經濟錢,又到鎮上挑了一身'勉強’能穿的衣袍,又花了五貫!

曹覺懷揣著兩貫銅錢繼續上路了,店家說了,此去鄧州步行最多十天,兩貫銅錢,足夠路上用度,這讓曹覺踏實不少.

只不過,

第一天投店,曹少爺改不了大手大腳的毛病,花了一貫.....

第二天,曹少爺充分反醒自己的奢侈浪費,花了500分.....

第三天,曹少爺覺得還得再省一點,花了400文...

曹少爺傻眼了....

這特麼也不夠啊?還有七天呢!

剩100文可怎麼花?

其實,100文也是夠了,只要住7,8文一晚最破的車店,啃一文錢一個的炊餅,怎麼也夠了.

但是,曹少爺哪知道這個,第四天,住店50文,一碗白飯,兩盤葷素小菜,70文又沒了.....

之後的幾天,曹覺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過來的.

田間追過兔子,河里摸過魚,還吃過兩頓霸王餐,讓人追出有二里地去.

眼見鄧州城垣聳立眼前,曹覺不禁放聲大笑!

"哈哈哈,老子終于到了!老子終于到了!誰說老子離開曹家就活不了!?老子不照樣千里獨行,到了鄧州城下?"

官道上的百姓被他弄得,都不禁繞著他走.心說,這乞丐,得了失心瘋不成?

沒錯,曹覺現在已經和乞丐沒什麼分別.

鞋也破了,腳趾頭頂在外面放風,衣服刮得一條一條的,上面不是泥點子,就是草木漿,披頭散發,滿臉油汙.就算是曹佾現在站在這兒,也不一定能認出來這是他親弟弟.

對于大家異樣的眼神,曹覺完全不以為意,邁著方步,猶如戰勝的將軍一般,就進城了.

一進城門,曹覺又傻眼了...

咕嚕嚕亂叫的肚子提醒了他,老子來鄧州之後怎麼辦啊?

之前,覺得到在鄧州就是勝利,可是他好像忘了想,到鄧州之後,他也是身無分文啊,一樣要喝西北風....

算了,不想了!能到鄧州,曹覺已經很滿足了,以後的事情,以後再說.

現在的首要任務就是添飽肚子!

正好邊上有一家賣生煎饅頭的鋪子,曹覺大步就走了過去,今個就吃這家吧!

"店家,來十個生煎!"曹覺高聲唱喝,派頭十足.不過,一身的乞丐裝讓人實在看不出,派頭何來?

賣生煎的是個老婦,斜眼看了一眼曹覺,不冷不熱地道:"兩文一枚,共20錢."

曹覺油臉一紅,"吃過之後,自然少不得你銀錢..."

好吧,曹覺這是要顧計重演,來個吃完就跑.

可是,他現在這個扮相,一看就是乞丐,那老婦撇嘴道:"沒錢一邊去,別耽誤老身的生意!"

我!...

"奶奶的!騙不來,老子還不會搶嗎!?"曹少爺邊想著,邊要抓起幾個生煎就跑.

這時,就見從店中出來一個年青漢子,一身華服,貴氣逼人.朗聲道:"六嬸,給那位兄弟撿上幾個就是,算我帳上."

老婦一回頭,不情願道:"大偉,休要善心大發,這小乞丐,年青力盛,不想著使力氣掙前程,卻拉下臉皮要吃白食,不值得幫襯."

曹覺被說得面紅耳赤,無言以對.卻聞那年青漢子道:"都是這一方水土里養出來的人,有難處,能幫一把就幫一把吧."

又和善地對曹覺一笑,"不夠還有."說完,似是還有事在身,大步離去.

青年這麼一說,老婦也就不好再說什麼了,一邊不情不願地撿著生煎,一邊嘟囔道:"也就你們馬家家善,白養這些閑人!"說著,還瞪了曹覺一眼.

"看著和大郎一般年紀,差距卻是天上地下!"

曹覺可不管什麼大郎是誰,接過生煎,也不管燙不燙就往嘴里塞,邊吃邊擠兌老婦道:"你這老婦,有人付錢還這般啰嗦!"

說完,又對那青年背影嚷道:"謝了啊!"

六嬸卻是不干了,"嘿!你這小潑皮,吃白食還這般理直氣壯!"

...

"誰吃白食!?"還沒等曹覺說話,就聽身後一個炸雷般的暴喝."誰敢來唐記吃白食?活擰歪了不成?"

曹覺聞聲回頭,就見一個銀甲大漢帶著幾個軍卒行了過來,不由一挑眉毛,陰陽怪氣地道:

"哪兒來的瘋狗,老子的事情也要你管?"心說,老子跟別人硬氣不起來,跟你們這幫軍漢卻是一點不慣著.大宋哪個當兵的敢跟曹家的後人這麼說話?

六嬸定睛一看,立馬了精神,"王都頭來的正好,就是這小潑皮,吃了白食還理直氣壯,好不惱人!"

王都頭眉頭一皺,陰森地看著曹覺.

這唐記生煎雖然因馬,張兩家生意太多,無暇顧及這小食店而轉給了六嬸,但廂營的軍士們在這里吃慣了,三五不時的還會照顧其生意,有了麻煩,自然不能不管.

而且這小乞丐還出言不遜.,"來人,給我扔到城外去,若敢再進城找事,見一次打一次!"

幾個軍漢一聽,立馬一擁而上,朝曹覺撲了過去.

曹覺也沒想到,這些軍漢這麼'熱心’....

竟干起捕快的活計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