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5章 曹少爺的幸福生活(求訂閱,求月票)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曹覺很有個性地留書三封,然後一拍屁股...

跑了!

可把唐奕坑死了.

幡然醒悟是好事兒,但你也別特麼昨天說完你,今天就跑了啊?而且,開封這麼大個地方還不夠你折騰的?你非往外跑個屁啊?這不是明擺著讓曹佾把火氣撒到唐奕身上嗎?

要不是潘豐攔著,曹佾一劍劈了唐奕的心都有了.

"唐瘋子,我弟弟要是有個三長兩短,我和你沒完!"

"...."

曹佾能不氣嗎?昨天曹覺能說出那番話,頗有幾分浪子回頭的意味.曹佾自然是高興,昨晚還想著,是不是該趁著這個勢頭給弟弟找上一門好親.男人有了家,心也就定了,說不准那些惡習也就一氣都扔了.

可是哪成想,曹覺確實是浪子回頭了,卻他媽回得有點大勁兒了,直接閃了曹佾的脖子.

曹覺長這麼大,兩手不沾楊春水,連洗面湯都沒自己打過.出了開封,出了曹家的辟護,他能干嘛?他能活嗎?!

"行了,行了!"潘豐從中勸慰.

"你家老二就是一時沖動,出去玩兩天可能就回頭了.再說,你曹家名頭那麼大,到了哪兒,要是遇了難處,只要往府衙,廂營里一進,自報家門,還不得給侍奉地好好的送回來啊!"

曹佾神情一緩,潘國為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,可能性還是很大了.

緩了口氣,曹佾氣順了幾分,問唐奕道:"你到底跟曹覺說什麼了?讓他下這麼大決心,家都不要了往外跑?"

唐奕尷尬一笑,"也沒說啥過份的啊!"

這個時候就不能瞞著了,唐奕把昨天和曹覺說的話一五一十都又重複了一遍.

還沒說完呢,就見曹佾身子一挺,眼前一黑,暈過去了....

曹覺那個倔脾氣,唐奕跟他說什麼離了曹家狗屁不是?那和激他沒分別啊?

估計是回不來了!

...

回過頭來再說曹覺.

曹少爺昨天確實讓唐奕激著了,什麼男兒當自強,這麼雞湯的話,曹少爺聽不進去.但是,說他離了曹家狗屁不是,卻真是給了曹覺致命一擊.

從小到大,曹覺在開封橫著走,沒誰敢觸他的黴頭.可曹少爺心里清楚得很,那些文人貴胄,皇親國戚看他的眼神就不對,打心眼兒里瞧不上他.

只是,正如和唐奕說的,他有什麼辦法呢?命當如此,何來前程?

曹少爺也就破罐子破摔了,假裝自己真的很牛逼!

但是自從遇上了唐子浩,曹覺那點強撐起來的自尊,被徹底打沒了.以前沒人敢說,他離了曹家狗屁不是,也沒人敢說,他'窮的就剩下錢了’.

唐奕就像一個屠夫,狠狠地給了曹覺一刀,然後,還在傷口上撒了一把鹽.

昨天聽了唐奕的話,曹覺確實在反醒,但也沒深刻到要離家出走的地步,但聽曹佾跟他講了唐奕的過往,曹少爺就不淡定了.

他-媽的唐瘋子能十三歲以落魄之家,白身之軀拼出一個大大的前程,我曹景渝憑啥不行!?

于是,曹覺決定出去闖一闖,看一看.他就不信,他還不如那個一樣痞氣十分,一樣跋扈不講理的瘋子!

...

從回山出來,曹覺沒有直接跑路,而是調了個頭,回了趟開封.

其實,他要是直接走,很可能就讓曹佾給抓回去了.他這一走,大伙兒都以為他要出京,自然是往離京的方向撒人去找.誰會想到,這貨會折回京城呢?

曹覺回京不為別的,直接去了鐵塔寺,給寺里捐了一百貫的香火錢,然後得以獨上鐵塔最高處.他要好好看看這個生活了十幾年的開封城,好好記住散落在城中的,每一個對他投來異樣眼神的人.

他更要好好記住唐奕的那句話--

今天你對我愛搭不理,明天我讓你高攀不起!

等爺爺混出明堂,風風光光地回來,我看誰還敢小瞧我?

好吧,曹少爺花一百貫裝了個逼.

出城之時,他又花了一百貫在牛馬市買了匹好馬,身上還剩下二十來貫的兩片金葉子.大手大腳的曹少爺根本沒意識到,這錢花沒了,他就得喝西北風.

曹少爺意氣風發地出城南下,正式開始闖蕩世界!

...

要說曹覺也夠幸運的,狗屁不懂的他,居然一路順暢,從開封一直走到了均州,既沒被曹家的人抓回去,也沒遇上什麼江湖險惡.

這一夜,夜宿均州下轄的一個小鎮,這鎮子不大,只一家驛館,曹覺下了馬,讓店家把馬牽下去喂料,就大搖大擺地進了店,惹得店中的各路客商不禁側目.

曹少爺那高頭大馬,在這偏僻小鎮,簡直就是像後世法拉利下鄉一樣,顯眼的很!

進到店里,要了一間上房,又叫上了一桌酒食.四平八穩地往那一坐,曹覺心中還不免得意,眼瞅著就到鄧州了,也沒他們說的那麼邪乎嘛?

正美著,就兩個粗曠漢子靠了過來.

"公子這馬端是神俊,京里出來的?"

曹覺撇了二人一眼,也沒搭話,高叫一聲,"小二,添兩副碗筷!"

這種江湖中人蹭吃蹭喝,曹少爺這一路見多了,早就見怪不怪,也樂得聽這幫子莽漢吹吹大牛,說一說見聞軼事.

二人聞言,立馬眉開眼笑地坐了下來,"公子一看就不是凡人,這是欲往何處?"

曹覺悶頭喝酒,"鄧州."

其中一人急忙道:"鄧州可是個好地方,別看與均州緊挨著,那可是天上地下的差別."

另一人附和道:"可不,聽說在鄧州當佃戶的,都是頓頓精米細面,大油大葷呢!"

....

這一路上關于鄧州的好,曹覺都聽出花來了,他這趟也是想去鄧州看看,有沒有人家說的那麼好,唐瘋子有沒有大家傳的那麼神.

不過,這二人樂意說,曹覺也樂意聽,全當解悶兒.

兩個粗漢長的粗枝大葉,嘴皮子卻是極溜,見識也不俗,天南海北一頓胡侃,曹少爺邊吃邊聽,美的不行.

三人也是沒一會兒就混成了兄弟,推杯換盞一直歡飲至深夜.

最後,曹覺喝的迷迷蹬蹬,還是二人給架回房的.

曹少爺夢里還在笑,要知道出來之後是這般自在,早就不在京里呆著了.

只不過,第二天早上...

曹少爺就傻眼了...

媽的,那兩個孫子!

不是好人!

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