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3章 男兒當自強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罰就罰!"唐奕怡然不懼,能把這局攪和黃了就算勝利!

"讓你三杯又如何!"

曹覺怒道:"何需你讓!?陪你三杯又怎樣!?"

說著,曹覺還拉上潘越,"大侄子,來!別讓這瘋子小瞧了你我!"

得...

倆個人杠上了.

曹佾和潘豐對視一眼,眼中皆有狡黠之色.

二人皆是得意非常,年青人嘛...幾杯烈酒下肚,還有什麼解不開的仇?

曹佾適時起身道:"我與國為兄還有事要辦,你們繼續玩吧."

雖然潘豐剛開始來了癮頭,曹佾也沒玩痛快.但二人的目的算是達到了,他們這種'老家伙’就不適合再留下來了...

接下來,就讓年青人自己去瘋去鬧吧.

二人一走,范純仁也走了.范仲淹來,很可能就是找他的,雖然還想再玩幾局,但是一想到來年大比,范老二一點不敢滯怠,乖乖回去用功了.

唐奕和曹覺還未分出勝負,自然要繼續玩下去.

只不過,大伙兒喝的可是高度烈酒,不論好人勝利,還是殺手勝利,出局就要罰酒,到最後,誰都沒少喝.

黑子和君欣卓一看,這幾位都已經喝的舌頭打卷了,根本無法繼續玩了,便悄悄地退了出去.

宋楷喝得滿臉通紅,勾著潘越的肩膀,"我靴(說)大侄子啊!"

他是喝懵了,跟著曹覺叫的.

潘越晃晃蕩蕩地應著,"做甚?小舅紙..."

他是相中宋楷的姐姐了.

....

要是有外人看見這一屋子的二世祖這般作派,估計得驚出一身白毛汗.

耍個酒瘋什麼的不稀奇,但是,宋楷這幫文臣子弟和將門的兩大紈绔坐在一起耍酒瘋,那就稀奇了.

多少年了,將門之後和文人子弟別說是喝多,就算坐在一個桌上歡飲的場面也是極少的.更何況,宋楷一口一個'大侄子’,潘越一口一個'小舅子’.

龐玉則是五迷三道地指著曹覺道:"你知道我最煩你們什麼嗎?"

"就是整天擺出一副,老子天下第一,老子誰也不怕的架勢!"

曹覺冷哼一聲,"怎地?老子就喜歡,你看不慣我,還干不掉我的樣子."好吧,這句是前幾天跟唐奕學的.

"屁!"宋楷狠狠地啐了一口,搖晃著道:"牛什麼啊!?就是不愛搭理你,惹毛了老子,分分鍾教你做人!"

宋楷是真喝多了,不然,這些話他是肯定不會當著曹覺的面說的.

"你找死!"曹覺氣的混身直抖,拳頭攥的噼啪作響.

宋楷卻不以為意,眼睛都不睜地繼續放嘴炮,"要不是官家的小舅子,要不是曹家的人,你真當你曹景渝是個人物了啊?"

曹覺一滯.,搶白道:"你不也是靠著你爹的名聲才敢如此囂張!?"

"誰說的!?"宋楷猛一睜眼,"小爺的名聲,那是自己打出來的!當年打殘那潑皮,小爺可是沖在最前頭的."

曹覺臉色一白,"你..你喝多了,老子不和你一般見識!"

"誰說我喝多...."撲通....宋楷話還沒說完,就一下砸在了桌子上.

...

"話糙....理不糙...."

宋楷一倒,就聽那邊唐奕端著個酒杯,小口抿酒嘟囔著.

現在,屋里也就唐奕和曹覺還有一絲清明.

唐奕是喝的少,曹覺是酒量太好.

"少說風涼話!"

曹覺心里煩躁的很,玩了那麼多局,他居然一局都沒贏過,再一想到宋楷之前的話,曹覺恨聲道:"我曹覺雖然不算什麼好東西,但最起碼還算磊落!不像你們,讀的書多,花花腸子也多."

這話帶著酸味兒,唐奕不由啞然失笑,"讀書多,想的多,**詐是有別區的好嗎?"

"反正你別得意,早晚我要把那半闕詩給惜琴姑娘贏回來."

唐奕放下酒杯,覺得有必要和這位好好說道說道.

"我問你個問題?"

"問!"

"就算我現在把詩給你了,你也見過董惜琴了,然後呢?"

"然..."曹覺一陣語塞.是啊..然後呢?他還真沒想過.

"然後.....當然是惜琴姑娘終情于我!"曹覺現想出來一個自認還算合理的想法.

"好!"唐奕不和他計較

"就算她終情于你了,再然後呢?你能娶她嗎?"

"...."

曹覺卡住了.

只是花前月下的玩玩?曹覺剛有這個想法就覺得唐突了惜琴姑娘.

那收之為妾?

不可能!

桃園夫人與尹洙情真意切,也是甯可孤獨一生都不去尹家做妾,可想而知,這是一個多麼倔強的女人.

她教出來的女兒,個個有著老花魁的風骨,以至于桃園居有個不成文的規矩:誓不為豪門妾!

那明媒正娶!?

更是開玩笑...

皇後的弟弟要是敢娶一個青樓女子,還不得讓文臣們噴死!?估計曹佾都得打斷他的腿.

曹覺憋了半天,臉色幾變,最後方道:

"大不了,老子與惜琴姑娘遠走天涯,做一對神仙眷侶!"

噗!...

這小子天真的有點可愛.

唐奕臉色一肅,指著扶倒在桌子上的宋楷道:"宋為庸剛剛的話你聽明白了嗎?"

"明白什麼?"

"他說你離了曹家狗屁都不是."

"還遠走天涯?出了京城,你就得餓死!你能走多遠?董惜琴跟了你,你拿什麼養活她?"

"我...."

"你祖上的一身本事,你學著了嗎?你姐姐的寬仁大度,善良,你學來了嗎?你大哥運籌帷幄的智慧,你學來了嗎?想想這些年除了撒潑,使渾,裝混蛋,你還學會了什麼?"

曹覺被唐奕罵得說不出話來,即使以前唐瘋子說過更難聽的,但今天這幾句一下子打在了他心里.

說不出的難受.

曹覺眼圈泛紅,"我有什麼法子?就算學了一身本事,上哪兒用去?"

"就算像我姐一樣寬仁,那些自認高我們一等的文人們,還不是一樣騎在你頭上拉屎?"

"就算像我哥一樣,一心為曹家謀前程,可是誰信呢?人家會說我曹覺要和大哥爭爵位,爭家產!"

唐奕一歎,曹覺能說出這些話,說明他真的不是沒心沒肺.

"曹老二..."唐奕放緩了聲調,幫他把酒滿上.

"人有的時候不是因為別人怎麼看而活,而是為了給自己一個交代而活著."

"給自己一個交代?"曹覺略顯迷惑地抬起頭.

"對!"唐奕肯定的道:"別人瞧不起你,那是別人的事,但你自己得瞧得起自己吧?"

"..."

"送你一句話吧..."

曹覺一擺手,"少拿你們那些文鄒鄒的說詞來擠兌我."

唐奕一笑,"一點都不文鄒鄒,一句大白話."

"什麼?"

"男,兒,當,自強!"

"今天你對我愛搭不理,明天我要你高攀不起!"

"莫待蕭蕭兩鬃絲....."

哈哈.....

唐奕喝多了,這好像不是一句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