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2章 開玩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范仲淹本來是要去找次子純仁,監督一下課業,卻聽人說范純仁來了唐奕這里,老頭兒沒事兒干,全當溜彎,就溜達過來了.

只不過,一到唐奕門前,范相公就傻眼了.

什麼情況?

這屋里的氛圍....有點亂!

本應一心備考的范純仁,和唐奕這幫混小子玩到了一起這倒沒什麼.范仲淹反覺得,純仁太過刻板,需要和唐奕他們多在一起呆呆,添點'人氣兒’.

但曹,潘兩家的浪蕩子也混進了文臣子弟的圈子,這是鬧哪出?

而且,黑子這個唐奕手底下的人成了指揮眾人的'判官’;君欣卓這個女流之輩竟也能入席而坐.

最最詭異的是,曹佾,潘豐也在.....

這兩位一個快三十了,一個四十多,和一幫半大小子坐在一卓,還擺上了酒!

亂了,亂了!

范相公心說,全亂了!

...

范仲淹名臣大儒,最重禮法,哪見過這陣勢.主仆不分,長幼無序,大伙兒坐在一桌,根本不管什麼規矩不規矩.

但是,范相公不知道,更奇葩的在後面呢.

因為又多了兩個人,所以規則改為兩捕快,三殺手.捕快被全殺的情況下,游戲不結束,平民可以繼續投出殺手.

第一局試玩,好死不死,曹佾和曹覺,潘越抽到了殺手簽.

第一個夜晚,那還用想嗎?

曹覺,潘越肯定要先殺唐奕啊!對此,曹佾並不異議.唐奕是個高手,不管是什麼身份,把他先殺了都是一個好的選擇.

于是,唐奕悲催地又倒在了第一個夜晚.

按照規則,出局之人要罰酒一杯!

曹覺這個高興啊,跟唐子浩幾次交手還沒占過便宜,終于啊.....

"哈哈哈....你輸了!"曹覺實在沒忍住,咽了唐奕一句.

卻不想,潘越拉著他衣角鄭重道:"別高興太早,咱們要把捕快和百姓全殺光,才能算贏."

.....

"哦......!"

"哦....!"

"原來如此!"

宋楷,龐玉把尾音拉的老長,意味深長地看著二人.

原來你們是殺手啊!

曹佾現在直想拿腦袋撞牆,怎麼攤上這麼兩個豬隊友!?

....

兩個殺手自爆身份,這游戲就沒法玩了.,殺手自然是輸了.

曹佾就沒見過這麼蠢的.被抓出來之後,氣得他指著曹覺和潘越罵了半天,就差沒扒開兩人的腦袋,看看里面是不是漿糊.

曹覺委屈啊,心說,咱們不是不會玩嗎?

第二局,曹佾終于脫離苦海.

殺手范純仁,唐奕和他,場上三個玩得最好的.

曹覺和潘豐成了捕快.

這次,曹覺學乖了,小心地藏著,沒敢暴露身份.只不過,宋楷發言之時,大義凜然地說自己是捕快.曹覺在心中暗暗冷笑,敢假冒捕快?一定不是好人,馬上就把你抓出來!

輪到曹覺發言之時,他一口咬定宋楷是殺手,而潘豐根本就沒想贏,他正在熟悉規則和玩法,曹覺說什麼,他就跟什麼,這可把唐奕三個樂壞了.

有平民裝捕快給真捕快擋刀,居然沒用他們說話,曹覺就把自己人賣了,這游戲想輸都難.

于是,宋楷憋曲的被投出局.接下來,唐奕夜里一刀就把潘豐送走.

白天反咬一口,,說宋楷是真捕快,是被曹覺構陷而死的.鼓動之下,眾人信以為真,曹覺死了一個同伴,連幫他說話的人都沒有,百口莫辨,被投出局.

游戲結束.

兩局下來,曹覺還是懵懵達....

潘豐卻從中看出許多不同尋常的東西,難怪曹佾快三十歲的人了,還如此熱衷這游戲.這游戲看似簡單,卻極為不凡,十分考驗人的口才和判斷力,連他都有點上癮了.

第三局,潘豐漸入佳境,一點不比宋楷這些小輩差勁,僅次于唐奕,曹佾,范純仁三人.

而曹覺,潘越這兩個菜鳥都抽到了平民的身份,也沒法賣蠢了,游戲一下子好玩了起來.

一直到了第四輪白天,場中只剩唐奕,唐正平,賤純禮,君欣卓和丁源之時,形勢依然不明朗,眾人居然還不知道誰是殺手,誰是捕快.

唯一可以確定的是,唐正平是平民,范純禮也是平民.

唐奕大義凜然,分析的也是極為縝密,矛頭直指丁源,基本確定是最後一個捕快.

君欣卓沉穩若定,.緊跟唐奕身後,像個良民.

倒是丁源,吱吱嗚嗚總是說的不得要領,讓人生疑.

正當大家准備把丁源投出局之時,卻聞門外傳來沉穩老練的一個聲怒喝:

"一群蠢貨!"

"丁小子是捕快!唐大郎就是個攪屎棍,最後一個殺手是君姑娘!"

眾人回頭一看,范公不知道啥時候站在門外了.

..

范相公在門外站了半天了,從第一局開始就聽著他們玩,這是實在看不下去了,才出聲的.

唐奕心說,老師,你也太著急了吧.?眼瞅著就要讓我攪和輸了啊?

"師父,要不您也進來玩兩把?"

范仲淹一窘,才發現自己一時替好人著急,失態了.

觀棋不語的道理,范公還是懂的.

尷尬地清了清嗓子,"此等兒戲,老夫就不摻合了....."說著,背起雙手邁著方步轉身而去.

這時眾人才回過頭來,都看向君欣卓.

君欣卓知道被范公拆穿沒法玩下去了,只得把自己的簽晾了出來.

果然!

她是殺手!

"唐大郎!"宋楷咬牙切齒地怒道:"原來你是個'暴民’!"

唐奕嘿嘿奸笑...

沒辦法,這局曹覺是平民,要是君欣卓被抓出來,就算曹覺贏了,那他可是要交那半首詩的....

曹覺也是氣得直跳腳.雖然,他就是個打醬油的.,但是差點就贏了啊.....

"唐瘋子!你耍賴!哪有百姓幫著強盜的道理!?"

唐奕一攤手,"規則可沒說百性不能當暴民幫著殺手呀?"說著,他還有意無意地看了一眼君欣卓.

他不但游戲里幫了君欣卓這個假殺手,現實中也救了她這個真強盜呀!

君欣卓臉色一紅,低著頭不說話.

曹覺繼續爆走,"不行!這局不算,你要罰酒!"

"罰就罰!"唐奕怡然不懼,能把這局攪和黃了就算勝利.

"讓你三杯又如何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