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1章 殺人游戲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沒錯.,唐奕他們之前在屋里,就是在玩殺人游戲.

大宋找樂子的地方不少,但是,唐奕他們天天呆在觀瀾書院之中,能用來消磨時間的方法就太少了,也不能成天圍在一塊吹牛,或者守著戰棋,斗獸棋這些弱爆了的游戲吧?

所以,閑來無事之時,唐奕就把前世,他非常愛玩的這個桌游,教給了宋楷等人.

一來二去,宋楷他們也上癮了.而且,這是一個智力,心力游戲,極為鍛煉口才和推理能力,絕對算不上是玩物喪志.

現在,回山很多人都喜歡這個游戲.君欣卓,黑子也時不時的來給唐奕他們湊個人數,就連范純仁那個書呆子也會玩,而且水平極高,僅次于唐奕.

"大家抽簽決定身份,簽中有兩個捕快,兩個殺手,其余之人皆是百姓."唐奕開始給二人講解規則.

曹覺一聽,什麼亂七八遭的,扮演殺手,捕快.?這不就是過家家嗎?

看這群人的表情,一副很有樂趣的樣子,曹覺心說,你們沒病吧?這是多幼稚的一個游戲啊!

潘越也覺得這也太簡單了,一點難度都沒有,不就是殺手殺人嘛?

但是,事關曹老二的大事,潘越就裝不懂了,越簡單,贏的幾率越大.

"那要是唐奕和曹覺分在一邊呢?"潘越問道.

"也算他贏!"唐奕篤定地道.就曹覺那智商,誰跟他一邊能贏才怪.

和二人說完了規則,范純仁也到了.

范老二一進門就極為不爽地道:"叫我做甚?"他現在一心只為來年大比,哪有心思談什麼放松?

唐奕笑道:"張弛有度,歇歇,咱們來殺幾局人."

范純仁一怔,這才發現,屋里算上他,已經有十個人了.

本來想拒絕的...

但是,一見這麼多人,范老二就有點技癢難奈了.

這個游戲是人越多越好玩,以前只有六七人,范老二一直'殺’的不爽,總覺得要是十多個人一起,那才能顯出他的水平.

"只玩三局."范純仁最後還是妥協了.

范純仁一坐下,唐奕也是高興,他現在根本不想和曹覺的什麼賭不賭約.一個初學者,還沒口才,腦子轉的再不快,根本不可能贏.

會玩的,能把黑的說成是白的,坑了你,還得幫他說話.

他現在高興的,也是難得湊了這麼多人,這就是殺人游戲的魅力所在,人越多,越難找出殺手和捕快,贏的時候成就感也越大.

正要開始,又來人了.

曹佾和潘豐.

二人本來是找唐奕說運糧的事,可是一進屋就愣住了.心說,曹覺和潘越這兩個不省心的怎麼又跑這兒來了!?

這兩人和唐奕不對付,曹佾和潘豐是知道的.

但是,正如唐奕所說,這是年青人之間的義氣之爭,算不得什麼大事.而且,不管這兩個憨貨怎麼得罪了唐奕,唐奕從來不告狀.,也從來不放在心上.

所以,曹佾潘豐就算是知道,也只當沒看見.

在他們看來,年青人交朋友有很多種,有的是義氣相投,有的是一同成長,而有的則是打架打出來的..都是男爺們兒,不打不成交的交情,有時候更加牢靠.

只是,裝傻是一回事,碰上了,又是另外一回事.就算做做樣子,也不能當沒事兒人一樣吧?

潘豐一步躥上去就扯住潘越的耳朵.,"你個不省心的東西,又跑到大郎這里來尋事,看我不打斷你的腿!"

潘越一見了老爹,立馬就變了鵪鶉,順著潘豐的手勁兒直轉圈.

"我我我,....我沒有啊!"

曹佾也是板起了臉,對曹覺厲聲冷喝,"滾回去!再來找大郎麻煩,別怪為兄家法伺候!"

曹覺這個恨啊,難得唐瘋子松了口,還出了這麼簡單的一個賭法,在他看來,那首詩的下半闕已經馬上就要到手了.

不想唐奕這時候開口了,"行了行了!別演了."

潘豐一窘,紅著臉松開潘越的耳朵.

"大郎放心,回去我就收拾他,絕不讓他再來大郎之里添亂."

唐奕翻了個白眼,"往日他倆差點沒把我房蓋兒掀開,也不見你們說什麼,今天好不容易不鬧了,坐下來玩幾局游戲,你們又來攪局.!"

曹佾一聽,心中暗喜,這麼說兩方和解了?

正要說幾句和氣的話,卻突然一愣,看了看坐了一圈的眾人問道:"你們在玩殺人?"

"殺人..."潘豐不知道殺人只是個游戲.

卻見曹佾臉色瞬間轉好,自己到邊上搬來墩凳,"來來來....算某一個,這麼多人,定能殺得爽快!"

殊不知,曹佾這個老奸巨滑的也是此間高手.

加上曹佾,已有十一人入局,唐奕干脆把潘豐也拉進來,把規則跟他一講,潘豐也就懂了.

曹覺這時候心算定了下來,現在為了那半闕詩,他可不管曹佾在不在,對唐奕道:"你輸了,乖乖把那半闕詩交出來!不可耍賴!"

曹佾在旁偷笑,原來這是和唐子浩打賭呢,立馬面露溫色地喝道:

"先別說大唐輸了,你輸了怎麼罰?"

曹佾這句話差點沒把曹覺氣得跳腳.心說,你特麼還是我親哥嗎?

"我看這樣兒.."潘豐接道:"輸者罰酒!"說著,就讓人去取來一壇給尹先生泡藥酒的烈酒.

曹少爺能慫嗎?當然不能!京中弟子有幾個喝得過他曹覺的?

而唐奕則是無語搖頭,知道這兩個老家伙又在玩套路了.

明眼人一看,就知道他們打的什麼主意.

年青人嘛,坐在一個桌子上,幾碗烈酒下肚,還有什麼矛盾是化不開的?

不過,這也沒什麼,全當調劑氣氛了.

潘豐,潘越,曹覺三人都沒玩過,唐奕也不欺負他們,提議試玩一局.大家自無不可,畢竟這個游戲要棋逢對手才顯有趣.

讓黑子來做判官,十一人的殺人游戲就這麼鬧哄哄地開始了.

一屋子十幾個人,好不熱鬧,卻是誰也沒發現,門外不知何時站了個老頭兒.

此時,老人家看到屋里十幾個人圍著一張大桌子鼓噪的情形,都懵了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