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0章 又為半闕詩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唐奕一陣哀嚎,對門外那兩塊'狗皮膏藥’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.

誰呢?

除了曹覺,潘越,還能有誰.

這兩位紈绔跋扈得還真有點可愛,唐奕都有點不忍心下狠手了.

曹家,潘家為避水瘓搬到了回山,這兩位二世祖自然也就跟來了.

按說,回山可是唐奕的老巢,還住著兩家的長輩,又有范仲淹,杜衍這樣的大名仕,趙德剛這位老王爺,這兩頭就算是再愣,也是不敢造次的.所謂強龍不壓地頭蛇的道理,他們還是懂的.

好吧,好像就算在開封他們的'地頭’,二人也沒占著什麼便宜.

但,事情顯然沒按照常理來走,變數就來自桃園居.不對,現在改名字了,叫桃花庵.

桃花庵董惜琴這個'禍水’也住到了回山,這下可把曹覺高興壞了,他可是惦記惜琴姑娘兩年了.曹少爺心里暗爽,這回都住到一塊兒了,總能見得著了吧?

只是,他們一個住在觀瀾最下面,一個住在觀瀾最里面,中間隔著一個書院呢.

曹少爺滿心歡喜地去找董惜琴,不想又碰了一頭包.這回,董靖瑤那柴火妞終于把小脾氣使對了地方.

以前在開封桃園居無依無靠,她拿曹覺一點辦法都沒有.現在可不一樣了,隔壁不是前宰相,就是郡王爺,柴火妞哪能放過這種絕佳的機會?一頓小爆發,直接把曹覺罵得北都找不著了.

要說曹覺絕對是色中惡鬼,不然將來也不會為了一個女人,干出殺人奪妻這種事.

灰溜溜的被頂了回來之後,曹覺本著一根筋的優良品德,開始每天在董惜琴的院子外面蹲守.曹少爺拼了,反正大伙都住在一個書院里,我就不信你不出來?

弄得董行首好多天都不能出門.

其實,董惜琴這個行首真的是當得不容易,要是文人名仕,講的是風流不下流,她可以婉拒.

但是,像曹覺這種出身名門,卻一點名門覺悟都沒有的半大小子,講的是下流不風流,真就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.

後來,還是董靖瑤再一次挺身而出,不過,這回柴火妞沒使脾氣,而是給曹覺出了個餿主意.

靖瑤姑娘說得很明白,"有你這麼追求我姐姐的嗎?像頭蠻牛一樣橫沖直撞,只會讓姐姐更討厭你!"

曹覺被她說得面紅耳赤,不這麼追,怎麼追?這還是本少爺上了心,已經很斯文了呢!從小到大,什麼時候不是本少爺要什麼,底下人就給什麼,哪個敢說不?

董靖瑤說你笨啊?當然要投其所好,討得歡心才行嗎!

曹覺心說,這還不簡單,要錢,還是珍珠,美玉,只要惜琴姑娘開口,什麼是我曹家買不來的?

不過,董靖瑤卻說,這些都不是姐姐想要的.現在惜琴姐姐最想要什麼?當然是唐子浩把那首桃花詩補全.

你要是能把那首詩弄來,說不定,姐姐一高興就見你了呢.

于是...

傻乎乎的曹覺被一個十二歲的小娃娃給忽悠了.要把詩補全,當然要找唐子浩,曹覺為了泡妞也是拼了.

于是,開始跟唐奕鉚上了.

此時,曹覺和潘越在門外叫陣,唐奕在屋里就差沒跳窗戶跑路了,這曹老二太磨人了.

賤純禮等人,則是一臉的幸災樂禍.

"你惹得麻煩,你自己去解決吧."

"沒義氣!"唐奕暗罵一聲,極不情願地朝門外走.

一出門,就見這兩個憨貨站在門前,君欣卓和黑子也聽到了二人的叫喊,已從各自的房里出來了,站得遠遠地看著.唐奕可不是這兩人的對手,要是真動粗,可是要叫虧的.

潘越瞄了一眼黑子和那女煞神,偷偷捅了一下曹覺.意思是,你別沖動,兩個都在呢,討不到好處.

曹覺自然也知道,況且,今天也沒打算用強.

....

"說吧.,什麼條件才能把那半闕詩交出來?"

唐奕也不啰嗦,"你就別浪費唇舌了,肯定不告訴你!"

"一萬!一萬貫!賣不賣?"

唐奕一愣,"哦靠!這憨貨又開始用錢砸了?"

而且是......用錢砸我?

"兩萬!"見唐奕不說話,曹覺開始加碼.

唐奕簡直就無語了.

"曹老二,你是不是窮的就剩下錢了?"

噗..潘越沒忍住,笑出了聲.

"窮的就剩下錢了?"

與唐瘋子幾番接觸,潘少爺發現,這貨嘴里全是怪話,簡直就是花樣兒百出.

曹覺臉色一紅,用錢買詩詞這種事兒,傳出去確實有點太丟人.

但是,他沒辦法了呀,這幾天他來了無數次,軟的硬的都試了,這唐瘋子就是油鹽不進,死活不肯交出那半闕詩.

"這樣吧..."唐奕覺得還是做個了斷的好,這麼糾纏下去,也不是長久之計.

"打架呢,因為我打不過你,所以你肯定是被黑子揍."

"..."

"講理呢,你肯定說不過我,所以也沒戲."

"..."

"那咱們就來關撲一局吧,你輸了,從此以後別拿這破事兒來煩我;我輸了,立馬把詩給你補齊了,讓你去泡妞."

潘越眼睛一亮,機會啊!使勁兒捅了一下曹覺.

曹覺當然知道這是機會,一聲冷笑,"一言為定!"

"一言為定!"

"說吧,賭什麼?武的,算老子欺負你,文的,你也別欺負我,吟詩比對,不是某的長項."

唐奕一撇嘴,心說,還吟詩比對?你丫能把字兒認全就不錯了.

下意識地回頭看了一眼屋里,唐奕扯起一抹詭異的笑容,咱們來玩個游戲....

說著,轉頭對黑子喊道:"去把二哥叫來,就說找他來放松放松."

黑子應了一聲就去找范純仁,唐奕則把曹潘二人讓進了屋里,並把君欣卓也叫了進來.

曹覺一看宋楷,龐玉等人都在,不由心里有點發虛.

"什麼游戲?戰棋,還是斗獸棋?"

宋楷心中暗笑,這兩位又要被坑了,剛剛唐奕在外面和曹覺的對話,大家可都聽見了.

"誰還玩那種東西?"宋楷覺得,這時候還是要站好立場..和唐奕一起坑一坑這兩位的比較好."都是給小孩兒玩的."

"這游戲不難."丁源開始補刀.

"說一遍,玩一遍,就算是傻子也學會了."

唐正平則是長出一口氣,"終于有比我蠢的了!"

"你說什麼?"曹覺有種不好的預感,臉都綠了.這可關系到他的泡妞大計,不容有失啊.

唐奕怕他反悔,急忙解釋道:"這個游戲叫--殺人游戲."

殺..殺人...

這名字怎麼聽著這麼滲人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