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9章 黃金搭檔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富弼還朝,讓唐奕不禁感慨.

因為這場大水,文彥博和富弼二人竟提前數年組成了仁宗朝的'黃金搭檔’,也不失為一件好事.朝中有這兩人坐陣,絕對是大宋的福氣,百姓的福氣.

如今,觀瀾商合的運力全部投入救災,由濟水,泗水順流而上,直抵京東,河北諸州.

第一批槽糧已經運抵受災最重的大名府,德州,刑州,河間等地,基本穩住了民心.後續只要動轉及時,加上朝廷的各種措施,相信度過此劫並不是沒有可能.

即使這樣兒,河北各州依然有災民數十萬無處安身,一個不甚,就可能釀成大禍.

這時候,趙禎一面是老辦法,招各州饑民充入禁軍,以緩解災民壓力;一面將官運糧船轉運的任務交到觀瀾商合手上.

對此,朝中無人反對,畢竟往年救災路耗比觀瀾要多出一到兩成.而且,觀瀾廣集民資用于救災,也為朝廷緩解了很多壓力.

這就是唐奕一直不讓曹佾向趙禎提官糧之事的用意,讓這幫朝官自己把官糧之事交到他手里,絕對比張嘴去要省事兒的多.

你不要,他會自己給你送過來;你去要,反而不一定要得來,還惹一身臊.

而遠在鄧州的魏介也又牛逼了一回....

一聽河北遭災,這老貨眼睛都開始冒綠光,加急上奏,要求為災區各州分流三萬災民.

這可把文彥博嚇壞了.他可不知道,鄧州現在的情況,只知道鄧州治民一共不過五十萬,魏介敢一下要三萬流民,這麼高的比例是要出亂子的!

他瘋了不成?

他哪知道,魏介現在是瘋了,不過是想要人想瘋了.

現在鄧州的人口比例嚴重失衡,傭工難求,無人種田的情況已經初現端倪,要是沒人來,那才真會出亂子呢!

這兩年,鄧州新開山地,果林五萬余畝,分流了差不多一萬戶的佃農上山植果.

與此同時,鄧州城民的數量也激增了差不多三四萬人.

這些人是哪兒來的?除了一部分的外地客商,多數都是富戶家中的佃農轉投而來.

因為現在鄧州糧運,果運,酒運極為昌盛,城中勞動力短缺,大批的農戶發現,種地遠沒有在城里出力氣掙的多,所以都跑到城里來了.

一下子少了五六萬的佃農,鄧州農事一下子就吃不消了.

現在,鄧州怪象頻生,種地的反而沒有使力氣在碼頭,路驛搬運的收入高.種地成了不賺錢的營生,佃戶也越來越少.雖然,魏介這兩年在周邊各州使勁網羅流民,但依然補不上這個缺口.

如此下去,再過兩年,鄧州的良田將面臨無人耕種的局面.

魏介一下要三萬災民,文彥博不敢專斷,報到了趙禎那里.趙禎一看,自然應允,並把魏介一年前的那封奏報給文相公看,文相公這才恍然大悟,原來中原腹地還藏著這麼一個寶地!

文相公難得露出笑容,這可能算是黃河潰堤之後少有的幾個好消息了.

而趙禎則不由想起魏介這個人,心說,他在鄧州干的不錯,是不是應該提拔一下了...

于是,在准往鄧州遷民三萬的旨意發出的同時,魏介的'前程’也一並發過去了.

"魏介治理一方,政通人和,升任禮部員外郎,待河北流民安置妥當之後,入京任職."

大宋一向如此,官員在地方干的不錯就升遷,如果皇帝要是也覺得你不錯,那就調入京城.在京里混兩年,下入地方再呆兩年,再次回京,那基本不是入職政事堂,也得是個六部職首的好位子.

魏介這是走了好運了.

可是,哪成想,趙禎想升他的官,魏介跟本不領情,死活不接任.

他是個明白人,知道自己幾斤幾兩,就算趙禎把他召回京,也沒有多大的發展了.在京里呆兩年再放到外面,還不知道是什麼犄角旮旯呢.這麼算下來,還不如一心在鄧州靠住了,能呆幾年,就呆幾年.

鄧州呆著多舒服啊!百姓富足,又無災無難.生活也好,京城有的這里差不多都有.

魏介的態度讓趙禎還挺郁悶,我這麼看好你,你咋還不領情呢?但是沒辦法,大宋皇帝就是這麼憋屈,文臣說抗旨就抗旨,你還一點脾氣都不能有.

至于唐奕,現在能做的事情都已經做了,觀瀾商合的糧船去的時候運糧,回程則幫著鄧州運災民,幾乎是馬不停蹄地日夜忙碌著.

再往後,就真的沒他什麼事情了.

進了七月,開封大水漸退,但是城里各處淤積難除,汴河大街上的河泥足有一尺多厚,都能沒膝蓋了.

曹潘兩家因地勢低的緣故,也是不能幸免,一半的房舍都要重新修繕.一時半會兒,曹,潘兩家都要在回山呆著.

唐奕除了每天范仲淹安排的少量課業,再就是范純仁每天都要拿各種各樣的天下之事來煩他,其余的時間,要麼坐著發呆,要麼和宋楷等人在一起厮混.

今日,上午聽了杜師父的課,下午范純仁自己一個人悶在房里作文,唐奕樂得清閑,和宋楷等人窩在房里玩'游戲’.

此時,丁源正賊溜溜地盯著眾人,"我覺得,這局唐大郎行跡可疑,頗有幾分凶像,建議此輪先把他請出局."

唐奕氣得直瞪眼,"奶奶的!把把先弄我,欺負我脾氣好是吧!?"

龐玉嘿嘿笑道:"誰讓你太會玩了,威脅太大!"

"那特麼也不能不分青紅皂白,把把拿我開刀吧?"

賤純禮道:"你得跟正平學學,多老實,把把玩到最後."

"唉...太聰明的人活不長啊..."宋楷最後補刀.

唐奕沮喪地一踢桌子,"不玩了,沒法玩!真是教會徒弟,餓死師父!"

幾人哈哈大笑,唐子浩吃癟,可是不常見到的....

正在笑鬧之時,就聞屋外一聲大叫,"唐瘋子,給我出來!"

唐奕聞聲一陣哀嚎...

求助似地對幾人道:"誰出去勸勸這二位.,別來了,算我服了,還不行嗎?"
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