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8章 換相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七月初,陳執中,宋庠因治災不利,自請受罰.

趙禎准了陳執中外放的請求,以資政殿大學士之職途知應天府.而宋庠卻被趙禎留了下來,官降兩級,由同中書門下同平章事,降為給事中歸班.

原給事中吳育,遷任西府副樞密使.

吳育這個冤啊,特麼神仙打架,百姓遭殃.你們上頭人員變動,關老子什麼事兒,為什麼把我給發配到西府去了?

不光吳育看不懂,就連一眾朝臣也都看不懂.大宋皇帝換宰相上癮,這個大家不奇怪,但是,平章事和昭文館大學士同時下崗這事兒,可是太少見了.

而且,空出來的這兩個位置誰來坐?

誰來坐?

趙禎也頭疼這個事兒,放眼朝中竟無一人可用.

夏竦外放,年後傳來消息,身體每況愈下,怕是叫回來也不行了;賈昌朝去歲出京,還不足一年,現在招回來又不太合適;丁度四月剛被罷黜;明鎬也是老邁不堪;龐籍善治軍.卻不善民生...

文彥博倒是有這個能力,但是,趙禎隱隱覺得,不太合適.

倒是陳執中臨行前,給了趙禎一個他做夢也想不到的人選.

....

這一日,陳執中最後一次以內相的身份來向趙禎辭行,其間趙禎問陳執中,"昭譽以為,何人能執宰東府?"

陳執中聞言一歎,現在朝中看似人才濟濟,但放眼看去,竟沒有一人能在此危難之時擔此重責.

"臣..."

"臣有諫,不知是否合適?"

"誰?"趙禎急問.

"范希文!"

"....."

趙禎以為自己聽錯了.....范希文?

陳執中保舉范仲淹?這太不真實了!

趙禎當然不是沒想過讓范仲淹複相,但是也只是想想,可能性不大,朝中一定有人極力反對,而且范仲淹這個時候回朝,非常不利于朝局穩定.

趙禎一直覺得,他要是把讓范仲淹複相的想法說出來,第一個反對的人,應該就是陳執中.但是,現在陳執中卻舉薦范仲淹,趙禎能不意外嗎?

陳執中也是沒辦法,放眼大宋文臣,在他看來,有能力在這個特殊時期力挽狂瀾的,無外乎三人:范仲淹,杜衍,再加上一個後起之秀文彥博.

但是,這三人中,杜衍七十一歲高齡,在觀瀾書院開講授業已是極限,讓他擔起這麼重的擔子,杜衍吃不消.

而文彥博能力超群不假,但這位小相公還沒到獨撐東府的時候,大宋的宰相太過激進並不是什麼好事.

所以,算來算去,也只能范仲淹這種沉穩,又不失果斷的治世之臣可用了.

陳執中算是臨走辦了一件好事,這個時候什麼政見之爭都得放到一邊,朝廷的首務是賑災治河,讓這次大災的損失降到最低,不至于傷筋動骨.

但是,這話不能趙禎來提啊!于是,陳執中好人做到底,臨走之前,上了一本推舉范仲淹為相.

這下,朝臣們就更看不懂了,陳執中要干什麼?這話他也敢提?

他不但敢,而且還成了,政事堂的幾位相公竟無一人反比!

除了陳執中;宋庠上本附議;文彥博歡天喜地等著'老師的老師’上位;龐籍本來就和范仲淹一伙兒的,當然樂見其成.

吳育和宋庠是知交好友,向來跟著宋庠走;明鎬現在一心想回家養老,根本不關心誰打座東府.就連言官之中一向反對范仲淹回朝的王拱辰也啞火了.

大伙這才恍然大悟,不知不覺間,'慶曆黨人’已經強悍如斯!

再反觀當年反對慶曆新政的舊臣,朝中還有幾人?

夏竦老矣,章得象在家里等死,賈昌朝外放,陳執中,宋庠反,而吳育,王拱辰都成了啞巴!

...

趙禎一看沒人反對自然十分滿意,其實大伙也都知道,這時候,也就范仲淹回朝,才能夠力挽狂瀾.

于是,趙禎立刻下旨,明鎬升昭文館大學士,范仲淹出任同中書門下同章事,兼任樞密使.

一看就明白,明鎬身體不行了,出任內相就是個擺設,范希文現在獨攬東西兩府大權.

真正的登峰造極!

...

當范仲淹拿到宮中旨意的時候,呆愣了良久亦不能平靜.

同中書門下同章事兼任樞密使!!

這個榮譽太大了,即使是范仲淹,此時也動心了.

范仲淹名聲雖大,但他為官三十載,卻沒做過首相,更沒有過執宰東西兩府的殊榮.

五年前,他官拜參知政事,那是他人生的最高峰,想不到今日會有此殊榮!

為臣者,何人不想登峰造極?強如范仲淹,亦不能免俗.

但是....

沉吟許久,范仲淹還是忍住了那股再顯身手的沖動,平心靜氣地坐下來,給趙禎寫了一封長信....

....

范仲淹決絕複相,這是所有人都沒想到的..也只有趙禎看過范仲淹的長信之後,方才明白,這位一心為國的大賢之人的苦心.

范仲淹考慮了很多...

第一,朝中現在除了'治’,更需要'穩’.這一點與趙禎不謀而合,這也是他為什麼放走了陳執中,卻留下宋庠的原因.而范仲淹此時複相,難免會有人恐慌,對治河平患十分不利;

第二,文彥博的能力是有的,只要找個與之互補,又穩重之臣就行了;

第三,范仲淹現在覺得,把好觀瀾書院這一關,比回朝做首相更重要.

而且,范仲淹在信中也舉薦了一個人...

富弼!

富弼雖然也只有四十五歲,算是個'小相公’.但與文彥博不同的是,富弼生性穩重,與文彥博正好互補.且為人中正平和,是真正的歉歉君子,正好適合維持朝中穩定.

....

趙禎看過信後,知道范希文不可能再回到朝堂之上了,心中惆悵之余,只得再下一旨,召富弼回京!

近來的種種行事,已經把一眾朝臣都搞迷糊了,沒有一件事是看得懂的!

范仲淹竟然拒絕複相....

而趙禎召回來的人,更是個只比文寬夫年長兩歲的'小青年’富彥國.

靠!這是要鬧哪樣啊?

東府首相,副相,一個四十有五,一個四十有三....

大宋哪出現過這麼年青的領導班子?

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