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6章 不出所料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唐奕一直覺得自己是個好人,一個有度量的人,一個尊老愛幼的善良的人...

所以,對于這個柴火妞兒,最多算是有點窩火,談不上原諒不原諒,要是真和一個十二三歲的娃娃叫真兒,那才真叫白活了呢?

只不過...

他太高佑自己了

"其實靖瑤平時還是很乖的,真的!不信,你可以去問干娘和惜琴姐姐."董靖瑤擺出一副乖巧的樣子,撲閃著大眼睛生怕唐奕不信.

唐奕看得直膩歪,心說,你一個小娃娃玩什麼秋波暗渡啊?

"你你,有事兒說事兒..."

董靖瑤聞言急忙上前一步,"剛剛惜琴姐姐回去又訓斥靖瑤了,說靖瑤不懂事,惹惱了公子.,說公子還說靖瑤跟著姐姐和干娘什麼都沒學到,卻養成一身惡習."

唐奕真的有點不習慣這小丫頭這樣.

"我就那麼隨口一說,別當真."

"雖然公子告了靖瑤的狀,但靖瑤一點都不怪公子的."

"......"

"公子要是還生靖瑤的氣,就罵靖瑤幾句,要不,打我幾下出出氣也行."

"你你.....你好好說話就行了."唐奕覺得有必要提醒一下她.

"沒必要靠這麼近吧?"這丫頭越說越往前,都快貼上了,唐奕對幼童可是一點興趣都沒有.

董靖瑤卻好像沒聽見一般,"公子真的能原諒靖瑤嗎?"

"能能能!"

"那公子原諒了靖瑤,能不能..."

"能不能把那首詩的後面幾句告訴靖瑤,靖瑤真的好想知道,公子的佳作全詩是何等高絕呢!"

.....

"不能!"

唐奕就知道這丫頭沒安什麼好心,裝得這麼像樣,原來是為了套那首詩.

"為什麼?"董靖瑤一副極為委屈的樣子.

"不為什麼,不能,就是不能!"唐奕一口回絕,一副沒商量的樣子.

幸好是個沒長開的黃毛丫頭,要是個二八年華的妙齡少女,說不准唐奕就把什麼都漏出去了.

董靖瑤聞言,瞬間臉色一滯,冷冷地道:

"你,說,不,說!"

"不說..."

砰!

...

嗷!!!!

一聲殺豬般的慘叫從唐奕房里傳出來...

黑子在自己屋里都聽得真真切切,急忙跑出來,就見董靖瑤氣鼓鼓地從唐奕房里出來,嘴上還嘟嘟囔囔地怒道:"浪費本姑娘的表情,唐瘋子,你給我等著!"

黑子不明所以,呆愣地目送小丫頭離開,然後急忙跑進唐奕屋里一看,只見唐奕正抱著小腿脛骨在地上打滾.

嘴里也嘟嘟囔囔地怒道:"我就知道,這熊孩子就沒安什麼好心!"

黑子哭笑不得地把唐奕從地方拉起來,扶到墩凳上,正要看看唐奕傷沒傷著,卻見董靖瑤去而複返...

唐奕一激靈,"你要干嘛?!"

董靖瑤大步來到唐奕身前,"不許告狀!"說著,還惡狠狠地一比劃小拳頭,然後轉身離去,只留給唐奕一個大大的背影.

"我就日了!"唐奕恨恨地罵著.

.....

等腿上的痛感消失,唐奕恨不得馬上就去找這瘋丫頭算帳,但是好像老天也幫她..

范仲淹派人來報,說是宮里來人了,而來的這位還不是一般人物,是內侍大監李秉臣!

李大官見到唐奕,也不廢話,直入主題.

"陛下遣咱家來就是想問問大郎,一但河瘓肆虐,可否把觀瀾布于各州的運力,暫歸朝廷調配."

趙禎還是不糊塗的,他雖然沒有准文彥博掘堤之請,但卻做出了最壞的打算.令李秉臣來,也是想借觀瀾的運力為救災做好准備.

唐奕暗道:"歸了朝廷調配,我還玩個屁?"

不過,嘴上卻一口應下,並保證立刻傳訊各地,令船只原地待命.

李秉臣沒想到唐奕答應得這麼痛快,畢竟一但觀瀾的船只被朝廷調用,對唐奕的生意必定影響極大.

他哪知道,唐奕從三月開始就一船一船地往京中屯貨,如今,華聯倉儲的倉庫已經被塞滿了,三個月內確保基本供應根本不是問題.

而且,觀瀾商合在各地聚攏了大批糧食,就等唐奕的命令一到,就立馬裝船發往登州,海州.

送走了李秉臣,唐奕面色凝重,能不能一炮打響,就看這次黃河水患觀瀾能起到多大的作用了.

...

從五月二十三開始一直到六月初,十多天的時間,各地水情奏報如雪片一般不斷飛遞京師.不難看出,西北各州水情有所緩解,渭水,洛水,汾水河防之事日漸減輕.

但是,無論是文彥博,還是趙禎,亦或是回山的唐奕,誰也高興不起來,因為開封的大水至今沒有退去之象.

不但開封大水遲遲不退,就連黃河也是不退反漲,流量逐日激增,已經超過了景佑年的那次巨災.

不過,好再朝廷早有預警,各段河防要地都有專人嚴盯死守,幾十萬民夫廂勇幾乎就睡在河堤上.所以,雖然比往年水大,但至今還未出現險情.

正當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氣之時,六月初九...

唐奕一早起來,和宋楷,龐玉等人跟著黑子和君欣卓晨練完畢,正在食舍用早飯,就聽外面憨牛急匆匆地跑進來,興奮大叫:

"大郎!退了!退了!"

唐奕手里的饅頭正送到嘴邊,"什麼退了?水退了?"

憨牛用力點頭,"退了!水退了!只一個時辰就退了近兩尺!"

啪嗒!

唐奕全身一顫,饅頭一下掉在了地上,整上人僵在了那里.

"大郎這是怎了?"憨牛不明所以.大水退去,這是好事啊!但看唐奕的表情,似乎不太像高興的樣子.

唐奕頹然地把手耷拉下來.

"完了....."

"到底還是潰堤了....."

用力甩了甩頭,強讓自己鎮定下來.

"去把國舅和潘國為叫出來,咱們即刻進京!"

唐奕蹭的躥出去,就往食舍外面跑,卻迎頭撞上了曹佾.

根本就不用叫,那二人早就得了信兒,主動跑來找唐奕了.

曹佾劈頭就問:"大郎,汴河頃刻而退,說明有地方開口子了,怎麼辦?"

"還能怎麼辦?"唐奕一邊往外走,一邊急道:"進城,等奏報,先確定是哪里潰堤再說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