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5章 應對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唉...

唐奕悠然一歎,他向來是吃軟不吃硬的性子.

董惜琴幫那柴火妞這麼一通辯白,他還就真的不好再說什麼了.

正要說幾句勸慰之言,不想門外一串腳步聲起,轉眼間曹佾和潘豐推門而入.

"京里來信兒了!"曹佾根本沒顧得上唐奕這兒有沒有人,直接鎖眉開口.

唐奕瞬間清空腦袋里所有的無用之事,騰然起身,"怎麼樣?官家什麼意思?"

董惜瑟何等聰慧,一聽二人提到'京里’,'官家’,知道這些東西不是自己應該聽的,連忙起身.

"公子既然還有要事,小女子就先行告退了,改日再來求詩."

曹佾一怔,這才注意到董惜琴,有些尷尬地道:"原來惜琴姑娘也在啊...."

董惜琴暗暗好笑,這位國舅爺,給她的印象從來都是沉穩之人,今天怎會如此失態?當下更不敢再多留,輕輕施禮,飄然而去.

唐奕可不管什麼董惜琴,他現在最關心的是宮里是什麼意思.

潘豐這時顯然也不平靜,董惜琴還沒出門,他就急道:"文相公派人傳話過來,說是...."

"是什麼?"

"說是,沒能說動陛下."

唐奕碰的一聲砸在椅子上,"看來,終還是不行啊!"

二人見他的樣子,更是心里直發涼.

曹佾開口道:"你別這麼嚇人行不行,陛下已經親下禦令,命各州嚴守河防,興許咱們想多了,大河或許可安然度過此劫,也是說不定的."

唐奕頹然搖頭,看來,老師說得沒錯,朝廷不敢冒這個險.

唉....

算了,可能這就是大宋的命數吧!

"但願守得住......"

潘豐問道:"那咱們怎麼辦?"

唐奕沉吟良久,"傳令各州,裝船!"

潘國為莫名一震,眼中神彩乍現,"終于到咱們一顯身手的時候了!"

他現在有種莫名的興奮,因為此次若是觀瀾商合可以一炮而響,那麼拿下開封糧運,甚至是全宋官糧轉運的生意,就很可能變為現實.

潘豐真的是萬分慶幸,拿身家性命賭這一把,入股了觀瀾商合.等他真正進到這里面來,才知道這是多麼駭人的一股力量.唐子浩描繪出來的藍圖讓他這個以為是大宋最頂尖商人的人,都為之汗顏.

曹佾卻不似潘豐那般興奮,因為他進來的比潘豐早,對于唐奕這盤大棋的了解程度比潘豐也要深.

"然後呢?裝了船原地待命,還是運進京?"

唐奕搖頭,"一百船進京,剩下的全部集結到登州,海州兩地."

曹佾眉頭一皺.,心中暗道:"唐大郎就這麼肯定?"

不過,現在不是他生疑的時候,既然已經決定和唐奕一起賭上這一把,那就已經沒有回頭路了.

二人當下急行而走,去分派傳訊之事了.

二人剛走,唐奕只覺一陣憋悶.,這次文彥博上書掘堤北流,多多少少有些唐奕的影子在其中.

自從今春大雨不斷開始,唐奕就密切地注意著朝廷邸報之中關于各地水情的報告.汴河水位剛剛開始上漲,他就找到范仲淹和杜師父詳細地分析了今年各地水情,並引導二人得出黃河大患的結論.

又借著文彥博來拜訪恩師孫複的機會,由范仲淹向文彥博提出了預警,並制訂出了開石州河堤的方案.

只不過,唐奕機關算盡,最後還是過不了趙禎這一關.

那這事為什麼不由唐奕或者范仲淹直接向趙禎提出來呢?還要費這麼大的周張?

范仲淹在趙禎心中的份量,確實比文寬夫重得多,由他來說,說不准能有一絲成的可能.之所以沒這麼做,是因為趙禎送給唐奕的那兩個字:

"藏匿!"

這兩個字不光說的是唐奕,也包括觀瀾書院.

這一年多,不光唐奕出盡風頭,就連觀瀾也是聲名大燥.一個云集了兩位退休宰相,諸多大儒的書院,過多的因一些不是文教之事出風頭,可不是什麼好事.

為免遭人詬病,趙禎隱晦地讓觀瀾悶頭發展.畢竟趙禎知道,這個書院將來可是有大用的.

正在煩惱之時,忽覺敞開的門外黑影一遮,唐奕茫然抬頭,不由一怔,只見門外俏生生地站著一個瓷娃娃,正是董靖瑤.

柴火妞兒正掐著小腰,鼓著子腮幫子冷冷地看著他.

"你來做什麼?"

董靖瑤也不說話,邁過門檻直接進來了.

唐奕就奇了怪了,自他來到大宋之後,掰著手指頭算,一共也沒結下幾個冤家...

第一個是錢文豪,讓他打成了豬頭;

第二個是周四海,現在已經給他打工了;

第三,第四個是曹覺和潘越.這兩位就算還沒打服,但他也從來沒吃過虧.

唯獨這個小丫頭片子...

說她可恨吧,確實太招人煩了,但是董惜琴的一番話,讓唐奕又有點恨不起來,挺可憐的....

..

不管心里怎麼糾結,面上卻一點好臉色都沒有,像模像樣地把二郎腳一翹.

"讓你進來了嗎?"

不想,董靖瑤來到唐奕身前,深深一拂,低眉順眼的輕聲道:"公子大人大量,小女子知錯了!"

嘎....唐奕又有點沒鬧明白.

"喂....這里沒別人,不用裝了."

和桃園夫人來回山那天,這柴火妞也裝得挺像的,但是沒道理裝啊?這里就他和她兩人,沒必要裝吧?

"公子說的哪里話,小女子是來誠心認錯的.!"

"你等等,等等....."唐奕覺得自己得縷一縷.

"小女子真的..."

"你你.....你先把'小女子’這個稱呼換了."唐奕聽得雞皮疙瘩都起來了,還沒長開呢,就什麼小女子...

"民女....."

"再換一個!"

"奴奴....."

"再換!"

董靖瑤抬眼看了唐奕一眼,暗暗運氣.

"那公子說應該叫什麼,就叫什麼吧!"

"我想想啊......"唐奕沉吟道:"就叫'稚女’吧!"

"稚....."哪有自己管自己叫"稚女"的.

"那稚女靖瑤,請公子原諒那日魯莽...多有得罪!"

"行了,你都是個小孩兒了,我能和你一般見識嗎?"唐奕心里這個痛快啊!

董靖瑤一喜,"那公子是原諒靖瑤了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