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4章 可恨還是可憐(求訂閱,月票,推薦)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近期,開封發大水,把那半闕詩的事情壓下去了.要知道,這事鬧得可一點不小,在文人當中,幾乎比華聯與樊樓的那段舊事影響還大.

為什麼呢?因為唐奕給京中文人雅士出了一道大大的難題...

那三句詩,太難了.

這事,還要謝謝桃園夫人.

一直以來,唐奕給人唐瘋子的印象尤勝過其是范公門生的名聲.

那日,桃園夫人回來之後,看過唐奕的三句詩,以她的文學素養自然看出這詩的不俗,但也是苦思下句而不得.不過,桃園夫人靈機一動,覺得這是個機會,一個扭轉唐子浩在開封名聲的機會.

再怎麼說,唐奕也算是尹洙的半個弟子,老花魁當然希望情郎的弟子別這麼聲名狼藉.

于是,桃園夫人把桃園埠和桃園居的名字給改了.

一曰:桃花塢,

另曰:桃花庵.

正應了唐奕詩中之名,對外宣稱也頗為喜歡唐子浩詩中對桃園居的稱謂.

而且,桃園夫人還把唐奕這三句詩刻在桃花庵門前,另立下了彩頭,引開封仕子文人前來添詩.用意很明顯,添的出,必是聲名大噪,要是添不出....說明你們都不如那個'唐瘋子’.

不得不說,桃園夫人這一手可謂是用心良苦,一下子,唐奕和那三句詩就成了輿論焦點,所有人都在談論那首三句詩後面會是什麼句子.

只不過...

唐寅的詩是那麼容易添出來的嗎?

大宋不缺風流人物不假,但是,卻沒有一個能達到唐伯虎那種'世人笑我太瘋癲,我笑世人看不穿’的心境!

不論那些人在唐奕那三句後面添什麼,都有些不合意境,倒是有個太學仕子叫劉幾劉之道的,添上一句:

"桃花塢里桃花庵,桃花庵下桃花仙,桃花仙人種桃樹,歲過三秋染明前."

添得還算工整,也略合意境.但是,總是感覺少了點什麼,也讓前三句描繪出來的脫俗之感落了下乘.

越是想不出,就越讓人心癢癢.不光是京中文士,就連桃園居內的人也是被這三句詩弄得不上不下的.桃園夫人雖然幫了唐奕,那塊牌子立在外頭,時間越長,對唐奕好處越多.但,這不代表她不好奇呀?

今天,董惜琴來,就是為了那三句詩的後面幾句.

"還望公子不吝賜教,到底那三句之後是怎樣的佳句."

董惜琴也是愛詩,愛詞之人,當然十分迫切地想知道後面幾句是什麼,要不也不會冒然來求見唐奕.

唐奕聞言,一陣苦笑,"只是隨手寫了三句而已,後面是什麼句子,有那麼重要嗎?"

"那公子還真是才學過人呢.!隨手寫了三句,就難住了開封所有的文生仕子."

顯然,董惜琴是不信的,那三句可不是'隨手’就能寫出來的.

"實不相瞞..."唐奕覺得還是說'實話’吧.

"那確是一整首的長詩不假,但是,也是依著小生當時的心境,隨心而作的幾句牢騷罷了,就算是全寫出來,也不會有人信的."

"所以...還是讓它只有三句吧....有時候,殘缺也是一種美!"

殘缺也是一種美....

董惜琴神情一暗,"看來,公子...還是心有余怒的."

唐奕被她弄得一愣,"余怒?什麼余怒?"

董惜琴不接他的話頭兒,自顧自的道:"其實,那日桃園之內的事情,干娘回來之後就知道了,還重重地罰了靖瑤,公子大人大量,不必與她一般見識的."

唐奕心說,怎麼又扯到那個柴火妞兒身上了?不過,一聽那小丫頭被桃園夫人罰了,不由心中暗爽.

"小生不得不說一句...."既然董惜琴提到了,唐奕也沒必要裝什麼大度.

"公子但說無妨..."

"初到京城之時,就聞桃園夫人大名,一代花王守貞如玉,著實讓小生佩服得緊.且夫人禦下有方,培養出幾代花魁,更是人間佳話.起初,小生還不太信,但是見了惜琴姑娘,當真是水一樣的人兒,小生要是再長幾歲,說不准也要成了姑娘的簇擁呢!"

董惜琴臉色微紅,面露羞色.誰不喜歡被人誇獎呢?

"只不過...."唐奕話風一轉.

"只不過,小生想不明白,夫人與姑娘這樣的溫婉之姿,為何那董靖瑤沒學到半分?"

說著,不禁想起那天的憋曲,苦笑搖頭,"倒像是個慣壞的千金小姐."

董惜琴緩緩起身....

"靖瑤妹子確實輕慢了公子,惜琴代妹子給公子賠禮了!"

說完,董惜深深一拂,態度誠懇至極.

唐奕扶也不是,不扶也不是.

"姑娘這是做甚?小生沒有責備的意思,只是好奇,觀其在桃園的地位也不算低,當是夫人為以後花評所培養的名伶,為何這般刁蠻?"

董惜琴起身道:"公子莫怪,靖瑤確實被我們給寵壞了."

唐奕攤手道:"難道桃園的花魁都是寵出來的?"

"靖瑤.....是個苦命的孩子,干娘只是把她養大,卻從未想過要她榜上有名,為桃居增色.."

呃....唐奕心說,老媬子養閨女不為了做生意?干嘛?開善堂啊?

董惜琴解釋道:"公子應該聽得出來,靖瑤天生嗓音脆亮,聲似金鈴."

"這怎麼了?不正常嗎?"

"放在普通女子身上沒什麼不妥,但是像我們這些吃唱藝這碗飯的,卻是不行了."

"時下的詞風清冷,曲牌溫婉,所以好的歌妓,大多聲似溫玉,柔中藏絲."

唐奕恍然一想,還真是這麼回事兒.大宋的那些歌妓舞女,個個柔聲細語,唱出的詞也是慢中有情.這麼說來,那恬燥丫頭原來是先天不足啊!

董惜琴繼續道:"從靖瑤開聲說話之時,干娘就知道她吃不了這碗飯,所以從未強求她學什麼,時間久了,自然養成一些惡習.."

"對她,桃居上下也是多有驕縱,畢竟...等她成人之後,可能就再沒有幼年這般痛快了....."

唐奕不解問道:"為什麼?"

董惜琴淒然一笑,"像我們這些風塵女子,若無歌藝傍身,又非清白之身,空有一身皮囊,將來又能有什麼出路呢..."

"....."

唐奕說不出話了,董惜琴說的話他懂....

像董靖瑤這種,唱詞不行,空有一身皮囊的風塵中人,成人之後,就只剩下兩個選擇:

要麼被哪個大戶人家看中,進門做妾,可是大宅門里的'紅塵妾’有幾個能得善終呢?

而且,這還得算你命好,才有做妾的機會.

運氣不好,就只能像樊樓,瓦子里的那些粉頭兒一樣,掙些陪酒,賣肉的辛苦錢了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