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9章 回山之危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文相公那可是將來的四朝宰執啊!上下五千年,有幾個能一直牛逼了四朝的?現在卻要給一個小娃娃行師禮,他能樂意?

況且,這位小師叔還不讓人省心,名聲一直不太好.

對此,唐奕也只能暗爽,不好真的和文相公較真.他可是知道,這位的心眼有點小,說不定什麼時候就給自己穿個小鞋.

對于孫複的到來,唐奕還沒有過多的興奮,畢竟這種純粹的大儒,少了些風流,少了些趣事,相比于范仲淹,歐陽修這種傳奇大牛人,失色不少.

可下面來的這位,卻真的驚著唐奕了.

論起傳奇程度,這位絲毫不弱于老師和醉翁,論起風流,還尤在二人之上.....

好吧,就沒有比他再風流的了.

老師一直說,有一位專精詩詞的能人要來回山,唐奕千想萬想,除了一個歐陽修,好像也沒誰比回山現在這幾位更牛的了吧.?還有一個胡璦,但也是精于時文,詩賦的水平一般般.

他壓根就沒往這位的身上想,因為在他看來,偶像眠花宿柳,把軟飯吃出了境界,那是要在花團錦簇之中仙去,方能詮釋他無敵的一生的人物!

教書育人這種事情,他怎麼會來干呢?

沒錯,要來的這位大神,就是柳永.,柳三變.

三變並非柳永的表字,而是他的本名.

仁宗初年,只因一首《鶴沖天》惹惱了趙禎,禦批之時寫下了,"且去淺吟低唱,何需浮名?且去添詞吧."就把柳三變的名字從中第舉子之中劃去了.

于是,就有了'奉旨填詞柳三變’的傳說.一生填詞,倚紅偎翠,傳為一世風流.

真實的曆史卻遠比後世傳說的種種要殘酷得多.

柳永一世風流不假,大宋男人的偶像,女人的夢想,也不是吹出來的.

但其中除了'衣帶漸寬終不悔,為依消得人憔悴’的唯美淒婉,更多的是一種無奈,一種晚景愈涼的悲歎.

柳永十九歲赴考,因留戀蘇州美景,輟途于蘇;二十四歲再次進京,本以為"定然魁甲登高第",卻不想,連初考都沒過;後來,好不容易中了舉,還因一首浪詞,讓趙禎給遺落了.

一生屢試不中,幾次異名而考,皆是枉然,最後只得寄情山水,以添詞為生,與青樓香樓為伴.

直到年過半百,才因趙禎臨朝大開恩科,放寬對屢試不中舉子的錄取標准,方得以中第.

別以為柳永中了進士就一飛沖天了,從景佑元年賜同進士及第,授睦州團練推官之職開始到現在,柳永在外面飄了整整十四年,愣是沒得著回京任職的機會.

柳大神風流是風流,六十多歲了依然是美妓相伴,豔娘侍奉,但辦起事來還是一點不含糊的,在地方上頗有建樹,政紀斐然.但沒辦法,他就是不招趙禎的待見,死活不讓他進京.

去歲,一聽范公辭了官,帶著尹洙,杜衍開起了書院,柳大神一琢磨,咱也別熬了,辭了吧.....都六十多歲了,趕緊找個好地方發揮余熱算了!

于是,柳大神給范大神來了封信,要來書院養老.范仲淹自然樂意,別的不說,柳永在詩賦上的造詣,現在他若認第二,就沒人敢認第一,就連歐陽修那個文壇盟主,也不行!

柳永的到來,比孫複來時還要轟動,甚至可以說,是盛況空前....

柳七公進京了,對于京中的青樓粉黛那絕對是一件天大的事情.

不願君王召,

願得柳七叫;

不願千黃金,

願得柳七心;

不願神仙見,

願識柳七面.

大宋軟飯王的名號可不是吹出來的,當年,桃園夫人那一榜花評,京中名妓皆唱柳詞的盛況,即使是今天,依然被百姓樂道.

來年開春就是朝廷科舉盛事,與之相伴的又是一期的花評榜,有點名氣的姑娘都夢想著能得柳七公一首香詞,必能在榜上增色不少.

從四月中,柳永到回山開始,回山碼頭,一下子就香豔起來.每天都有花船畫舫留連于此,各路嬌娘鶯鶯燕燕一股腦地盯上了回山,不是來求詞,就是來請見.倒貼的,更是一波接著一波.

唐奕這個看熱鬧的,都覺得有點過了.偶像就算再厲害,也沒這麼大魅力吧?都六十大幾的人了,你忙得過來嗎?

但是,柳七公帶來的瘋狂並沒有持續太久,一入五月,京里的小姐們就算想來,也來不了了.....

因為,汴河起水了!

剛進五月,京師之地就是連天大雨,這雨一連下了十天,朝廷邸報上也言,鳳祥路,永興路,河東西路三地,皆是連日雨巨.不難看出,今年又是一個大澇之年.

五月中,陰郁半月的天空終于轉好,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氣,若再下個不停,是要出大亂子的.而唯有唐奕依舊陰沉難明,他知道,真正的災難還在後頭.

這幾天,他每天都都到河岸上轉悠,時刻盯著水位變化.

"照這麼漲下去,不出三日,恐有漫堤之危!"曹佾站在唐奕身邊,這幾天,他也天天盯在回山.

唐奕搖了搖頭,"不是恐怕,是一定!"

他指著南北兩屏的狹窄河谷水道,"回山唯一的弊病就是,南北兩屏的水道太窄,致使回山的水流比汴河正常水流急上一些,平時還沒什麼,一旦發水,必是大禍."

"那怎麼辦?能挺得過開封嗎?"

"挺不了,提前動吧!"

曹佾當下重重點頭,轉身上了船,回京了.

當天晚上,曹府,潘府,還有范宅的仆從老幼,皆收拾細軟,連夜行船到了回山.

而回山此時也是熱鬧非常,燈球火把一路從碼頭排到望河坡.回山村的佃農都在收拾用度,由黑子,憨牛等安排著向山上撤.

王里正站在唐奕身邊,布滿褶皺的滄桑面龐苦色難除.

"唐少爺,咱們回山人不缺力氣,讓老漢帶著爺們兒們上堤吧,興許攔得住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