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8章 師侄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尹文若是尹洙長子.

之前,尹洙牽扯慶曆之爭,漂泊不定,兩個兒子尹文若,尹文欽一直安置于相州祖地兄長家中.如今,尹洙大難不死,且定于回山,就想把兩個兒子接到了京城,現在二子已在路上,不日即到京師.

那范老二要考試,關唐奕什麼事?

呵呵,還真有關系,因為唐奕現在算是范老二的老師之一!

范純仁絕對是個書呆子,這是唐奕早就給他下了定論的事情,說白了,就是勤勉有余,靈性不足.

說起儒學諸經的來,范老二絕對的紮實,說是倒背如流也不為過.而且,范純仁早幾年曾隨孫複學經,深得泰山先生真傳.

但要論起自由發揮的詩賦,策論來,范純仁總覺得少了那麼一點靈性.

如今的進士考試,詩賦為重,策論次之,而經義最輕,這是當下大宋科舉的現狀.

范純仁最為擅長的經義所占的比重最輕,那能不能考上,考個什麼名次,就得看詩賦,策論的水平了.

詩賦的培養有范仲淹,尹洙兩位大儒相佐,不說是大宋最好的老師,但也差不多了.

而且,范仲淹還找了一位專精詩詞歌賦的能人,只是還未到回山.相信等他一到,范純仁在這方面的能力會有一個長足的進步.

至于策論的養成,范老二也有兩位師父--杜衍和唐奕.

杜衍就不用說了,這老頭的政治眼光比范仲淹還要獨到,對策論行文的把握,大宋朝現在還在世的人中,沒人比他更精于此道.

且杜老頭有個特點,其人中正謙和,這種性格亦反應在他的時文之中,與范純仁刻板,少謀的性格正好相合.

至于唐奕,完全是尹先生推出來的.

在鄧州的時候,尹洙就發現,唐奕雖不懂行文,亦文筆潛白,但其觀點新奇,眼光高遠,往往一偏范純仁的作文,唐奕看一眼就能找出其中不足,且點評一針見血.

于是,在訓練范老二的策論方面,唐奕的任務也是十分特別,別家書院絕對沒有!

就是.....

聊天.....尹洙的辦法就是讓范純仁和唐奕多聊天,汲取其獨到的眼光和一些看法為己用.

如此算下來,唐奕的日子其實還真不輕松,又要管好自己的學業,又要開課民學,還有管好范老二.....

不過比起去年來,已經是輕松太多了.

日子也在這種看似忙碌,卻還算愜意的生活中緩緩而過.

當然,唐奕除了這些'正事’,又干了一件不算正事的正事.

鍛煉身體!

早就說讓君欣卓幫他打熬一下筋骨,像去歲那般的忙碌差點沒把唐奕搞垮.十六歲的年紀,七尺身量的半大小子,瘦得只剩一把骨頭.跟個病撈鬼似的.

唐奕是真怕了,以大宋的醫療水平,一個不好,他就得來個英年早逝.

所以,現在閑下來了,唐奕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鍛煉身體.不求提槍上馬,最起碼也得結結實實的,別一點小病就要了命吧?

起初是君欣卓陪著他,每天一早從望河坡跑到回山碼頭,再從碼頭一路奔回.一來一回七里有余,回來之後,二人再到小樹林里練一些基本的強身招式.

後來,唐奕覺得憑啥我自己天天累得跟狗似的,賤純禮,宋楷他們卻能睡到吃早飯?于是,唐奕連蒙再騙,帶嚇唬,把那幾個懶貨全都拉上一起受累.

再後來,習慣了這種每天晨練一番的生活,大伙也都自覺了,唐奕又把目光放到了范仲淹,尹洙的身上.

古人的養生之道....

恩....不動就是養生.

這是不對的,生命再于運動嘛!這幫'老干部’更應該多多鍛煉.

這一點得到了孫郎中的認可,藥王孫思邈的養生法中就提到朝陽初升,采天地之精的秘法.

于是,整個觀瀾書院,上到范仲淹,趙德剛,尹洙,杜衍,下到燒火做飯的火夫,太陽一擦天邊兒就都起來活動,整個觀瀾一派生機盎然,就連不滿兩歲的小幺兒,都被甄姨帶出呼吸一下新鮮空氣.

...

四月初.

泰山先生孫複進京,一並而來的,還有泰山書院學子四十三人.

自慶曆五年,石介西去後,泰山書院失去了徂徠先生的辟護,日漸凋零.後幸得孫複罷官之後念往昔與泰山書院舊緣,重歸授業,書院才能得以再現昔日榮耀.

此次,孫複得恩師范仲淹之請前來觀瀾,干脆就把書院願隨他而來的仕子一並帶來,算是除了宋楷那幫官二代之外的第一批學生了.

據孫複說,這其中還真有幾個算是好苗子,將來很可能成為經國之才.

....

泰山先生在文壇的地位,僅次于一代文壇領袖歐陽修和其師范仲淹,文名尤在胡璦之上.

他一來,回山就熱鬧了起來,各地舉子皆慕名而來,一些朝中後輩也來拜會.

其中最大牌的.,當屬參知政事文彥博了.

唐奕之前一直在奇怪,這位文相公好像一直在躲著他.趙禎在回山住了半個月,文相公每次來覲見,若遇上唐奕,必是目光閃躲,從不與之照面.

現在,唐奕算是知道為什麼了.

原來,算起來,文相公....

是唐奕的師侄!

哈!

唐奕是范仲淹的弟子,泰山先生未成名之時,曾在應天多次受范仲淹的接濟,感念其恩,一定要以師禮事之.

所以,孫複見了唐奕,從不以年齡論輩,堅稱其為師弟.

這可把唐奕美壞了,泰山先生啊,宋初三先生之一啊!而且泰山先生還有個弟子很出息,已經當上了副宰相,當然就是文彥博.

按說,文相公真不用從師長那里論輩份,要是真較真那可是亂得很.

當年,石介以師理拜孫複,而石介年輕的時候,也尊范仲淹為師.那你說,這怎麼算吧?石介和孫複說是師兄弟也行,說是師徒也行.

孫複這老頭可是倔得很,說白了,就是有點認死理兒.別人他管不了,自己和自己的弟子還是能說了算的,文彥博可是孫複正二八經教出來的.

所以,孫複早就給文相公來了信,禮不廢,范仲淹是你師公,那唐奕那個狂得沒邊兒的小娃娃...

呵呵,叫師叔沒商量!

--------

Ps:文彥博管唐奕叫師叔這段兒,我自己都覺得有點扯,但正好後面的劇情有些地方要用到這里,所以就這麼著吧,大伙兒就看個樂兒,細節黨就別糾結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