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7章 又見半闕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狗咬你一口,你還咬回去?

一句話說得一眾文生差點吐血,就沒見過說話這麼賤的.

"你你你,你用詞怎會如此粗鄙?"

唐奕撇嘴道:"行啦,裝他媽什麼孫子,我就罵你了,你咬我啊?"

論起打嘴炮,他們一群人捆在一塊也不是唐奕的對手.

不再理會那些文生,唐奕走到桌案前.

"多大個事兒,不就是半闕詩嗎?本公子滿足你便是."

說著,唐奕拿起筆,點墨揮毫,幾句詩文轉眼即成.

把筆一扔,唐奕環視眾人道:"老子今天心情好,再多送你們一句!"

"黑子,走了!"

"得勒!"

正好使女把給尹先生的點心也拿了出來,黑子提上點心,跟在唐奕身後就走.

"對了..."唐奕停步回身對眾人道,"我說,你們獻殷勤也挑挑人啊!"

說完,唐奕極盡審視地上下把董靖瑤掃了個遍.

董靖瑤一哆嗦,還從沒被人這麼看過.

"就她這要胸沒胸,要屁股沒尼股的柴火妞,還不如身後那燒火大媽來的實在.,什麼他媽品味!"

一眾文生忍不住轉過頭去,用唐奕剛剛看董靖瑤的眼神又上下掃了一遍.

好像....是有點平....

董靖瑤被大伙看得直冒冷汗,"唐子浩!唐瘋子!!!"氣急的柴火妞兒歇斯底里地大吼,"本姑娘和你勢不兩立!"

只不過,唐奕根本不搭理她,掉頭就走.

等唐奕走了,一眾文生才想起靠過來看唐瘋子到底寫了什麼.

只看一眼,就有人暗罵,這賊厮!!

還真就多送了一句...

狂生半闕郎,鄧州酒天王.

坊間傳聞,這唐子浩作詩,從來都只做半闕,剩下半闕,你怎麼求,人家也不作.所以,一些看不慣其作派的,都諷刺唐奕只會半闕.

而現在,唐奕寫在紙上的,不能算半闕.,.但也不能算整首.

因為...

因為真如他所說,"心情好.....多送了一句."

紙上是三句....

桃花塢里桃花庵,

桃花庵下桃花仙.

桃花仙人種桃樹

...

沒了!!!

奶奶的,這比半闕還讓人心癢難耐.

"這最後一句會是什麼?"有人開始猜了.

"也許是長詩,後面不只一句."有人猜對了一些.

"這算什麼詩嗎?什麼都沒有."有人不服.

"也不對,又好像什麼都有了."有人服了.

"點睛之筆應該皆在最後一句!"有明白人.

"唐瘋子你給我回來,有種你別跑哇!"董靖瑤大吼著追出人群.

不過,哪里還找得到唐奕的影子.

柴火妞兒氣得真跺腳,這人怎麼這麼討厭!

唐奕能不跑嗎?要是被人抓回去,逼問後面的詩句,他該怎麼答?

答不上來啊,因為後面的根本就不應景兒了.

......

回到回山,至于桃園居外掀起了怎樣的波瀾,就不是唐奕關心的了,范仲淹第一天開講就翹課...

范公很生氣,後果很嚴重.

唐奕足足把《左氏春秋》抄了一遍才算過關!

近二十萬字的儒學巨著啊!要不是尹先生求了情,范師父寬限他半月抄完,唐奕非累死不可.

曹佾第二天來到了回山,顯然,潘豐要入股之事官家已經有了計較.但這貨一見面先不提正事,反而一臉便秘地劈頭就問:

"那最後一句是什麼!?"

唐奕讓他問得莫名其妙,一邊提筆抄書,一邊道:"什麼最後一句?"

"你在桃園居留下那三句詩的最後一句!"

呃....曹佾這就知道了?

他哪知道,那三句詩只一夜就傳遍了開封,肚子里有點墨水的,都在琢磨這最後一句是什麼.

"快說,快說,某昨晚想了一夜,發現最後一句放什麼句子都少些意境,快些給為兄解惑!"

唐奕尷尬一笑,故作神秘道:"不可言...."

說了就露餡了.

"....."

"說了就沒意思了,大家猜著玩才有趣嘛!"

"你!"曹佾直瞪眼."你不會是也沒想好最後一句吧?"

"嘿嘿."唐奕干笑兩聲,"你就當我沒起好就行了."

在曹佾狐疑的目光中,唐奕急忙扯開話題,"說正事,官家是什麼意思?"

"官家自然是同意的,而且官家說,有什麼困難盡管開口!"

唐奕點點頭,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.

"你說,咱們是不是把官糧的事情趁現在和官家通個氣?"

"不行!"唐奕斷然回絕."時機未到,還要等上幾個月."

"還等...."曹佾扁著嘴.

現在他看汴河上的糧船,好像每一艘都是觀瀾商合的一般.

"那官家還讓我給你稍來兩字..."

嗯?唐奕一怔,"什麼字?"

"官家說...'藏匿’!"

"我靠!好端端的,官家說這兩個字做甚?"

呃....曹佾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,把事情的經過一說.

曹佾跟官家說唐奕說了兩個字"聚勢",于是,官家就回了兩個字--藏匿.

"你這不是坑我嗎!?"唐奕都快哭了,讓皇帝對一個草民說出這兩個字絕對不是什麼好事啊!

.....

更要命的還在後面呢,這事讓范仲淹知道了,老頭兒浸淫官場一輩子,太了解其中的深意了.

回想唐奕隨他入京這一年多,官家這意思是說他鋒芒太露,讓他低調做人啊!

于是,范仲淹當下下了嚴令,不許唐奕出回山一步.

唐奕被徹底禁足了.

對此,唐奕出奇的沒有抗爭,皇帝說要你藏匿,那可不是鬧著玩的.回想這一年多的,確實有些太過出風頭,而且因為性格使然,這些所謂的'風頭’還都是些有礙名聲的壞事.

也應該隱藏一段時間,讓京中不好的言論逐漸歸于平靜.

況且,他呆在回山也不是無事可做,一來,要跟著幾位師父學習課業;二來,終于能沉下心來做一些以前設想過,但卻一直沒時間去做的實驗了.

別忘了,唐奕後世所學的可是化學.

三來,則是隨著書院的建成,觀瀾民學也要開始運作.

而第四點,也是最重要的一點,范純仁,尹文若決定要參加明年的春闈.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