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6章 傳說中的唐瘋子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這群不學無術的文生儒士,確實肚子里沒幾兩墨水,作出來的詩詞,不是情就是愛,要麼就是嘰嘰歪歪一通無病呻吟,除了花哨沒有一點干貨,唐奕在旁邊看得直反酸水兒.

不過,通過他們的言談,唐奕也徹底鬧明白了,小姑娘嘴里的"正事兒"到底是什麼事兒了.

原來,過了年,桃園居起了一棟新草廬,桃園夫人想給新屋求一首好詞,或是絕詩題于新廬之內.

本來這都不算事兒,尹先生那麼大的學問隨便寫點什麼,就能為新屋增色.但是,明年就是大比之年,尹洙笑稱要借此事試試開封學子的斤兩,于是就有了這鬧哄哄的場面.

其實,尹先生有點想當然了,時逢大比之年,有點水平的,都鉚著勁兒要在明年春闈之中一顯身手,哪有心思到這種地方來尋香竊玉.能來這里顯擺的,都是一些沒心沒肺,拿肚子里的那點墨水騙名聲的樣子貨.

正聽著,忽聞一聲大叫,"小生偶得一絕句,定能拔得頭籌!"

"去年今日此門中,人面桃花相映紅.人面不知何處去,桃花依舊笑春風."

我噗!!!

唐奕不是笑噴了,他是被這貨徹底嗆著了,忍不住咳嗽起來.

"咳咳.....咳咳,真是極品啊!"

那文生聽見唐奕怪聲怪氣地猛然咳嗽,不爽地轉頭道:"怎地?此佳句應景,且立意脫俗,兄台為何要笑?"

唐奕一邊貓著腰咳嗽,一邊朝那文生擺手,"沒事沒事,好詩好詩,只不過...."

"只不過什麼?"

"只不過,要是讓崔護他老人家聽見公子'大作’,估計要從墳塋里跳出來了!"

那文生一怔,四下張望,"崔護?干崔護何事?"

他邊上的文生們都替他尷尬,目光閃躲.

有其相識之人,更是暗扯其衣角,小聲道:

"那是人家崔殷功的《題都城南莊》,你要抄...也挑個生辟一點的抄嘛."

"呃....崔護寫過了?"那文生一滯,隨即窘道:"剛剛猛然心生四句,還以為是妙手偶得呢....原來..."

"原來讓崔護搶了先."

唐奕忍不住揶揄,"你怎麼沒偶得一個'桃花流水窅然去,別有天地非人間’?"

文生臉色臊紅,這回他知道,這是詩仙李白的句子.

讓唐奕拆穿,文生臉上自是有些掛不住,強辨道:"小生也是一時不查,方錯用了古人名句."

他那同伴也幫腔道:"公子既然這般博古通今,何不也奉上大作,讓我等開開眼界!?只會諷笑他人,可不是我輩君子所為."

我呸!跟你們為伍,那才是自降身價呢!

唐奕皮笑肉不笑地道:"不行啊,我古詩背得少,可'作’不出您們這樣的佳句!"

"你!"

這是暗諷他們抄襲古人,文生被氣個半死,一句話都說不出來.不想那靖瑤小姑娘卻出聲道:"滿口汙言穢語,他能有什麼'大作’."

"不是,你過分了啊!"唐奕怒道."小爺幫你解了圍,你不謝也就罷了,還一而再再而三的惡語相向,我不就瞎說了句實話,把你沒胸沒屁股的事實點了出來嗎?

噗!!

這回輪到一眾文生噴了,這位太極品了,沒胸...沒屁股...

所有人都下意識地看向董靖瑤.

好像,真的是實話.

"你!你!!"董靖瑤又羞又氣,指著唐奕你了半天竟沒說出一個字來.

"你什麼你!?"唐奕撇著嘴道."老虎不發威,真當我唐子浩是哈嘍K剔啊!"

剛剛用錯了句子的文生聞言猛的瞪起眼睛:"你你你,你就是唐子浩?唐....瘋子?"

靠!

唐奕心中暗道,一不小心把老底兒亮出來了.

現在開封城中,你提范仲淹的門生沒幾個人知道是誰,但你要說唐子浩,唐瘋子,十個有九個能把唐奕干過的那點破事兒,一一道出.

論起名聲來,他比曹老二和潘老四更臭,現在出門兒,他都不敢自報家門.

董靖瑤張大了嘴吧,一臉驚訝,"你就是唐瘋子?怪不得這般粗魯!"

"...."

黑子在一旁實在看不下去了,回身對那小丫頭道:"靖瑤姑娘,不可對我家少爺這般輕慢."

"少爺?"靖瑤小姑娘一愣.

"呀!"隨即尖叫一聲,"原來你們是一起的啊?"

黑子滿腦袋的黑線,她竟然才知道大郎和自己是一起的,這是個人都看出來了吧?

"當然是啊,還是大郎讓咱打跑曹覺,潘越那幫人的呢."

小姑娘捂著嘴驚道:"我還以為他是和曹覺爭風吃醋的浪蕩公子呢!"

唐奕心中暗爽,心說,這回你知道誤會本公子了吧?我可是你們桃園夫人的尹師魯的知交好友范仲淹的弟子.

正要回身去揶揄幾句,找回點面子,卻聽那小姑娘又說了一句,唐奕差點沒吐血..

"那也不是什麼好人,黑子哥怎麼選了這麼一個壞人做主家?"

董靖瑤可是記得,干娘和惜琴姐姐常說,君子以言立身,這人說話那般粗魯,肯定也是壞人.更何況,他是唐瘋子啊,罵樊樓掌櫃,罵潘美後人,行事張揚,性格狂傲,一點不比曹覺他們好到哪去.

這回連黑子都無話可說了,這小丫頭根本就是不講理嘛.

董靖瑤撇了一眼面如豬肝的唐奕.,又是一揚小下巴,她認定的壞人,一定好不了!

....

這時那文生一聲輕笑,"我道是誰,原來是'唐半郎’,那更要領教唐公子今日又要用哪'半闕’來應時應景了!"

他刻意把"半闕"二字咬得極重,就是諷刺唐奕從來只作半闕詩.

還沒等唐奕說話,只見猛然躥過一個黑影,正是黑子,照著那文生的後腦就是一巴掌.

"奶奶的,怎麼和我家公子說話呢?信不信老子把你也扔河里去!"

董靖瑤一個小女孩不懂事,黑子不能計較,別人可就不行了,誰敢說唐奕一個"不"字,黑子就敢跟他拼命.

那文生吃痛的一縮脖子,嘴上卻道:"原來唐大公子不光嘴皮子溜,連手下惡奴也是這般霸道,還不讓人說話了?"

黑子眼睛一立,他還就不信了,這世上就沒有打不服的嘴.

"停!"

唐奕叫住黑子,走過去嗔怪道:"你也是,怎麼動不動就出上手呢?"

"自己不行,還怪氣怪調,欠揍!"

唐奕橫了黑子一眼,"狗咬你一口,你還咬回去?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