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5章 武人之哀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感謝"卡卡阿殘,燕非魚22,ylliu,wistaria68,小豬1381,生菜w"的打賞,謝謝!

求訂閱,求打賞,求月票,各種求哇!!

--------

沒錯,唐奕更多的是同情.

這兩位,一個是曹佾的弟弟,一個是潘豐最小的兒子.身為家族末子,既不能承襲祖宗爵位,又因身份尷尬不能一展抱負.

"尚是少年時,即窺墳中骨"的感覺,絕對是一件讓人沮喪的事情.

而大宋從根兒上就瞧不起武人,更讓他們連起碼的尊重都成了奢望.

大宋給了他們富貴,卻把武人的榮耀一並拿走了.

回山陪駕的將門家小不是他們賤;楊業為了王侁的一句擠兌,甯死保忠,不是他傻;韓琦能說出"東華門外唱名的才是好男兒"不是孤證;文彥博這個執宰四朝的千年牛人,眼里卻容不下一個武人掌權西府,更不是偶然.

這些將門之後,別說是人生目標,就連最起碼的尊嚴都被文人踩沒了,除了混吃等死當個廢人,根本沒有別的出路.

而且,自甘墮落的,也絕不止曹覺,潘越兩個,整個大宋朝的軍人都在漸漸絕望,漸漸沉淪!

.....

唐奕之所以同情他們,是因為這種人生無望的感覺,他體會過.

初到大宋之時,唐奕守著一間包子鋪過活,他給自己做了一首打油詩:

家藏市井凡民中,

財如清溪自來投.

醒時美妾評茶笑,

夢入山水天地游.

乍看之下,好像意境閑淡,輕松愜意,但是,只有唐奕自己知道這其中的絕望和孤獨.

一個十四歲的少年人,身體里卻藏著一個不屬于這個時代的靈魂,太多太多的感觸無從宣泄,太多太多的觀念與這個時代相悖.

做為一個穿越者,財富實在是一件唾手可得的事情,隨之而來的富貴生活亦是水道渠成.

但是,人活著總得有個目標吧?

這真不是唐奕矯情,實在是那種十幾歲就看到老的生活太乏味了.

那個時候,唐奕特別理解後世那些網絡小說中,為什麼是個人穿到古代,就削尖了腦袋的,不是立志造反,就是夢想大權在握.

因為人得有目標,得知道為什麼活著,不然,和咸魚又有什麼分別?

慶幸的是,在他以為這一輩子就這樣兒了的時候,范仲淹出現了.

所以,與其說唐奕救了范仲淹,倒不如說,范仲淹'救’了唐奕,這個老人給了他一個以前不敢想的目標.

......

"別人瞧不起你沒關系,但你自己不能瞧不起自己!"

唐奕這話曹覺,潘越不一定能聽懂,但卻讓他們微微的一緊.

潘越悻悻然地拉了一下曹覺,低聲道:"走吧...."

曹覺被他一拉,回過神來,紅著眼睛猛然大叫,"少他媽拿那些大道理繞我,我就是不要命,就是不怕死!"

"來啊!"

唐奕歎然搖頭,現在他真的是一點氣都沒有了.

"想想你姐姐的處境,想想曹家的不易,再看看後面那群王八蛋用什麼眼神看著你!"

身後的一群文生無故躺槍,心說,你們紈绔打架扯上我們干啥?還王八蛋?這人怎麼這般粗魯?

"他們?"曹覺輕蔑一笑."他們算什麼東西?也敢給老子使眼色?"

唐奕搖頭,有的人救得回來,有的人救不回來.

"走吧..."

"....."

曹覺最後還是被潘豐拉走了,唐奕看著二人離去的背影,鬼使神差地蹦出來一句,"想找回場子,來回山找我!"

靠!

說完,唐奕就後悔了,這不是沒事兒找事兒嗎?

"我呸!"極為不爽地淬了一口,"真他媽晦氣!要知道這樣,今天說什麼也不來這桃園,白白毀了一翻好心情...."

正在心里罵著,身後傳來一個脆生生的聲音,"你怎麼還沒走?等著供飯呀?"

"....."

這話聽著怎麼這麼耳熟呢!?

回頭一看,正是那個恬燥的小丫頭.

靖瑤小姑娘已經把劉之道安頓好,因為門外還有事情沒了,遂又折了回來.此時正掐著小蠻腰,瞪著大眼睛看著唐奕.

沒想到報應來得這麼快,剛把潘越和曹覺攆走,轉臉就讓人用同樣的話給頂的一句也說不出來.

"我....我愛在哪呆著就在哪呆著,你管得著嗎?"

不就說了你一句沒胸沒屁股嗎,而且我也沒說錯啊!

其實,唐奕自己都沒意識到,人們翻出一張老照片,自然要多看幾眼,在手中把玩一陣才能釋懷.

"趕緊走,趕緊走."靖瑤姑娘轟著唐奕."我們這兒還有正事要辦呢."

她可是看見了,這人語言粗鄙,這種人怎麼可以留在桃園這麼風雅之地呢?

"走就走,老子還不願意呆呢!"

"不送!"

小姑娘一揚頭,像只斗勝的公雞.

"......,奶奶的,我忍!"

唐奕轉身就走,和一個十二三歲的刁蠻娃娃講理,難度實在太大.

黑子本來想上來解釋一番,不過鬼使神差的沒動,他還從來沒見過唐大郎讓誰給降住了.

見唐奕要走,黑子跟董靖瑤揮揮手算是話別,就跟上唐奕,准備離開.

只不過,黑子想走,董靖瑤還不讓呢.

"黑子大哥等等,干娘出門前做了桃花糕,本來要遣人給尹先生送到回山的,正好黑子哥來了,就一並捎回去吧."

說著,小姑娘就讓使女進去拿.

黑子看了一眼唐奕,見唐奕停了下來,背著手站在樹下左右瞎看,知道大郎這是在等了.

....

使女把點心撿選裝盒需要些工夫,董靖瑤也不傻等著,讓黑子在一旁等一會兒,又令人取來筆墨,再一次鋪在桌案之上.

唐奕撇嘴暗道,山中無老虎,猴子稱大王,家里沒人,倒讓這小丫頭片子做起主來了.

董靖瑤可是聽不見唐奕想什麼,依然煞有其事的裝老成,對再一次圍攏過來的一眾文生道:"好啦,好啦,終于可以安心的干正事啦!"

平的跟什麼似的,能有啥正事兒?

這時文生之中有人道:"靖瑤姑娘,剛剛作的那篇,被曹覺那厮扔在地上弄髒了,小生又想到一篇妙詞,且寫給姑娘看."

有人接道:"小生也心生一首好詩,定能成為桃園新宅之美賦!"

"小生也有...."

他-媽的,什麼玩意兒!

唐奕依舊腹緋.

一群精蟲上腦的醃臜東西,剛剛曹老二坐在桌子上稱王稱霸的時候,怎麼一個個都跟沒卵子的娘們似的,屁都不敢放一個?現在倒好,'曹覺那厮’都用上了.

真應該把曹老二叫回來,抽得這幫孫子生活不成自理.

他現在是看誰都不順眼.

再聽下去,唐奕也算是徹底無語了,就這水平?

還不如我這兩下子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