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3章 可憐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感謝"命o運,夏暑,燕非魚22"的打賞,謝謝支持!

明天中午12點准時上架,請多多支持,蒼山拜謝!

-------------------

唐奕還真不是嚇唬那文生,他不怕曹覺,潘越,是因為他是范仲淹的門生,和曹佾又是利益相連,更有官家做後盾,自然有恃無恐.

但對于這些一無功名,二無背景的酸儒生來說,曹覺這種人真是不能惹的.

在他的記憶中,北宋對官宦子弟,將門之後算是縱容的,只要不捅破了天,基本都是得過且過,顯少有功臣貴胄因觸犯王法被治罪的,死罪者更少.

而在為數不多的幾個因犯法被處死的貴族子弟中,還就有這個曹覺,這貨後來可比現在混蛋得多.

後世記載,曹覺成年之後,為禍京師,無惡不為,甚至把一個進京趕考的秀才弄死了,只為霸占了人家的老婆.最後,還是曹佾大義滅親,把弟弟緝拿送法.

你就說,他什麼事兒干不出來吧?

當然,現在的曹覺只有十七,遠沒有到那般人性泯滅.

但是,十七歲少年郎也是最沖動,最不知道輕重的年紀,一個不高興,真敢下死手.

那文生一聽有皇帝的小舅子,還有潘美的後人,臉色嚇得一白,"多謝公子提醒,晚生謝過了!"

文生客套,那小姑娘卻不領情,給了唐奕一個大大的白眼球.

"哎呀,你謝他做什麼呀?他還不如你呢,只會動嘴,還不是靠我黑子哥打跑了那些壞人?"

對唐奕這個"登徒子",這小姑娘可是一點好感都欠奉.

"快看看傷哪兒了沒?"小姑娘依然一臉的關心,對那文生軟言軟語地說話.

只不過,她天生聲音脆亮,即使刻意柔調而語,也總讓人覺得不那麼溫柔.

唐奕鼻子沒氣歪了,老子出人出力,到最後還不如一個光會賣蠢的弱雞書生?不就是說你沒胸沒屁股嗎?至于這麼記仇嗎?

正要頂這小姑娘兩句,卻見這兩人又開始起膩,"公子傷重,還是到里面稍作歇息吧!"

"里面..."那文生下意識地看了一眼桃園居里面,那里面可是所有男人都想進去的啊!

"不方便吧....."嘴上客氣,可是嘴角都咧到耳根子了.

那傻糊糊的董靖瑤還真就上道了,"有何不方便?桃園居可是不能慢待恩人的呢."

說著,小姑娘抓著文生的胳膊想把他扶起來.

唐奕就納悶了,這弱雞手段這麼拙劣也能得逞?

正郁悶著,卻見小丫頭哪扶得動人高馬大的文生,支應了半天也沒把人拉起來.

唐奕一歎,還是幫一把吧!

一把把文生拉起來,幫著小丫頭攙著向園子里走.

董靖瑤嘟著嘴逞強,"誰要你獻殷勤!"可是腳下卻沒停,默認了唐奕的幫忙.

那文生心里都樂開了花,暗道:兄弟啊,這就是第一印象的重要性啊!泡妞,你還是太嫩啊!

而唐奕則在心中還不停安慰自己,十歲出頭正是討人嫌的年紀,我不和她一般見識.

冷靜,冷靜.....

.....

文生勉強由二人扶著朝桃園居走,其間還不忘對唐奕客氣道:"晚生劉幾,字之道,還未請教?"

唐奕不想搭理他,當沒聽見.

走到柴門之前,正要扶人進去,卻讓那小姑娘一把攔住了--

"你進來干嘛?"

"我進來干嘛?"

小丫頭一句話差點沒把唐奕咽死,我幫你忙,你問我進去干嘛?

"我....!"

"桃園居可不是誰都能進的呢."

"我就...."

"這里用不著你了,你走吧."

說完,小丫頭回身費力地攙著劉幾進了桃園居,轉身之後,還不忘得意的一挑眉頭.

讓你說我沒胸沒屁股,氣死你!

我就日了!

唐奕一聲哀嚎,要不要這麼記仇,卸磨殺驢也沒你這麼利索的吧?

"就這破地方,讓我進,我還不進呢!"唐欒酸溜溜地暗淬一口.

一回身.....

靠!

曹覺和潘越還在那兒杵著沒走呢,唐奕這下可找著撒氣的了.

"你們兩個還不滾,等我供飯啊?"

曹覺沒說話,無言地瞪著唐奕,心里除了恨,就是丟人.

潘越卻脖子一梗,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,"有本事你就弄死我,要不,老子早晚弄死你!"

唐奕被氣樂了,"我等著你弄死我!現在趕緊滾蛋,別讓老子瞧不起你!"

.....

越想今天的破事越憋曲越,"趕緊走,趕緊走!要報仇,老子在回山等著你們!"

唐奕這一陣搶白,潘越連放狠話都顯得多余了,脹紅著臉,進退維谷.無意間掃向曹老二,不禁嚇了一跳.

只見曹覺瞪著唐奕的雙目血絲密布,面頰不住地抽搐,顯然是怒極.

但是.....

但是,掛在嘴角的卻不是怒,而是近乎狂熱和殘忍的笑意.

"曹老....."

"你閉嘴!"曹覺咆哮著打斷潘越,面容猙獰扭曲.

他現在覺得,自己就是個笑話,一個天大的笑話!

上次被張俊臣算計一道,險些令曹家陷入危局,那時他恨不得宰了張俊臣,但他那個哥卻不讓.

為什麼不讓?

因為張俊臣是文臣之後;因為自己的姐姐是皇後;更因為自己姓曹.

而今天,唐子浩敢二次輕辱于他,亦因為他是范公門生,亦因自己有個皇後的姐姐,亦因...自己姓曹!

什麼名門之後,貴不可言?什麼開封一霸橫行無忌?在這些文人眼中,自己連屁都不算.

"你可敢與我一分高下,生死不論?"曹覺如一只發狂的野獸,低吼著...顫抖著.

潘越一顫,他知道曹覺生性偏執,但從來沒見他拿生死之事做賭.

眾文生亦是倒退一步,這樣的曹覺實在恐怖.

唐奕定在當場,直視曹覺.

.他沒想到,自己有意退讓,卻令曹覺更加癲狂.

良久....唐奕方沉聲道:"我不敢!"

"我的命沒那麼不值錢!"

"懦夫!沒卵子的慫蛋!"曹覺指著唐奕大罵."你不是狂嗎?在開封,你不是誰都不放在眼里嗎?怎麼?怕死?"

唐奕笑了,笑得有些莫名其妙,說出的話更加的莫名其妙.

"曹覺,你的命也沒那麼不值錢!"

"無膽鼠輩,莫再難辨!"曹覺依舊大罵.

唐奕也不理會,"別人瞧不起你沒關系,但你自己......不能瞧不起自己!"

說心里話,就算沒有曹佾,潘豐,唐奕對這些將門紈绔也沒太多惡感.

他甚至有些.....

同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