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1章 桃園有女未長成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感謝"飲水醉夢,蛋疼蛋疼蛋疼,palzmx,銀狼,命o運,wistaria68,南平郡王趙德剛"的打賞,謝謝支持!

-------------------

桃園居竹籬草築,草青花香,在朱門高牆連成片的汴河大街上實屬一個異類.

但也正是這種與眾不同,讓桃園居如一股清流點綴在浮華若夢的汴河大街,成了開封男人們心目中的聖地.

此時,桃園居的柴門前著實聚攏了不少人,從衣著上看,多是文生仕子,風雅儒士,而站在人群最中間的曹覺,潘越卻是有所不同.

二人都是一身短袍勁裝,窄袖束腕,發髻既非儒布綸巾,也非富貴璞頭,而是長發成瀑高高束于頭頂,一看就是江湖浪子,游俠武士的打扮.

也不知桃園居今日所為何事,柴門之外擺著桌案,案上筆墨齊備,像是要開文會的樣子.

二人則是一臉的不善,此時曹老二更是大手一掃,把桌上的文墨筆紙一股腦地掃在地上,手掌一支,騰的一下坐到了桌案之上.

"趕緊讓惜琴姑娘出來,否則本公子拆了你這破園子!"

桃園居的使女們都被嚇得倒退一步,這位"公子"可真的是惹不起.

而吸引唐奕的那個小女漢子,正掐著腰,豪無懼色的與曹老二對峙著.

"你這公子好不講理,都說姐姐未在居中,還死皮賴臉地賴在這里做甚?"

這是一個只有十二三歲的女童,粉雕玉琢一般,甚是可人.此時正絲豪不懼地揚著小下巴,出聲喝罵.

讓唐奕側目的是,這小姑娘聲若金鈴臨風,清脆響亮,對于聽慣了柔聲細語的文生們,倒顯極得為特別.

曹覺眼睛一瞪,"一邊去,哪輪到你一個娃娃出來鼓噪,讓你姐姐出來!"

這人好不講理,小姑娘氣得直跺腳,今日干娘和惜琴姐姐真都不在,桃園居一下子就剩下她自己,卻不想遇到這兩位前來找事.

"姐姐真的不在嗎!"

小姑娘神情不像作假,一直沒說話的潘越走到坐在桌上這位身邊,低聲道:"是不是真不在啊,要不先回去?"

"囊球!"曹老二一拍桌子."快他-娘的兩年了,回回都不在,當我曹覺是傻子啊?今天她在也得在,不在也得在!"

.....

潘越一翻白眼,看來,曹老二不見到董惜琴是絕不肯罷休的了.

在回山,曹覺幫了他一回,雖說沒幫成,還挨了頓胖揍,潘越卻是心里呈了情.今天跟著曹覺來桃園居犯渾,也算是還了這人情.

那曹覺跑桃園居來做什麼?

呵呵....和這幫酸書生一樣,相中了董惜琴..

曹公子可是很'"癡情"的,這一追就是兩年,隔三差五就跑到桃園居來求見.

可董行首哪看得上他這種不學無術的浪蕩紈绔,兩年多,曹老二愣是沒見著一次.

今天曹覺算是拼了,桃園居的使女們說什麼都沒用,老子非見不可.

京城最無法無天的兩大紈绔聚到一塊兒,那還真不是一般的熱鬧.

曹覺坐在桌上,斜眼看向下面低著頭大氣都不敢喘的一眾文生,不免心中冷笑,一群軟蛋.

"都他媽在這兒杵著做甚?趕緊滾蛋!"

文生們都知道這位惹不起,又退了幾步,遠遠地看著,卻不肯離去.

隨手抄起一張有字兒的絹紙,"兩春桃花渡,桃花度兩春.....什麼亂七八遭的破詩!"

曹覺念了兩句,真接呲拉一聲就給撕了.

文生中有人臉色脹紅,想要阻止,卻又不敢,只得憋著.

"香閨處,盈桃徐片片,緣起桃林踏花路,身如紅雪情思戀.唯心冷月伴...."連曹覺這種不懂詞的人都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.

"這他媽誰寫的酸詞?狗屁不通!"

呲拉...又撕了...

唐奕在人群後面直咧嘴,心說,曹佾這個弟弟還真是極品,在回山怎麼沒看出來,這小子還會評詞論詩?

被點名的那兩個文生也是臉色通紅,有那麼差嗎?最起碼很應景吧?

正想著,場中又有了變化,文生中有人看不下去了,排眾而出道:"這位公子,何必強人所難?惜琴姑娘不肯賜見,必有其緣由,公子如此強爭,未免有失禮度,實在不美."

"況且,這些詩詞好壞且不論,皆是我輩心血,公子這般輕慢,實在是有辱斯文!"

曹覺眯縫著眼睛,見是個和他年紀相仿的少年儒生,除了單薄了一點,長的還算秀氣.

強聽他文鄒鄒,酸溜溜地絮叨了一大段,才不陰不陽地笑道:"你知道....我是誰嗎?"

還未等那文生說話,身後急急躥出一人,一把拉住那文生,對曹覺陪笑道:"曹公子息怒,這位是新到京城的儒生,剛進太學不久,不知公子威名,曹公子莫與之一般見識!"

說著,就硬拉著那文生往出走.

可那文生根本不領情,甩開那人,冷聲道:"你拉我做甚?天地昭昭,皇城之側,還不許人說句公道話了不成?"

曹覺樂了,與潘越對視一眼,"既然是新來的,那咱也得盡個地主之誼不是?"

潘越冷笑一聲看向那文生,慢條斯理地道:"來人啊....幫這位公子松松筋骨,一盡地主之誼!"

那文生還沒反應過來,就見幾個皂衣健仆從曹覺,潘越身後躥出來.

然後....

他就被拳腳淹沒了.

一眾文生都不由在心中暗諷,這個劉之道讀書讀傻了?得罪誰不好,非得罪這兩位,這兩位什麼事兒干不出來?

生怕那些惡仆打紅了眼波及到自己身上,一個個都拼命往後擠.

曹覺心中又爽又恨,冷笑暗道:一群沒卵子的慫蛋,就他媽假正經的能耐!

"用點勁兒,沒吃飽怎地?"曹覺坐在桌子上叫嚷.

"奶奶的,給我往臉上招呼!"

.....

那文生被一眾仆從打得翻來滾去,場中竟無一人出聲喝止,唯那粉嫩的小姑娘急得直哭,上又上不去,攔又攔不住,只能紅著眼圈叫喊:"別打了.....別打了....."

這書生真傻,就連她都知道,這兩位煞星是惹不得的,他怎麼還敢出頭?

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