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0章 三月粉桃飄雪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求一**薦票啦!!看我多勤快,一過十二點就來打劫!

-------

"聚勢?"

曹佾一下就明白了,這確實是唐奕建立觀瀾商合的初衷.

當下也不再多說,轉身直奔皇城.

看著曹佾離去,唐奕心里還挺美,還沒從吃下樊樓的虛榮心中回過神兒來.

他哪知道,曹佾這次進宮差點沒坑死他!

曹佾把潘豐要入股觀瀾的事情往趙禎那里一報,趙禎當然得琢磨一下其中利弊.正思慮此事之時,曹佾多了句嘴,說是唐子浩說了兩個字:

"聚勢."

雖深感有理,但面子上卻有點掛不住,朕還不知道聚勢?再說,你跟朕說話就說兩個字?不合適吧?

唐奕冤啊,那明明是他和曹佾說的,怎麼就變成對皇帝說的了?

于是,趙禎也回了唐奕兩個字....

也就是這兩個字,讓唐奕在回山整整被禁足了一年多!

....

回過頭來說.

唐奕站在樊樓門前目送曹佾離去,等曹佾走遠,就對張晉文道:"把黑子叫出來,我直接回回山了,這邊就有勞大哥了!"

張晉文點頭過街,不大一會兒黑子就從華聯里面跑了出來.二人一路向東,准備出舊曹門在外城搭去回山的貨船回去.

可是,也不知道唐奕怎麼想的,在任店門前拐了個彎,沿著任店街一路向南就溜達了過去.

黑子自然全聽唐奕的,跟著他漫無目的地在街上閑逛.

"對了,黑子哥."唐奕猛然想起一個事兒來.

"大郎,啥事?聽著呢!"

"去年就說讓張晉文給你娶房媳婦,怎麼到現在還沒動靜?"

黑子憨然一笑,撓了撓後腦勺,"找了,後來又退了."

呃...唐奕一愣,這一年多忙的,這麼大的事兒,他竟一點都沒聽說.

"沒人和我說呢?怎麼還黃了?是你沒看上人家,還是人家沒看上你啊?"

黑子低頭盯著自己的腳尖兒,"都不是.....老張給找的是城里的一家小娘,家里是開胭脂鋪子的,長的算俊,還挺勤快.除了貪點財,都挺好的,也不嫌咱丑."

"那怎麼沒成呢?"

黑子嘿嘿笑道:"那時候不都忙嘛,我就尋思等,過了忙勁再說,哪成想後來...."

"後來,那小娘家里不在哪兒聽說咱們得罪了白樊樓,怕跟著咱遭罪,就給退了."

其實,黑子沒說實話,婚是退了,聘禮卻沒退,他跟著唐奕兩年多攢下的那點老婆本兒都搭進去了.

按說,這事照著黑子的脾氣,殺了那一家的心都有了,但這一年大郎名聲不好,又忙得昏天黑地,他真不忍心給唐奕再惹事兒.

唐奕一聽,心里慚愧,"怪我了!"

黑子急道:"淨瞎說,人家沒瞧上咱,跟大郎有啥關系?再說,沒有大郎,哪有我黑子今天."

唐奕知道,現在說別的都沒用了,安慰道:"沒事!這種勢力人家,娶回來也落不得安生.她不嫁,咱還不娶呢,等著小爺給你找個好的!"

"那感情好!"黑子憨憨地樂著.

他已經二十有六了,婚娶之事由不得他在謙虛.

其實,當初那個小娘子黑子真挺喜歡的,可惜了.

二人說著話,不知不覺就過了任店街,穿過了甜水巷,等黑子一抬頭,發現這都到汴河大街了,也不知道唐大郎這是要上哪兒.

唐奕此時正看向大街斜對面的一處所在,漸漸露出一抹釋然的笑意.

黑子順著他的目光看去,只見那里有一片桃林,似鬧市中的一方淨土,把車馬穿行的汴河大街染上了一抹粉紅.

溫馨,恬靜.

.....

唐奕進京第一個踏足之地,就是這桃園埠.

時光荏苒,轉眼一年多就這麼過去了.尤記得去年的三月,他就想著來看看這片林子開花是什麼樣子,可惜那時正好周四海囂張挑釁,唐奕疲于應付,就錯過了.

之後想起,不免有些遺憾,心中一直念著這片桃林.現在正好也是三月,正好所有的瑣事都已暫時落定,所以,不知不覺就拐到這里來了.

穿過街市,唐奕走到桃林邊上,不由眼前一醉.

此時三月正半,桃園的桃花分外妖嬈,如織的花瓣或掛滿桃樹,或從樹上落下,好似粉紅飛雪煞是迷人,而鋪滿一地的桃瓣更將這一小方天地染成了粉紅.

唐奕緩步踩在花瓣之上,心中說不出的舒服.

三月的回山也很美,但與桃園卻是兩個極端.

回山更脫俗.

而這里...

更嫵媚...

"真漂亮!"唐奕由衷贊歎.

一年多的念想今日得成,那種滿足甚至超越了景色本身.

黑子則扁著嘴道:"咱可沒看出啥好來,結的桃子又小又澀,一點也不好吃."

唐奕白了他一眼,這位就是個牛嚼牡丹不解風情的粗漢,在他嘴里什麼妙趣都沒了.

無意間掃了一眼桃園居的方向,唐奕不禁凝眉.

桃園居今天還挺熱鬧,里里外外圍了一群的人,看裝扮應該都是文生,唐奕興致缺缺地搖頭.

不用想也知道,又是一幫子酸書生,捧著一個董惜琴不放,在那里求得一見呢.

唐奕對那個花魁娘子沒什麼興趣.,轉身不再理會.

那女人美是美,但是,其二十二歲封花魁,如今兩歲已去,都已經二十四了,比唐奕大八歲.

太老了,唐奕這樣安慰自己.

下界花魁.....

不!下下界的花魁娘子還差不多.

......

正准備在桃花鋪地的林子里再呆一會兒就回去了,卻不想,猛然間從人群之中傳來一聲清亮的喝斥,讓唐奕驟然一頓.

"老娘在此,我看你們誰敢造次!?"

"老娘...."

清亮而突兀的聲音讓唐奕差點沒咬到舌頭,那一瞬間,他以為自己又穿越回後世了.

這般彪悍的罵街,讓唐奕腦子里不由自主地浮現出一個詞--女漢子!

可"女漢子"這個物種,在後世很常見,而在大宋...

那絕對是萬中無一,比花魁行首還特麼珍貴吧?

這份有如"穿越"而來的彪悍,一下子觸動了唐奕的某一根神經,就有點像二三十歲的成年人,突然翻到兒時老照片的感覺.

而且,這張老照片還是不屬于這個時代的.

愣愣地尋聲望去,好吧,唐奕又差點沒咬著舌頭.

這"女漢子"有點......年輕,不對,是小.

准確地說,這位起碼還得個十年八年,才能成為真正的女漢子.

更讓唐奕意外的是,從人群縫隙之中,他看到了兩個熟悉的身影正立在桃園居門前.

是曹覺和潘越.

不禁暗道,他們怎麼會在這兒?

黑子也看到了那兩人,低聲道:"要不要過去看看?尹先生和桃園夫人那是神仙眷侶,真有什麼事兒,咱們遇上了要是不管,也說不過去."

唐奕點頭,那就過去看看這兩位"爺"又起什麼妖蛾子!

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