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9章 聚勢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謝謝"懶癌患者丶"的萬賞!

謝謝"命o運,小豬1381,銀狼,書友160914195851387"的打賞!

下一章更新在凌晨十二點.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潘豐想反了,他以為觀瀾的份子比嚴河坊的份子便宜.殊不知,觀瀾的份子已經不是用'貴’可以形容的了!

唐奕的一句話讓潘豐徹底傻眼,坐價四十萬的產業啊?

"不.....不夠?"

唐奕搖頭,"不夠!"

"這樣吧....."唐奕繼續道,"觀瀾之事乃是辛秘,實在不能向大兄透露太多.不過,小弟可將醉仙一成的份子來抵大兄這些酒產."

一聽潘豐四十萬才能得醉仙的一成,曹佾心里這個舒坦啊,唐子浩還是夠意思的,當初可是五十萬買醉仙兩成的份子,這才一年就漲價了.

潘豐那麼大的酒產,何止四十萬?只買一成....

現在潘豐算聽懂了,合著觀瀾的股比嚴河坊還要值錢.再抬眼看看曹佾得色的表情,潘豐猛一握拳,曹景休都敢進去,我憑啥不敢?

一咬牙,潘豐朝周四海一伸手.周四海一哆嗦,"家主,可要三思啊!"

"拿來!"潘豐語氣不容有疑.

周四第扭不過他,只得又遞過來一張文書.

潘豐啪的一聲把文書拍在桌上,他現在就像一個紅了眼的賭徒.

"加上這個夠不夠?"

唐奕一看,白樊樓的產契.

唐奕苦笑道:"大兄,不用這麼拼吧?"

好吧,其實唐奕心里都樂開花了,白樊樓啊,大宋第一樓啊!

"大郎只說夠還是不夠!?"

"夠...夠....還多了呢...."唐奕心說,其實,你再添十萬現錢,我就答應了.

不過,這樣兒也好,徹底把潘家綁上車,有利無弊.

"這樣吧....."唐奕屬于不高興了坑死你,你要是跟他客氣,他又不好意思了的性子.

"觀瀾的事小弟做不了主,讓國舅幫你去問.但是,小弟也不讓大兄吃虧,嚴河坊有大兄一成份子."

哦擦!曹佾不高興了,那潘國為不是和我一樣了嗎?同樣是觀瀾百分之一,嚴河坊一成股,他花了五十萬加一排旺鋪和潘豐的嬌白酒坊加樊樓也沒少多少啊?

潘豐卻是樂開了花,這唐子浩就是屬驢脾氣的,你得順毛兒捋.

"那就這麼定了!"心中大石總算落了地,潘豐聲調都跟剛才不一樣了.

雖然還不知道觀瀾到底是什麼門道,但只要有嚴河坊這一成份子就虧不著.他倒是還不知道,嚴河坊和醉仙釀完全是兩個概念.

既然都說定了,那唐奕也就真的不再留了,便起身告辭.

潘豐送他們下樓,有熟悉潘,唐兩家舊怨的食客,粉頭兒還在奇怪,前一段還當街對罵,怎麼現在又聚到一塊兒了?

童管事看見家主,大掌櫃都陪在唐子浩身邊也是一愣,剛剛唐奕來的時候他不在,現在看見,自然意外.

小心地迎上去,"見過家主!見過大掌櫃.!"

至于唐子浩,他覺得還是裝沒看見吧,未分清敵我之前,少說話.

可潘豐不干了,冷著臉道:"沒規矩,以後見了我唐兄弟要叫東家!"

童管事連連稱是,潘家主的脾氣他可是不敢碰觸的..

"小的無禮,小的這就給東..."

"東家?"童管事這才反應過來,"什麼情況?唐子浩怎麼成東家了?"

唐奕咧嘴一笑,不管童管事錯愕的表情,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,"好好干!我看好你呦!"說完徑自下樓.

出了樊樓,潘豐與周四海也回去了,曹佾這才頗為不是味兒地道:"大郎心里美的不行吧!?這回樊樓都讓你吃下去了."

唐奕看他表情不對,"怎麼?不好嗎?這里面可也有你的份啊?"

曹佾一下就繃不住了,跳著腳道:"我就納悶兒了,你小子來了開封不過一年多的時間,怎麼我們曹,潘兩大京中巨富就都成給你干活兒的了?"

"嘿!可別瞎說!"唐奕禁著鼻子,"咱們這是合作!合作懂不?都是平等的."

"那為啥你拿六成份子,我們只拿一成呢?"

"要不給你六成份子,我當那個白拿錢的?"

"呃....還是算了."說到這兒,曹佾正色道:"大郎這一成份子給得太輕易了,若以後還有人要入股怎麼辦?"

唐奕搖頭,"潘豐是最後一個了!"

現在嚴河坊,馬家一成,張家一成,曹佾一成,潘豐一成,唐奕的占股已經降到了六成,以後是絕不能再輕易出讓嚴河坊的股份了."

其實,若不是要占股的是潘豐,唐奕本打算到曹佾這兒就算定死了,嚴河坊不會再給何任人分利,但是....

潘家的酒坊可是年產五萬斤酒曲,幾十萬斤嬌白的大酒坊,吃下去,一下子就把酒坊擴建計劃提速了最少五年,這個便宜傻子才不占.

那只給觀瀾的股,不給嚴河坊的,不一樣能吞下潘家的酒坊?

這樣做,不是不行.唐奕之所以沒這麼辦,是因為潘家只有酒業一門生意,這回潘豐可以說是傾家蕩產地撲了上來,唐奕不能太坑他.

要知道,曹佾入伙之時,唐奕就說過,觀瀾的股虧不了,但也掙不著大錢.

唐奕不貪,錢是賺不完的,他看重的,是潘家的勢力..

老師的名聲,唐奕是不敢輕易拿來用的,而觀瀾商合的真正大東家趙禎,現在也沒到浮出水面的時候,在明面上,唐奕其實一直是借著曹家的勢,在左右支應.但事事都是曹佾沖在前,時間久了,也不是好事.

所以,潘豐能入伙尤為重要,不但為唐奕平添了助力,而且潘家算是一個信號,一個給京中大族和將門的信號,會吸引越來越多的財力向觀瀾靠攏.

...

所謂人多手雜,曹佾知道嚴河坊中有多少秘密,所以覺得參與的人越少越好.一聽潘豐是最後一家進嚴河坊的了,也就心中大定.

低聲對唐奕道:"潘國為要入股,官家能同意嗎?"

唐奕一陣沉吟,"你先去問問吧,應該不會反對."

"為什麼?"

"因為聚勢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