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8章 真正的第一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謝謝"第六個氣泡"的萬賞!

弱弱的問一句,這一更留在周五加行嗎........

謝謝"朝陽下,小豬1381,書友140312164605763,書友160122162012539"的打賞!

昨天的推薦票太給力了,謝謝所有愛這書的朋友,蒼山定不負諸位厚愛!拜謝!拜謝!

-------------------

潘豐想買'文武至尊’,這事對于唐奕和曹佾來說實在太好笑了.

"國為兄想買'文武至尊’?"曹佾一邊顫笑,一邊調侃.

潘豐有些懵,"怎地?"

潘豐做了半輩子酒的生意,自然也是愛酒之人,要不是之前與唐奕關系尷尬,華聯開業那天他就要拿下一套了.

那酒從包裝到用瓶皆是名家手筆,酒液也是千錘百煉,萬里挑一.而且,據說里面還有河南先生尹洙和范希文的詠酒詞.絕對值得一買!

曹佾還是憋不住的想樂.

"我要是告訴國為兄...'文武至尊’就是專門為了對付你准備的後招,國為兄還想買嗎?"

"....."

唐奕搖頭笑道:"要不是大兄撤的及時,說不定這招式就落在你身上了."

"啥意思?還有後招!?"潘豐越來越糊塗.

"本來呢..."曹佾開始解釋給他聽."我們的精品酒一出,想來國為兄肯定不會善罷甘休,定要斗上一斗的."

"....."

"那種精品模式,懂點酒業門道的人都知道是巨利,所以我們設想中,國為兄最有可能的應對之法,就是效仿我們的精品路線,把嬌白酒也做成酒中精品!"

"那然後呢?"潘豐急忙問道.

曹佾猜的一點沒錯,要是接著斗下去,他真的會把嬌白做精,畢竟嬌白的品質也是不差,盛名已久.而且,想保住開封第一的名號,也只能是做的比唐奕的更精,更好.

"然後?"曹佾笑道,"然後就有了文武至尊嘍."

唐奕接道:"本來我想把那酒標成8萬8888的,但是景休說沒必要,太離譜,也就只好做罷了."

"你二人說話好不通快!"潘豐聽得直迷糊,指著二人鼻子罵道:"快些給為兄解惑,否則休想出我樊樓的大門!"

"哈...."曹佾大笑,"文武至尊就是專門來爭這個'第一’的,根本就沒打算外賣."

"不賣你標的什麼價?"潘豐不信."而且不是說賣出去一套了嗎?"

"實話跟你說吧,那酒做了三套不假,其中一套送給了官家."

"哦...."潘豐了然,"那不是還剩兩套嗎?"

"還有一套,剛到回山就.....就讓范公和尹先生幾人給喝光了."

曹佾一攤手,說出一個讓潘豐直瞪眼的答案.

"喝了....他們怎麼舍得!?價值兩萬來貫的酒啊!"

潘豐覺得,這酒得供著,怎麼能喝呢?

唐奕調笑道:"空瓶子還在我那兒放著,大兄要不要看看?"

潘豐回過勁兒來,一把拉住曹佾,"那最後一套,一定要賣給我!"就剩一套了,潘豐能不急嗎?

曹佾玩味笑地著搖頭,"不賣!"

"為何?"

"國為兄買不起....."

"不就一萬多...."說到一半,潘豐呆住了....

一共就三套.....

范仲淹,尹洙,杜衍這幾位大名仕喝了一套...

當今皇帝拿去一套...

那最後一套怎麼可能一萬八千貫就買到手....

哦去!潘豐一聲哀嚎.

唐奕道:"大兄想想,要是你真把嬌白做精,到時候,我把文武至尊只存一套和另兩套去向的消息放出去,這酒能值多少錢?

潘豐苦笑道:"值多少錢我不知道,但是,我就算把嬌白做成造價十萬的絕世之酒,也搶不來這個'第一’!"

天下第一的酒,就是你永遠喝不到的酒.只要唐奕不賣那最後的一套,文武至尊就永遠是這個第一.

潘豐朝唐奕一拱手,卻把頭偏向一邊,"賢弟奇招百出,為兄佩服!".

他不是不服,而是一想到最後一套他拿不著,心里癢癢.

唐奕嘿嘿賤笑,"大兄不必介懷,那酒小弟嘗過了,沒啥特別的."

"滾蛋!"潘豐忍不住罵道.這小子好賤,有時候比和他對著干的時候還氣人.

"把酒瓶給我拿來,我要留著!"

"....."

眾人一陣哈哈,這事兒就算過去了.

此時正事也說完了,唐奕想趕著回去,正起身要走.....

"賢弟,且慢!"潘豐一邊留住二人,一邊從周四海手里接過一樣東西,往桌上一拍,"賢弟先看看這個."

唐奕眉頭一皺,又坐了回去,拿起一看,這是潘家名下所有酒類產業的一張產契.

"潘家名下,有酒坊六間,曲窖十口,這其中還包括嬌白酒,樊樓酒曲所有的制作工藝,依現在的行情,應該值四十萬貫!"潘豐面色沉重.

唐奕驚道:"大兄這是何意?"

就算是和解,潘豐也不用這麼實在,把老底都交代了吧?

"兄知道,嚴河坊和醉仙釀那是大郎的根本,景休五十萬才得了一成,兄這點家底,還不足入股."

"大兄想入醉仙的股?"唐奕心里飛速盤算起來,吞並嬌白和潘家酒業,好像沒有壞處!

"不!"潘豐否認道,"兄知道,這點錢少了,所以不求入股嚴河坊!"

"那大兄這是何意?"

潘豐看向曹佾,"為兄想要.....那張虛無飄渺的門票!!!"

"....."

潘豐尤記得那夜找上曹佾之時,曹佾對他說的話,五十萬加一排旺鋪,換來唐奕一成份子和一張門票.

開始,潘豐並沒在意什麼門不門票,但那日唐奕與官家一翻對答,讓潘豐一下子明白了,所謂的門票,原來就是觀瀾的生意,是那條運轉渠道.

而且這張門票很可能還有官家的影子,不然,趙禎不會一聽是觀瀾的生意立馬就換了臉色,還極為高興.

所以,潘豐現在就是在賭,賭他猜對了.

現在酒業龍頭換成了唐奕,嬌白想再像往日那般風光已是難了,還不如拿出去插進唐奕的圏子內,或許還有一線生機.

只不過.....

只不過,潘豐想反了...

他以為觀瀾的生意比嚴河坊的小,卻不知道,這兩個根本不在一個重量級上.

"大兄想入股觀瀾?"

"對!"

"小弟說了不算."

曹佾是官家小舅子,一切都好說.但是,潘豐能不能插進來,就得看官家的意思了.盡管唐奕希望拉上潘豐,可這事兒還真不是他能做主的.

"那就勞煩賢弟幫為兄說說好話了."

潘豐眼冒金光,唐奕越這麼說,越肯定他心中的猜測,做主的那個人十有八九是趙禎!

"可是...."唐奕苦著臉道,"可是大兄這點東西,入股觀瀾還差點...."

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