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6章 死無對證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謝謝"騷年的飯團,戌虎公子"的千賞;謝謝"想像之中,討虜將軍,三余鱻生,允小樓,薰衣草~宇,夢里酣然"的打賞!

周一了,有票交票,沒票幫襯個點擊.

蒼山這里先謝了!

-------------------

別說唐奕,曹佾想不出是何人所為,就連趙禎聽了陳執中和范仲淹的奏報,也是驚的愣了半晌.

待陳,范二人下去了之後,李秉臣哀嚎一聲,對呆愣地趙禎道:"老奴罪該萬死!老奴罪該萬死啊!"

"與你何干?"

"老奴身為內侍總管大監,竟讓皇後娘娘被人暗害十余載,陛下苦盼龍兒多年而不得,老奴當真是該死啊!"

"唉...."趙禎一歎,"誰又能想到,一個小小的柿蒂竟可害朕如斯?秉臣不必自責,朕...不怪你..."

李秉臣老淚橫流,"老奴愧對陛下,九泉之下亦無顏面見先帝矣!"

趙禎一罷手,"先不說這些,可查得出何人所為?"

李秉臣摸了把淚,搖頭道:"難.....正月一把火,把尚藥局曆年的禦醫錄事卷宗付之一炬,怕是謀事之人早有防備了."

砰!趙禎一拳砸在矮幾上,"怎可如此欺辱于朕!"

"陛下息怒...保重身子..."

"那秉臣可記得,五年前是哪位太醫向朕覲的方子?"

李秉臣一陣苦思...緩聲道:"老奴依稀記得,當年陛下連喪三子,悲郁成困,舊疾複發.是新任尚藥局掌職太醫胡為上的方子."

"之前董太醫未逝之時,常說陛下血沸氣燥,不益進大補.當時胡為上這方子,老奴看有人參還問過,但胡為說,陛下之疾與受補無關,可用."

"這麼說,這胡為有問題?"

李秉臣臉色一苦,"那時陛下吃了幾副並無不妥,且藥效極佳,哪會想到,這不起眼的柿蒂才是症結所在?"

"把胡為收押,嚴查嚴審!"

"晚了...."

"晚了?"

"正月...胡為也...葬身火海了."

"......"趙禎只覺全身一軟,幾乎攤在當場.

李大官見趙禎頹然無神的樣子,急忙說道:"陛下莫急,此事並非無從查起."

"雖皇後娘用此藥十四載,年代久遠,禦醫錄事卷又毀于一旦.但是,當年內侍省總管大監可是閻文應,也不是無跡可尋."

趙禎茫然抬頭,"可是,閻文應也已經死了十幾年了.."

"陛下忘了,郭後死的不明不白,陛下一怒之下重罰尚藥局相關人等,一大批禦醫被直接貶黜出宮!"

趙禎眼中精芒一閃,"你是說...."

"那麼多人出宮,總有幾個活到今日,說不定就能找出一些蛛絲馬跡!"

李秉臣說的不無道理,趙禎當下令他暗中查訪,務必查出罪首.

事後,趙禎想想都覺後怕,所謂明槍易躲,暗箭難防,只是一副看似四平四穩的方子,就險些讓他斷子絕孫.如果把這方子換成致命之毒呢!?趙禎都不敢想,原來堂堂大宋皇帝,幾年的時間都置于有心之人的鼓掌之上!

但此次雖未查出幕後之人,卻終找出了多年無龍兒誕下的症結,雖不圓滿,但終沒有枉費趙禎大'病’一場.

又在回山停駕兩日,趙禎終于'病’愈,頒旨回朝.

..

按說,趙禎要回去了,回山住的這幫陪駕的'家屬代表’也應該松了口氣.終于能歸家了嘛.

但是,現在竟沒一個人想走...

這回山住著太舒服了.

陽春三月,回山宛若仙境,又住著大宋最漂亮的園子,吃食用度都是聚天下奇貨的華聯倉儲供應.就連餐食那也是緊跟開封潮流,全是炒菜.

這麼美的日子想走才怪呢!

趙禎回京都兩天了,這幫人還不肯走,可把唐奕氣壞了,奶奶的,你們還賴這兒了不成?

最後實在靠不下去了,這些人才開始拖家帶口的撤出回山.

不過,有的人好打發,有的人卻不好打發...

比如王德用,這老倌回京之後命人來送信,說是在回山住了一晚挺舒服,讓范仲淹給他留個宅子,等他過兩年干不動了,也來回山養老.

對此范仲淹並無不可,王德剛雖是行武為人粗曠,但卻不失文人風骨,況且這位還是'范仲淹’的老領導.

老王預定了一處宅子,而另外一位則是--趙德剛.

南平郡王是徹底愛上了回山.一來,他與范仲淹,杜衍那是多年舊友,在這里一眾老友對飲評談好不快活.

二來....

回山多好啊,吃的好,睡的好,風景也好,還遠離開封的事事非非.

老王爺直接就不走了!

前前後後,從官家來回山,整整折騰了半個多月,終于清淨了下來,范仲淹也開始正式教導宋楷,龐玉,還有唐奕這幫紈绔子弟.

只不過....老范第一天開講...

唐奕就翹課了...

...

此時,唐奕正和張晉文,曹佾坐在樊樓最高處的包間,好整以暇地品著堂倌送上來的果品,香茶.

而在他面前,則板板整整地站著一個人...

周四海!

周四海現在就差沒找個地縫鑽樓下去了.

他-媽的,人生啊.....全都是坎兒!

前一段還你死我活,恨不得把這個唐子浩銼骨揚灰,可是一轉臉兒,就得當佛爺一樣供著,周大掌櫃真的有點接受不了.

"周大掌櫃坐唄!"唐奕玩味地笑著.

周四海額頭見汗,嘿嘿陪笑,"唐公子在此...哪有老夫坐的份兒..."

曹佾則接話道:"周大掌櫃這麼客氣做甚?樊樓可不是咱們的產業,咱們可不敢喧賓奪主."

周四海心中暗罵,堂堂國舅爺,也他-媽這麼記仇!

他好像忘了,前一段當著開封百姓的面兒,他可是一點沒給這位國舅爺留臉面.

曹佾心中暗爽,這周四海可能一輩子也沒像這一年多這麼難過吧?從高高在上的樊樓大掌櫃,生生被打成了嗑頭蟲.

正想著,潘豐虎步龍行地從外面進來,人未至,聲先到.

"讓二位賢弟久等了!"

唐奕和曹佾連忙起身與潘豐見禮,潘國為的面子還是要給的.

見了禮.

唐奕開門見山,"小弟是翹了老師的講學來的,所以就不啰嗦了,今日只為酒的事情而來."

潘豐和周四海眼皮直抽抽,心說,聽著怎麼這麼怪異呢?此間是開封兩大酒業巨頭談生意,可主導這場談判的人卻說他翹課而來.....

怎麼聽,怎麼像兒戲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