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5章 藥方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十年磨一劍,今當出鞘時.

《調教大宋》從七月開書,稀里糊塗的就走到了今天.其實早就過了上架的字數,但蒼山有幾分貪心,亦有幾分不甘....總希望可以多得幾個推薦,多受一些青睞...

現在,也該夢醒了.

說心里話,成績很一般...

不到七千的收藏,用膝蓋想也知道沒救了....

但是....

兒需成名酒需醉,莫問身在何處醒.

管它呢!?為了執念也好,爭氣也罷!亦或是那些苦心支持的朋友們,跪著也把這個故事寫完!

周五上架,我在這里等著你們!

周五......我們不見不散!

謝謝"命o運"的1888大賞!謝謝"朝陽下"的打賞!

------------------

"孫先生有何發現?"

趙禎已經在回山住了十天,此時陳執中,范仲淹,唐奕,曹佾幾個知悉內情之人聚于一處.

陳執中心焦不已,京中雖有王德用,宋庠主持大局,還算平穩,但皇帝不在禁中,對于這些朝臣來說,總覺得不太踏實.

孫郎中也不說話,從懷中取出一個紙包,"問題可能就出在這上面!"

打開紙包,里面是一小搓藥渣.

"這是?"

"這是陛下服用的一劑降氣藥的方子."

"降氣藥!?"曹佾一聽,心里咯噔一聲.

這劑湯藥他知道...

"這...這藥有問題?"曹佾臉都白了,顫微微地問道.

孫郎中搖搖頭,隨即又點點頭,弄得大伙不上不下,好不痛快.

唐奕埋怨道:"您就別賣關子了,趕緊說吧,有什麼問題?"

"我不是賣關子,是不確定!老夫是拿不准,這藥與官家隱疾到底有沒有關聯."

什麼意思?孫郎中都拿不准?

"這一劑降氣方,老夫從未見過,應該出自哪位高人之手.下方簡約,用藥極穩,只人參,丁香和蒂粉三味藥磨粉煎服即可.而且舒肝降氣,平胃止呃的效果極佳!"

眾人一聽,人參,丁香?這確是給官家用藥的原則,既無虎狼之藥,也無臣輔之憂.

唐奕撚起藥渣中間摻雜的黑呼呼的東西問:"這又是什麼?"

孫郎中一撇嘴,"黑泥!"

"泥....."

"老夫從地里挖出來的藥渣子,能沒泥嗎?"

"哦!"唐奕明白了.官家用過的藥渣可不是隨便扔的,一部份留存以待日後查驗,一部份則秘密掩埋.

唐奕又道:"那蒂粉又是什麼東西?"

"就是樹柿子蒂,培干磨粉,專治肝胃."

原來是'柿子托兒’....

這麼說,這也沒問題,那孫郎中為何懷疑此方有問題呢?

"柿蒂粉懂其藥理之人極少,要不是老夫看過一此古籍,恰又聽聞一些坊間秘術,知其功效,也不能有此一疑."

"那問題到底出在哪兒嘛?"

本來就不通醫道,孫郎中又說的云里霧里,唐奕更是迷糊.

"早年間,老夫曾給一妓寨的小姐診病,聽說...."

"聽說有的青樓粉頭兒用柿蒂避孕!"

"什麼?"

曹佾大叫一聲,騰的站了起來,雙目圓睜,面如金紙.

"先生肯定!?"

孫郎中搖頭道:"老夫也是聽聞,並不確定...畢竟古今醫典皆無記載.而且,就算屬實,也因男女體異,女人吃了避孕,男人卻不一定有效,遂有待查驗."

范仲淹則看著曹佾,擰眉問道:"國舅,為何如此驚慌?難道知悉內情?"

曹佾砰的一聲砸在墩凳上,"這...這劑湯藥禁中還有一個人在服用......"

"誰?"

"皇後娘娘!"

"......!!!"在場諸位皆是愕然.

曹皇後!?

不錯,正是曹皇後.

曹佾之所以一聽這劑降氣藥可能有問題,臉色就變了,是因為曹皇後也有胃呃不止的毛病,這藥曹皇後已經吃了十幾年了!

陳執中沉吟道:"難怪皇後娘娘與官家結發十余載也未誕下龍種,難道真是這柿蒂的緣故?"

范仲淹凝重搖頭,"在沒有十足肯定之前,還不能斷言!"

孫郎中一攤手,"老夫只是聽聞,若想查明實情,只能找深諧此道的青樓老鴇來問問了."

被孫郎中這麼一說,范仲淹反而眼前一亮,"有一個人倒是很可能知道."

"桃園夫人."

"桃園夫人."

唐奕和老師異口同聲地說道.桃園夫人在歡場浮沉幾十載,最有可能知曉.

曹佾騰的站起來,"我這就去一趟桃園居."

"回來!"范仲淹厲聲喝止."你貴為國舅,此時冒然出現在桃園居,恐有人生疑,讓大郎遣一心腹去問就行了."

"一般人進不了桃園居,還是我親自去吧!"曹佾現在心如火燎,不自己去問個明白,萬難安坐.

"無礙."范仲淹道:"尹師魯此時正在桃園居,定能暢通無阻."

觀瀾讓趙禎占了,尹先生圖個清淨,這十多天一直暫住桃園.

范仲淹這麼一說,曹佾也不好再鼓噪,只得再一次坐下,唐奕則出去叫黑子了.

陳執中借著這個當口對曹佾問道:"娘娘這劑方子,什麼時候開始用的?"

曹佾知其深意,答道:"家姐氣呃胃虛的毛病自小就有,但入宮之前,用的卻不是這方子."

陳執中微微一滯,與范仲淹對視一眼,"入宮之後就改了方子?"

"差不多吧!"曹佾回憶道:"入宮不久,太醫就給開了這個方子,一來此方四平八穩,肯定吃不壞;二來療效也不錯,家姐就一直沿用至今."

眾人一陣沉默.

宮闈之中,嬪妃爭寵斗子,機關算盡,要說這是巧合,誰也不信.

陳執中又道:"官家從什麼時候開始用這個方子的?"

曹佾搖頭,這個他還真不知道了.

"這就得問李大官了."范仲淹接道.

.....

未查明之前,既不能報與官家,又心中難安,眾人也無心他事,只得枯坐于室,等桃園居的消息.

而黑子得了唐奕的囑咐,立刻進城,來回只用三個時辰即歸.

"確有其事!"

唐奕聽了黑子的回報,急忙跑來報知.

"桃園夫人說,柿蒂除孕之法極為隱秘,只在少數青樓姑娘之間流傳,而且..."

"而且什麼?"

"而且此秘法,男女皆能用!"

".....!"

"我這就去見官家!"陳執中坐不住了,起身就走.

"昭譽,等等!老夫與你同去."范仲淹也跟了出去.

此時,屋中只余曹佾,唐奕和孫郎中.

曹佾怒拳重重地砸在桌案之上,"若查出是何人謀害家姐,某必殺之而後快!"

曹皇後入宮十幾年未有身孕,坊間流言蜚語盛傳已久,連帶曹家也跟著受人詬病.

今天突然查出,原來非是家姐之罪,曹佾怎能不怒?

唐奕不理他怒不可揭的樣子,自故自地道:"你說,會是誰使的手段?"

曹佾冷靜下來,沉吟良久....."說不好..."

"會不會是張美人?"唐奕猛然提醒.

之前曹覺受人挑唆,就跟這位張美人有著理不清的關系,所以唐奕第一個就懷疑他了她身上.

曹佾搖頭,這里面的情況他最清楚.

"家姐入宮封後之時,張美人也是剛入宮牆,還是個十來歲的小姑娘,官家還未臨幸,怎會牽扯到宮斗之事?"
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