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4章 唐奕的真正野心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感謝"書友141013081919606,蓉妹妹的靖哥哥,甫俠z,書友130314225808413"的打賞,謝謝支持!

-------------------

潘豐上來主動搭話.

唐奕不禁暗暗一歎,心說,本來想敲他一筆的,讓官家一句話,這竹杠也敲不成了.

"唉,潘叔,不必介懷,本就是我們年青人之間的胡鬧,算不得大事."

既然官家出面了,潘豐也說'服了’,那唐奕就沒法咄咄逼人了,語氣也緩和了下來.

潘豐一聽唐奕軟了下來,心中大定,急忙道:"大郎若不嫌棄,以兄相稱即可,叔父之名潘某可是當不起的."

"就是!"曹佾不干了."國為與我可是平輩,你我兄弟相稱,卻叫國為叔輩,厚此薄彼啊?"

唐奕心說,人家兒子都比我大一歲,你跟他比什麼?但潘豐這麼說了,他也不再客氣.

"既然如此,子浩只好從命!"

"如此甚好!如此甚好!"潘豐陪笑連連,心說,這一篇兒總算是翻過去了.

寒暄之後,唐奕知道拖著也沒意思,不如痛快點.

"一會兒讓張大哥給華聯管事寫個條子,樊樓今日就可在華聯拿貨."

"上道!"潘豐暗叫,"等的就是你這句話."

"至于嬌白......"嬌白的事,唐奕反而沉吟了起來.

"大郎放心,只要劃出道來,我潘豐一定接著,定不讓大郎失了臉面!"

唐奕搖頭笑道:"我不是這個意思.這樣吧,嬌白之事,等官家病愈,一切平息之後再說,一定不讓大兄吃虧!"

.....

有了唐奕這句話,潘豐也就徹底放心了.當下不再多留,他得趕緊回城,這幾天樊樓的日子可不好過,從食材根源上落後于幾大名樓,生意是一天不如一天了.

潘豐一走,就只剩下曹佾和唐奕二人.曹佾左右掃眼,見四下無人,方低聲哀道:"大郎得改改胡亂說話的毛病了,今日可是嚇壞了為兄."

唐奕撇了他一眼,"你是心疼咱們建起來的渠道吧?"

曹佾一窘,被看穿了...

這渠道的事如果不說,暫算唐奕的產業,曹佾能從中得到一成的利.但是一入觀瀾的范疇,立馬變成了百分之一,這可是十倍的差距.

"咱們先狠賺上幾年,捂不住了再劃到觀瀾也行啊!"

唐奕鄙夷道:"短視."

曹佾一怔,再看唐奕這表情不對啊...

這小子從來都不吃虧,一下子送了幾十萬的生意,怎麼不見他心疼呢?

"你...你是故意的?"

曹佾一下子興奮起來,"快,快說說,你又打的什麼主意?"

唐奕得意道:"幾十萬的運轉渠道建起來了,得多長時間能回本?"

"等開封的商人們把華聯鋪吃透,再開起鋪子,起碼得好幾年的時間,這段時間怎麼也得想個來快錢的道道吧?"

"什麼道道?"

唐奕一邊走,一邊道:"你說,現在汴河上走的船,除了咱們的船,還有誰的規模最大?"

擰眉一陣沉吟..

"誰的規模最大?"曹佾猛然定住,驚叫出聲,"官運糧船!"

唐奕嚇得左右猛看,就差沒把曹佾的嘴封上了.

"瞎叫什麼!?"

曹佾也知太過激動,怯生生地四下掃了幾眼,才低聲道:"你要拿下官糧的運轉!?"

唐奕點點頭,"現在這條運路算是官家的了,你說,官家會不會把官糧轉運交到咱們手上?"

肯定的啊!只要稍稍給官家吹個風.,這事基本就算成了.怎麼就忘了還有官糧運轉這一好處呢?

曹佾定在那發呆,腦袋里都是亂七八遭的想法......

這小子的腦袋到底是怎麼長的?

別人以為他要開酒坊,結果他搞了個華聯倉儲;

別人以為華聯才是厚利的大買賣,結果他志在運轉渠道;

別人以為這麼大的渠道他建不成,結果他把幾十萬建起來的渠道送給了官家;

別人以為送虧了,結果他卻打的是官糧的主意!

官糧.....

曹佾都不敢細算這其中有多大的利,因為數目太巨!

開封每年要由汴水運轉糧食七百萬石,這其中分了民運糧和官運糧兩種.

民運,自然是供應開封百姓日常用度;官運則是開封'常平倉’與左右禁軍大營四十萬禁軍的軍糧耗費.總數上來算,民運占三,官運占七.

對!七成!

官運糧占了這六七百萬石中的整整七成,近五百萬石的糧食運力.

那官糧運轉算的運費幾何呢?

呵呵.....

官糧不算運費,而是算路耗,就是按一路上的耗損來計算的!

一百斤糧運抵京師,路耗三成,在汴京下船就變成了七十斤.也就是說,朝廷從各地征糧,實際是征七百多萬石,運到京師只余五百,兩百多萬石的糧食要耗費在路上.

話說,古代運力就真那麼差?損耗這麼大?

有!即使是走槽運,耗費也是極大.沉個船,發個黴,淋個雨,完全看老天和過路官吏的臉色.這其中有正常損耗,征夫征船的費用,但最主要的,還是沿路各地方官府的盤剝.

此事,朝廷一直頭疼不已.

一來,'刮官船’已經是地方惡吏的一大生財之道,下到刀筆小吏,上到州官大員,盤根錯節,屢禁不止.

二來,老趙家向來得過且過,三成路耗,已經比唐時的'刮一半’強太多了,只要不出巨貪,大亂,皇帝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.

但是,這不代表皇帝不在乎啊!每年光路耗的糧食,就要用去朝廷一兩百萬貫的財政收入,況且,趙禎現在正是錢緊的時候,如果唐奕這條運路能幫朝廷省錢,就連政事堂的相公們也不會反對.

"算過沒有,咱們要是接了官糧運轉的生意,路耗能壓到多少?"

曹佾覺得,如果剔除刮官船的錢,差不多能省下一成的糧.

唐奕卻道:"專船專工,再加上點防護手段,路耗最多五分."

咯!!曹佾驚得直接打了個響嗝."五分!那能剩下兩成半?"

掰著手指頭開算,七百萬石......兩成半就特麼是將近兩百萬石啊!

兩百萬石的糧食啊!什麼概念?那可是開封治民一年的糧耗.

"這事兒先別說出去!"唐奕怕他一激動,現在就去找官家."等時機成熟再做計較."

呃....

"那什麼時候算時機成熟?"曹佾有點等不及了.

唐奕沒說話,他是在等那場大災過去之後...

才能有所動作!
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