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3章 都是套路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謝謝"命o運"的1888大賞!謝謝"陣風十三級,為愛念生,千秋雨11,書友160518151025370,超大號磚頭,夢想永恒此生無悔"的打賞!

-------------------

趙德剛暗暗歎氣,兩次與唐子浩接觸,這少年給他的印象很好,耿直,有血性.

但卻有一點極為致命--鋒芒畢露.

在大宋,而且是錯綜複雜的汴京城,這絕對不是一件好事,況且...

他是在趙禎面前展示鋒銳!

...

"唐奕..."趙禎面無表情地叫道.

"草民在!"

"你覺得,你設想的這個'渠道為王’能夠達成嗎?"

趙禎就差沒明說,你覺得我會任你掐住我的脖子嗎?

還'為王’?

反了你!

唐奕低頭沉吟....良久道:"草民覺得可以!"

"子浩,不可妄言!"

范仲淹急了,忍不住厲喝出聲,他就怕唐奕不分場合地亂放炮.平時在他面前說說也就算了,上面坐的可是大宋皇帝,你敢稱王?

"哈哈哈,嘴上沒毛,辦事不牢,這話一點不假!"那丑臉老頭兒一聲大笑,讓場中氣氛稍有緩和.

唐奕卻不領情,"草民一定要把此事辦成,因為這是觀瀾書院名下的第一筆生意,不容有失!"

"咦....?"

"呃....!"

"咦"的是趙德剛,丑臉老頭兒,潘豐等人....怎麼觀瀾書院還做生意?

而"呃"的是趙禎.

這反轉得有點快,他一時沒反應過來...

"觀瀾的生意?"

"是的,在建立渠道之初,整個運轉鏈條就非在草民名下,而是觀瀾書院營收的一部分.陛下不會以為草民能掌控如此大的局面吧?"

說著,唐奕還似有深意地看了趙禎一眼.

縱使趙禎涵養極高,現在都恨不得上去踹他兩腳.這倒黴孩子,說話大喘氣啊?早說這是朕的買賣不就完了嗎!

唐奕心說,你也沒給我機會解釋啊,剛畫個餅您老就翻臉了.

怪我嘍?

......

不過,話說回來,趙禎氣惱歸氣惱,還真有點舍不得踹....

唐奕畫了一個大餅,而趙禎馬上延伸出去,把這個餅畫得更大.

這不是一個簡單的商貨流通渠道,可以說,是一個具有戰略意義的大殺器!

先不說成形之後能給趙禎帶來多少財政收入,單是溝通汴水,淮河,長江等半數宋地的槽運網絡這一點,就足夠趙禎興奮.

想像一下,一但發生戰事,這個民用渠道立刻可以轉為軍用,為戰地運兵運糧;逢大災之年,亦可快速轉運物資.這個成熟的物運體系,可不是朝廷臨時調轉,征夫征船的速度可以比的.

趙禎越想越興奮,越想越笑逐顏開,最後已經把眼睛笑成了一條細縫.

趙德剛與丑臉老頭兒對視一眼,皆是暗暗吃驚.心道,看來,觀瀾書院有生意官家是知道的,而且關系匪淺啊!

"潘國為!"趙禎終于回過神來.

潘豐一聽叫他,急忙起身,"臣在!"

"你從商二十余載,今日聽了唐大郎一席話,服是不服?"

潘豐長施一禮,"臣...服氣!"

哦靠!

唐奕心中暗罵,不帶這樣兒的啊!我送了您這麼大一份禮,最起碼你得讓潘豐賠個十萬八萬,再公開認錯,最好再罷個合和酒啥的,才行吧?一句'服了’就把小爺打發了?

能不打發嗎?

官家問了一句'服了沒有’,潘豐就當著皇帝,王爺和幾位老相公的面回道--服了...

你唐子浩絕頂聰明,心思縝密,能不明白其中的意思?皇帝的面子你能不給?

可是,咱特麼一點好處都沒撈著啊......

唐奕卻低估了潘豐...

要是潘國為就這麼就坡下驢,勉強保住了潘家基業,那他也就不是擁有汴京第一樓,汴京第一酒的潘家家主了.

從剛剛唐奕和官家的對答之中,潘豐聽出很多不同的意味,他現在心里正算計著一盤大棋...

一盤曹佾走了先,他也不能落後的大棋!

場中有同樣想法的,還有那丑臉老頭兒,他現在的心思也早就不知道飛哪兒去了.

....

之後,趙禎與一眾老臣,唐奕,曹佾等人閑談了一會兒,等用完早膳,大家也就起身告退了.

畢竟趙禎現在還'病’著,不便長時間接待外臣.

其實趙禎還有另外一件事兒有'求’于唐奕,但是今天占了唐奕這麼大一個便宜,趙禎謙謙君子反而不好再開口了,心說反正在回山還得住上一段時間,以後再說吧.

.....

有區別嗎?

不過唐奕是不知道官家心里想什麼,要是知道,非笑開了花不可.

占便宜?

誰占誰便宜還不一定呢!

出了趙禎的住所,唐奕跟在范仲淹身後,就見那丑臉老頭兒走了過來.

"希文收了個好弟子啊!"

范仲淹恭敬回道:"老國公過獎了!"

那老頭兒卻不以為意地來到唐奕身邊,猛一拍唐奕的肩膀,拍得唐奕直咧嘴.這老頭兒歲數挺大,手勁兒可不小.

"小子,老夫看你不錯,不似那幫子讀書讀傻了的呆子,能干點實事兒!"說著,還捏了捏唐奕的肩膀,"就是身子弱了點...得練練!"

范仲淹苦笑道:"以老國公的眼光來看,就沒有強的了."

老頭兒哈哈一笑,"那是自然,大丈夫頂天立地,沒有一副好身板,何以為國使力?"

唐奕陪笑著連連點頭,心中卻道,您老能不能輕點捏啊?要散架了!

"以後有機會到我府上串門,老夫教你幾招強身之術!"

"還未請教,老英雄是..."唐奕還不知道這老頭是誰呢.

"哈哈!!老夫姓王,雙名德用,你可聽過?"

"聽過,聽過...."

這位可是十七歲就帶軍出征,大宋朝現存的軍界擎天之柱,唐奕怎會沒聽過,而且,范仲淹就是這位老國公舉薦起來的.

"哈,聽過就好,走啦!"

范仲淹一見王德用要走,急忙道:"老國公,不用過中飯再走?"

"不了!抽個空來看官家一眼,老夫也就放心了,這就回去."

說完,大手一擺,大步而走.

王德用一走,范仲淹也隨著杜先生和趙德剛一起離去,至于唐奕,該干嘛干嘛去吧.

人都走了,曹佾才和潘豐靠了過來.

潘豐一到唐奕面前,就連忙躬身一禮,"日前小兒狂勃,多有得罪,還望大郎海涵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