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1章 覲見(為"第六個氣泡"萬賞加更)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感謝"陳麗嬌"的打賞,謝謝支持!

-------------------

唐奕實在想不通趙宗懿為什麼會摻合進來,他甚至覺得,有可能是張俊臣假借趙宗懿之名來誘使曹覺中計.

但是...

那他的膽子也太大了.

二人正說著,范純禮突然跑了進來.

"我爹讓你換身衣服過去."

"干嘛?"

"好像是官家想見你."

"....."

唐奕與曹佾對視一眼,心說,終于來了.

趙禎裝了三天暈,終于不用再'睡’了,昨天下午就已經有好轉的跡象,也開始接見朝臣和皇族親族.

曹佾苦笑一聲,"不出意外,我也得跟著去."

正說著,就有內侍尋了過來,傳話官家召見.

曹佾跟著內侍太監往外走,還不忘囑咐道:"一會兒見了官家,你可管好你那張大嘴,別什麼炮都放!"

呃....

唐奕好不尷尬,這話幾天前老師也囑咐過他,說是這幾天官家肯定要見他的,讓他管好嘴.

我有那麼不知進退嗎?

有!每一個認識他的人可能都得這麼答他.

....

趕緊換上儒生月袍,來到范仲淹住所.范仲淹早就准備停當,帶著唐奕直奔觀瀾後院.

後院本來就是給范仲淹,尹洙等人建的休養寓所,現在讓趙禎占了,成了臨時的中樞辦公之地.

到了地方,內侍傳話,把二人引了進去,唐奕這個愣頭青都有點緊張.

因為里面除了當今官家,還有別人....

趙禎起得晚,此時正在用早膳,陪坐兩旁的,有杜衍杜先生,南平郡王趙德剛,還有一個長得很丑很壯的老頭兒,唐奕不認識.不過,看他與南平郡王平坐,又和趙禎幾人談笑風聲的樣子,地位應該不低.

至于曹佾....只有一邊站著的份,在他身邊還有一個潘豐,見唐奕進來,連忙扯起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...

唐奕不動聲色地撇了他一眼,隨范仲淹來到趙禎面前.

"參見皇帝陛下,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!"

...

好吧,

唐奕只知道大宋不用跪,但應該怎麼說卻有點懵,嘴一滑,順嘴就把這一套弄出來了.

趙禎一愣.,與趙德剛,范仲淹等人對視一眼,隨即滿堂大笑!

那個丑臉老頭兒指著范仲淹打趣道:"希文還說這小子嘴拙,不肯拉出來見人.哪里嘴拙,端是巧嘴!"

范仲淹也是哭笑不得地看著自己的弟子,都不知道說他什麼好了.

古禮雖有用'萬歲’代稱皇帝,但是,一來大宋皇帝講求一個親和,寬仁,僅以'官家’自居,而不稱'萬歲’.

再者,就是古人也沒弄出來什麼'萬歲萬歲萬萬歲’啊?

唐奕鬧了個大紅臉,僵在那里.卻聞趙禎慈祥笑道:"你不必拘禮,只當自家長輩閑續即可,坐吧!"

"景體,國為,你們也坐,又無外人,何必拘泥?"

唐奕看了眼曹佾,見他和潘豐坐下了,自己也所性放開了,盤腿就坐下了.

這間房舍建的時候,壘的就是類似于榻榻米的地炕,所以不論是趙禎,還是趙德剛等人,都是席地而坐,面前擺著矮幾.

"你這房子建得不錯."見唐奕還有些拘謹,趙禎主動找起了話題.

"待入秋之後,朕要把宮中的暖房也建成觀瀾這個樣子,那凜冬之時就可以享福了."

唐奕不好意思地笑道:"陛下過獎了..."

趙禎又指著矮幾上的餐食道:"還有這早飯也很別致."

這幾日,李秉臣以官家喜歡觀瀾食餐食為由,換了禦廚的菜品,每天的吃食都與范仲淹等人無異.

而觀瀾的飲食確實與別處不同,這可是唐奕按照後世營養配餐的標准,和孫郎中這個精通養生之道的藥王之後,一同定下的,是專門為范仲淹,尹洙,杜衍這些上了歲數的人准備的.

比如,趙禎現在面前擺的早餐,就是一碗牛乳,一個煮蛋,一碗白粥,一碟清脆泡菜,雖看似不很豐盛,卻是十分精致,且清淡可口.

唐奕恭敬答道:"這些早餐是草民特意為范師父,尹師父,杜師父這些上了年紀的老人准備的,陛下喜歡是草民的福氣."

"哦?"趙禎疑道:"有何講究嗎?比如這牛乳,朕就有些喝不貫,但范卿卻說非喝不可."

唐奕道:"常飲牛乳有健骨強身之效,初生的幼童和上歲數的老人骨松體弱再所難免,而牛乳正可補充體內外流的骨質."

唐奕心中暗歎,沒文化真可怕,兩個字--"補鈣"就能概括的事情,還得解釋這麼半天他們才能聽懂.

"還有這麼一說!"趙禎了然.

那位看病的孫先生,可是最善養生的藥王之後,對此趙禎深信不疑.

"而且對于陛下和老師等人,牛乳還有另一個好處."

"什麼好處?"

"宋人的大富之家都喜歡建宅之時在屋下埋入鉛汞以避蟲害,然不知鉛汞皆有毒性,在這樣的環境下呆久了,對人體傷害極大,輕者失眠多夢,頭疼腹脹,重者還會禍其子孫.牛乳正好有排鉛避汞之效,像陛下和老師這樣的人更應該多飲."

唐奕說得煞有其事,別說趙禎,就連趙德剛和那丑臉老頭兒都不禁端起裝牛乳的大碗,喝了一大口.

"還有這麼一回事..."這可把趙禎和趙德剛嚇的不輕.

唐奕說的一點沒錯,宋人建宅,有條件的都要在屋下埋上鉛汞,尤其是皇宮,那可真是沒少埋啊....

趙禎暗道,一會兒就下令把皇城之內能起出來的鉛汞之物都起了.

"大郎所學頗多,當真是讓朕都長見識了."

"陛下繆贊了,草民只是平時喜歡思考一些別人不去想,學些別人不去學的東西罷了,老師常批評小子不務正業呢!"

趙禎哈哈一笑,"看來,還是有些用處的,最起碼這養生之道就極為有用,而且,你那華聯倉儲也是極有新意."

唐奕暗道:來了,終于繞到正題了.

"不過,朕有一事不明,還要問過大郎才行."

"陛下請問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