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0章 一石二鳥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感謝"桐谷羽,自憂自仔,天拓意流,斡彥龍"的打賞,謝謝支持!

-------------------

別說唐奕想不通,換了誰也想不通,曹覺為什麼對唐奕如此仇視.

不過說心里話,別看唐奕話說得硬氣,曹覺要是真跟他死磕到底,他還真一點招兒都沒有.再怎麼說這也是曹佾的親弟弟,不看僧面看佛面,唐奕也不能做得太過.

況且....

這特麼可是皇帝的小舅子!

"大郎!"丁源出聲叫住唐奕,默默搖了搖頭.

唐奕知道,他意思是讓自己別太過.

"你不說也行,那咱們找你哥說理去!"

說著,唐奕拎起曹覺的衣襟就要往林外拖.

曹覺也不說話,任由唐奕拽著,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.

"行了,行了."卻是宋楷看不下去了,上前攔住唐奕,板起臉來對曹覺喝道:

"咱們向來井水不犯河水,想想你姐皇後娘娘的處境,再想想現在是什麼時候,你覺得合適?"

曹覺臉色一暗,嘴上卻不服軟地硬氣道:"我曹覺做事,還用不著你教!"

宋楷被他咽得說不出話來.

丁源一歎,把唐奕的手從曹覺胸口扒下來,"算了吧!此乃非常時期,鬧大了,對大家都無半點好處."

唐奕瞪了曹覺一眼,又看了一眼潘越沒說話,一甩衣袖轉身而去.

唐奕帶著一眾人走了,曹覺則愣愣地站在那里發呆...

他們這些將門子弟跨馬揚鞭,提槍引弓那是家學.但論到掌握時事,心思縝密,哪里是宋楷,丁源這些從小在墨缸里泡大的文人子弟的對手?

宋楷,丁源這麼一說,曹覺才知道後怕,險些就惹了大禍!

潘越捂著肚子靠了過來,"沒事吧?"

曹覺搖搖頭.

潘越見他並無大礙,也放下心來,恨聲道:"奶奶的!那小娘們兒也真夠勁,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就趴下了."

曹覺臉色潮紅,.從牙縫里蹦出兩個字兒,"丟人!"

潘越板起臉來,他才不管什麼丟不丟人.

"跟我說句實話,你為什麼摻合進來?"

他現在也覺得奇怪,曹覺怎麼會和唐子浩結仇?兩家現在不正是蜜里調油之時嗎?

曹覺無聲搖頭,他得好好想想,好像是...

好像是讓人當槍使了..

...

樹林里發生了什麼兩邊都沒聲張,但是曹覺和潘越頂著一臉於青從里面出來,用猜的,大伙兒也都能猜出個大概.

當天晚上,曹佾見弟弟這般模樣,逼問之下,也就全都知道了.

可是把曹佾氣得不輕,若不是怕丟人,他真想暴揍一頓這個二貨弟弟.

第二天一早,曹佾就去找了唐奕.

"吾弟魯莽,大郎莫怪!"

唐奕白了他一眼,"我今年十六,他今年十七.就算人腦袋打成了狗腦袋,充其量也只能算是少年輕狂,有啥怪不怪的."

曹佾心中一松,暗道:唐子浩就是唐子浩,看人家這話說得多漂亮.

不過,既然少年輕狂,既然不怪罪,那你特麼下手不能輕點啊?瞅瞅讓你給打的,都成豬頭了!

既然唐奕話說得漂亮,曹佾也只好順著他說:"你也知道,我父王,母妃皆是早亡,曹覺五歲就無高堂管教,我這個當哥哥的又多有驕縱...."

"行了,行了!"唐奕打斷他,"我還能記仇再去找他麻煩不成?"

"不過,我想不明白,我和你弟弟好像沒什麼交集吧?他怎麼平白無顧地找上我了?"

曹佾一窘,"這事兒怪我..."

"怪你什麼?"

"曹覺只知咱們兩家合股數目巨大,而曹家又占股不多."

"你也知道,他整天在外面鬼混,接觸的人頗雜,有些機要之事,我又不能告訴他,所以..."

"所以他以為我坑了你們曹家?"

"那也不至于這麼大的仇吧?要不是君姐姐,我還不讓他們兩個捶死在林子里?"

曹佾面色陰沉,"還有一個原因就是,這兩年,他和汝南王府的趙宗懿,還有賈思全,張俊臣走得比較近!"

"趙宗懿?賈思全?"

趙宗懿,唐奕見過一次,而賈思全.....聽名字就知道是賈思文他們家的.

"那這個張俊臣又是誰?"

"現任三司使張堯佐的小兒子."

"....."

唐奕有點明白了,合著曹覺這是在為朋友出頭.去年他可是把賈家得罪得不輕,賈思文直接就在京城呆不下去了,讓賈昌朝送回了老家.

曹佾接下來的一句話,更是讓唐奕全懂了.

"前日,曹覺來回山之前,張俊臣曾到過我家中.據曹覺自己說,張俊臣轉達的是趙宗懿的意思,說是去年在樊樓,你一翻鼓噪,讓小郡王丟盡了面子,想讓覺兒借此機會替趙宗懿出出氣."

"狗屁!"唐奕破口大罵.

"你弟弟是不是腦袋有坑啊?這種忙也敢幫?"

曹佾面色陰沉難明,"曹覺性子耿直,若不是遇上君欣卓這個意外,可能還真著了他們的道!"

這件事,還真不是曹覺那直腸子能想明白的.

也就曹佾這種深諧人心的玲瓏之人,還有唐奕這種知道張堯佐是什麼人的穿越者,才能一眼看清里面的彎彎繞.

張俊臣是張堯佐的兒子,那張堯佐是什麼人?

說名字可能有人會覺得陌生,但是....看過《楊家將》,《包青天》的都知道,里面有八賢王,有龐太師....

八賢王咱們提過,其原型是太祖四子,楚王趙德蘇.

那龐太師也有原型吧?

當然有.....

很多人誤會龐太師的原型人物是龐籍.

錯了,龐太師的原型人物,就是這個張堯佐!

你就說這人能好到哪去吧?

張堯佐之所以能從一個以別頭試考上進士的小官躥得這麼快,現在是三司使,過兩年還要知開封府,死了以後還封了太師,全仗著他有一個好侄女.

張美人!

趙禎最寵愛的妃子.

如此順下來,就一切都明了了.曹覺要是真聽了張俊臣的教唆,把唐奕打出個好歹,那簡直就是一石二鳥的絕計.

不但幫賈思文出了氣,而且......

而且,曹覺若犯了渾,牽扯最大的....是曹皇後!

趙禎揚言要廢後可過去還不到一個月,在這個節骨眼上,而且又是官家病重,不能歸京的非常時期,出任何事情都是大事,何況惹事兒的是皇後的親弟弟.

那曹皇後的處境可就尷尬了...

那最大的受益者是誰?當然是在後宮視曹皇後為最大敵人的張美人!

只是,唐奕想不通,汝南王府的趙宗懿為何會摻合進來?

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