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9章 莫名奇妙的曹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感謝"朝陽下,小豬1381,一秋2738"的打賞,謝謝支持!

-------------------

唐奕對這些紈绔不紈绔的沒興趣,轉身就走.

可五六個人來了又走,自然驚動了那群正在下戰棋的青年人.

其中一個拋著手中的棋子,斜眼看著幾人離去的背影嘟囔道:"宋為庸,范三摳邊上那小子誰啊?"

與之對局的少年把折扇往脖頸子里一插,眼皮都不抬地嗤笑道:"我說大侄子,別他-媽要輸了就想賴,走棋走棋,老子要贏哭你!"

那少年眼睛一瞪,"再他娘占某便宜,看我不把你腦袋擰下來!"

插著折扇的少年嘿嘿賤笑,回頭瞅了一眼,"還能是誰,你爹的老子."

那少年一聽更急了,"囊球!曹老二,我看你是皮癢了!"說完擼袖子就要動手.

'曹老二’急忙擺手,"別別別,逗著玩呢,你急什麼?"這位的武力值他可是對付不了的.

"不過,我也沒說錯啊,當街跟你爹自稱'老子’,那還不是你爹的老子?"

"他是唐子浩?"那少年瞬間明了,眼中寒芒暴斂.

近段時間,敢當街大罵他爹潘豐的,唯有一個唐子浩.

"正是,怎麼樣?你爹這'小老子’還挺像那麼回事兒的吧?"

這回那少年沒說話,冷冷看地著唐奕等人離去的背景,拳頭攥得噼啪作響.

邊上有人看不下去了,瞪向曹老二,"你少挑事兒!唐子浩現在和你大兄可是打得火熱,小心你哥打斷你的腿!"

說完,又轉頭緩聲勸道:"潘越,這里是不比京師,你收斂點,咱們本來就身份尷尬,還是少惹事為妙."

潘越沒說話,依舊怒目不減.

卻見曹覺噌的躥起來,指著說話那人罵道:"我哥是我哥,跟我有屁關系,少拿他壓我.多說半句,別怪老子翻臉不認人!"

罵完,曹覺轉臉看向潘越,"明人不說暗話,老子就是挑事,怎地?你敢不敢?若有動作,算上我一個!"

"有何不敢?"潘越陰沉道:"不廢了他,難雪我潘家之辱!"

聽了潘越之言,曹覺嘴角扯起一抹邪異的笑容.

唐子浩!

....

唐奕還不知道,已經被開封兩大紈绔給盯上了,此時他已與宋楷等人分開,去見老師范仲淹了.

"官家什麼時候走啊?"只半天一夜,唐奕就已經受夠了.

范仲淹抿然一笑,"怎地?不是你出的主意嗎?這就後悔了?"

唐奕苦著臉,"後悔了,很後悔...."

"等著吧,少說也得十天半月."

"....."

"那這麼多人就一直住在這兒?"

"不然呢?你想怎麼著?"

"沒想怎麼著...就是太麻煩了."

范仲淹冷哼一聲,"麻煩的還在後面呢!"

"遼朝的賀歲使節還沒走,此次聽聞官家病倒回山,不定又要使出什麼妖蛾子!"

"....."

"要是查出真相還好,若是查不出...."

唐奕一哆嗦,就聽老師繼續道:"那我們師徒二人可就成了罪人了..."

...

接下來三日,官家閉門靜養,除了幾個中樞大臣,拒不見外人.

而唐奕則是大多跟在范仲淹身邊,幫老師處理一些瑣事.

這一日中午.

范純禮正窩在學舍里蒙頭大睡,就聽見外面一陣騷動,之後就是一陣猛烈的搖晃.迷迷糊糊地爬起來,原來是宋楷等人圍在身邊.

"別睡了,出事了!"龐玉焦急叫喊.

范純禮揉了揉眼睛,"出什麼事兒了?"

"有人看見,大郎從你爹那兒出來,就被曹覺,潘越領進了樹林!"

范純禮一激靈,潘越,不會是....

想到這兒,范純禮驚叫一聲,"快!快去叫君欣卓!"

大伙一愣...

這時候還不去找范師出面,叫一個使女做甚?

宋楷叫道:"你不會以為潘越叫大郎去是喝茶的吧?還讓個使女去伺候著?"

丁源也急得腦門見汗,"君娘子本來就跟著大郎的,不用叫了,你趕緊去叫你爹!"

呃....

君欣卓跟著唐奕呢!

丁源這麼一說,這賤貨居然一轱轆的又躺下了....

"那不用管了,睡覺,睡覺!"

....

正當大伙不明所以,以為三摳是不是傻掉了的時候,賤純禮眼都不睜地咂巴著嘴道:"你們不會以為君姐姐,真的就是個使女吧?"

"呃....不是嗎?"

"呵呵!"賤純禮一聲干笑

"十個潘越和曹覺綁一塊,也不夠君姐姐活動活動筋骨的,安了吧!"

君欣卓會武功?

看不出來啊,也從沒聽唐奕說過啊!幾人有些不信,但看范純禮如此淡定,又由不得他們不信.

"怎麼辦?"龐玉茫然問道.

"要不...過去看看?"丁源試探問道.

宋楷一咬牙,"走!看看去."

唐正平趁所有人不注意,從門後順出一根嬰兒手臂粗細的棍子,藏在了袖子里.

嗯,有了這根棍子,心里踏實不少!唐愣子憨憨地想著.

等幾人摸進樹林,找到唐奕,全都嚇了一跳.宋楷驚得嘴張老大,半天都合不上.

就見唐奕悠哉地靠在樹上,君欣卓一手提著裙角,傲然立于場中,地上趴著兩個躬成蝦米的人影兒,正是潘越和曹覺.

"大郎沒事兒吧.?"丁源先到唐奕身邊,關切道.

唐奕搖了搖頭,緩步走到那二人身邊蹲下,居高臨下地對其中一個道:"我惹你了?"

"....."

"那我是坑了你們曹家的銀錢了?"

地上躺的正是曹覺.

對于潘越來找麻煩.....意料之外,卻是情理之中,唐奕不生氣,而且還有些欣賞.別管手段怎麼下三爛,最起碼能為老子出頭,還算有點血性.

但是,曹覺摻合進來,卻讓唐奕極為不解,甚至是憤怒!

"有本事你就弄死我!"曹覺有恃無恐地恨聲叫嚷.

"你當我不敢!?"唐奕抬手就是一個大耳刮子,直接把曹覺拍在了地上.

"唐瘋子!沖我來!"潘越頂著青黑的眼圈叫道.

唐奕根本不搭理他,依然對曹覺道:

"說說吧,要真是我唐奕做錯了事,哪兒礙著你了,那咱們哪兒說哪兒了,今天的事出不了這片林子.但要是你...就是任性,就想弄我,那咱們就去你哥那兒說說理,你哥要是也管不了你,官家也在呢,咱們去找官家!"

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