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8章 越來越熱鬧(為"第六個氣泡"萬賞加更)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感謝"第六個氣泡"的又一個萬賞!!今天是加不了了,明天繼續三更.

在這里祝每一位喜歡《調教大宋》的客官,中秋佳節,好運連連,合家團圓!

有家才有根,有家才能無懼風雨."家"的概念,在中華文明之中更像是一種信仰.

西方人常說我們沒有信仰,其實他們不懂...比起'帝哥’和'阿拉老爺爺’,我們的信仰比他們更高尚,更純潔.

家,就是傳承.

家,就是我們奮斗的一切源泉.

願每一個人都有家,都愛家,都.....

想家.

-------------------

唐奕一句嘟囔:

"真他媽逗!皇帝生個病,這幫人都來干嘛?"

曹佾氣不打一處來地道:"還不是你出的什麼餿主意,看著吧,麻煩的還在後面呢!"

唐奕橫了他一眼,"麻煩?你就看到了麻煩?"

"還有什麼?"曹佾呆愣愣地問道.

"還是那句話,皇帝生個病,他們來干嘛?"

"有何不妥?"

唐奕轉過頭去,沒有說話.

連他們自己都覺得沒什麼不妥,這才是最大的不妥!

......

一個國家,君臣之間的信任竟需要這種近乎'流氓’的方式來維系,而這個國家還是號稱華夏幾千年曆史之中最開明,最儒雅,最溫和的時代!

有何不妥?

全他-媽是不妥!

按理說,來到這個繁花似錦的時代,他應該慶幸,應該感恩.但是,在享受大宋開明,溫潤的同時,唐奕總覺得有一絲壓抑和陰霾在心頭揮之不去,讓人好不痛快.

以前還一直想不通為什麼,現在他終于明白了.

他-媽的,一個脊梁都被打斷了的國度,一個用屈辱粉飾出來的盛世,再繁華又有個蛋用?

以前,他還牛-逼哄哄地鼓吹他那一套理論,以為用後世帶來的超前思想,用經濟推動一切,可以把大宋從泥潭里拉出來.

現在看來....

屁!!

連軍人都是一幫沒卵子的軟蛋,屈辱地把家人當人質,換取文臣和皇帝一點可憐的信任.你就算讓大宋黃金鋪地又有什麼用?當那群不講理的蠻子揮著大梆而來之時,該滅不還是滅嗎?

越想,唐奕越來氣,所性不想了,興趣缺缺地轉身就走,"我累了,你自己盯著吧..."

曹佾讓他弄得有點懵,好端端的使什麼性子啊?

回到學舍,摸進了范純禮的房間,他自己的房舍緊挨著趙禎的住所,自然是回不去了.

"讓讓!"唐奕使勁推著賤純禮,弄得范老三直吭嘰.

這間屋子里擠著賤純禮,丁源,唐正平,龐玉,連宋楷都在這兒.

奶奶的,出個餿主意把自己裝進去了...

唐奕忍著怪味,在賤純禮身邊躺下,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.

他還不知道,正如曹佾所說,麻煩的還在後面呢......

...

唐奕睡得晚,起得也晚.第二天一早,另外幾個知道他昨天累得不輕,起床之時也沒叫他,直到要開飯了,賤純禮才叫他.

唐奕不想動,又懶了一會兒,起來洗漱停當,才晃晃悠悠向食舍走去.

進去之後....

傻眼了....

沒飯了!!

連個菜渣唐奕都沒找著,無奈,只得鑽向後廚.可是,掌管後廚的廚子一見唐少爺還沒吃飯,臉色一苦..

"咱後廚也沒剩飯..."

"那隨便做個湯餅吧."唐奕倒是不挑,主要是折騰到深夜....昨晚就有點餓了,現在更是肚子鬧的緊.

"沒面了."

"那煮個粥總行了吧?"

"沒米了."

廚子掀開米面缸,

"一下子來了這麼多人,咱根本就沒准備,只昨晚加今早兩頓,就把一個月的存糧吃掉了,憨牛哥進城去置辦了,能趕上中午那一頓就不錯了."

"我就日了!"

恨恨地出了食舍,正要去師娘那里看能不能混幾個點心果子,就見宋楷幾人晃蕩了過來,賤純禮手上還拿著個食盒.

"怎麼樣?來晚了吧?"

唐奕懶得和他們啰嗦,真接搶過食盒,打開就往嘴里塞.

"慢點,沒人和你搶,我從甄姨那里特意給你拿的."

一連塞了三塊棗糕,才算是慢了下來,唐奕也有工夫瞅著宋楷道:"你怎麼還在這兒?你爹不是走了嗎?"

宋楷一樂,"你還不知道吧,我爹已經把我交給范公了,以後咱們就是同窗了!"

唐奕一怔,心說,宋庠心也是夠大的,和老師斗了這麼多年,竟然還敢把兒子送到這兒來.

"呵呵..."唐奕干笑兩聲,"你爹真牛!也不怕老師把你帶溝里去?"

這就是古人的可愛之處,范宋二人雖是政敵,但禍不及家人.宋庠敢把兒子送到范仲淹這里來,范仲淹是照收不誤,絲毫不會區別對待.

宋楷一拍胸脯,"帶就帶唄,能和兄弟們一起,進溝里也值了!"

"刺激!"唐奕揶揄道:"你們幾個大紈绔算是聚齊了,這下可刺激了."

"刺激?"龐玉笑道:"還有更刺激,更大的紈绔,大郎沒見著呢,想不想見識見識?"

"誰啊?"唐奕也吃飽了,放下食盒疑聲問道.

幾人對視一眼,皆是怪笑.丁源一攬唐奕的肩膀,"走!兄弟們就帶你去見識一下什麼是刺激!"

說完,唐奕在幾人的推搡之下直奔觀瀾上院.

所謂上院,其實就是觀瀾書院的主體建築群,古人總喜歡用上下來區分高低.觀瀾也分了上院和下院,而下院就是觀瀾民學.

到了上院外面,只見圍了一圈的甲士,正是殿前司的侍衛.這幾位守衛的甲士都認識,也沒攔著,直接放了進去.

到了里面,只見人流穿湧...

人能不多嗎?想想半個政事堂,三司六部,外加各個皇親貴胄的家屬代表,都擠在這一個園子里,那得是什麼效果.

隨著五人拐到觀瀾一角,只見樹林邊上的空地圍了一圈的人,中間則是喧囂不斷.

唐奕眉頭一緊,這群人有大有小,有男有女,正圍著幾個年青人在看熱鬧,那幾個年青人正在玩"戰棋".

當然不是白玩,每人身邊都放著銀錢貴重之物,顯然在賭.

"帶我來這兒干嘛?"

"來看刺激的啊!"龐玉笑道.

宋楷則指著人群道:"看見沒有?"

"和這幾位比起來,咱們都是乖寶寶."

"曹家老二曹覺,潘豐的小兒子潘越,那個是石建勳,那是楊懷文,最小的那個男孩是柳傑."

"....."唐奕倒吸一口氣.

合著官家一病,汴京有點實力的大家族就把自家兒女送到回山來了,只一夜,回山真正做到了紈绔開會!

那邊豪賭的是將門紈绔,而這邊看熱鬧的宋楷,龐玉幾人算是文臣家里的混蛋.

掰著手指頭數,好像也沒少誰了.....

--------

Ps:說軍人那段兒,細節控就別噴了,那只是唐奕在當時比較情緒化的武斷之思,跟本文的大概念沒關系.